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三章 一弦一柱,怅惘思华年(6)(初遇)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111 2017-02-10 00:12:42

  一行人出了储秀宫,沿着两侧的高墙寻了半天,终是寻得了月出苑。月出苑起初看上去只是一般宫嫔宫中普通的园子,待入得其中,才发现里面竟是极大,别有洞天。那里虽是荒芜,却并不颓败,纵然是杂草遍地,花枝丛丛,一直蔓延路边,阻挡了大半的道路,却能给人带来一种自然的清新与豁朗。

先是一个偌大的景观园,此时园中花已经开了不少,名花香而吐芳,佳木秀而繁阴,奇秀幽美,如在画中,眼前仿佛还依稀可见当年皇上携昭元皇后游园时的荣荣胜景。园子的中央耸立着一座用百花合成的花雕,只可惜年久无人整修,原是什么形态早已辨认不清了。

暖风吹面,暗香浮动。再往深处走便是拂柳池,池岸垂柳匝地,一旦有风过,翠色的柳枝便舒展开来,迎风轻摆婀娜若舞,合着池水中央被风吹送而至的氤氲水气,天地间仿佛都充盈着一股子柳叶的清香。拂柳池并不很大,可无论是山石还是湖心的岛亭,皆是别具匠心。此时正值夏日,池中无数朵莲花竞相绽放,倒影在潋滟水光中,娥娜似仙子,清风送香远。

最后众人走进了一片木槿树林,透过浓密的枝桠,隐约可以望见储秀宫后殿屋檐的一角。日光渐渐西斜,橙红的霞光映在一旁的矮墙上,金辉散落满地,众人这才突然想起那毽球还不知挂在哪棵树上呢,可眼见暮色即将四合,若仍不归,怕是不大好。

有人望了望天色,担忧道:“眼见这天色将晚,我们还是回去吧,不然被姑姑知道了大伙儿恐怕要挨罚了。”

众人点头,意兴阑珊,纷纷散去。

我贪恋这园中的景色,于是与烟韵又在园子里散了一小会儿步。夕阳西下,远处的云霞已燃烧成一片滟滟流火。我抬首远望,忽地瞥见前方树桠之上的一影红光,定眼细看,只见一树绿叶茏葱,枝桠尖端开满了一簇簇紫色木槿花,其中一簇中间露出了一缕鲜红。

“看,毽球好像是挂那儿了。”我望了望,又道:“不过挂得有些高,我们还是别取了。”

“让我来好了。”烟韵走上前去,一步一步沿着枝干小心攀上,不一会儿便将那毽球取在了手中,可谁知正当她准备从树上下来时,无意间发髻顶到了上方的一根粗枝,枝蔓一动,惊扰了花枝,即有纷纷落花一应而下。

淡紫纷飞中,恍惚有一缕莹绿的残影于眼前忽闪而过,却听“叮咚”一声,极是清脆,应是有什么东西摔断了。

“我的玉簪……”

听得烟韵惊呼一声,我急忙仰首望去,紧张道:“姐姐小心!”话音未落,已见她双手一松,人未立稳,便同一树纷纷飘坠的繁花坠落而下。

忽闻耳边有阵阵风声,还没回过神来,却见有一白影从眼前掠过,似是从天而降,再一恍神,见其已停留在了前方的树下。此刻我才看清眼前正立着一男子,秀目丰眉,姿容疏闲,高贵淡雅,又隐隐透着一股英气。乌发披散在肩上,远远望见他冠上横贯的象牙白簪,已知他在宫中地位定是不凡,但见朴素的月牙白衣衫,轻衣便装下,又直教人识不出他的真实身份,一时不知如何见礼,心下难免尴尬。

他却摇摇头表示并不在意,低头问韵烟:“怎么这么不小心?”声音温润如水。

烟韵这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还倒在那男子怀里,顿觉失礼,忙挣扎着站起身,微一福身感激道:“多谢公子出手相救。”

他看了我们一眼,问道:“二位是何人,此时怎么会在此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