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三章 一弦一柱,怅惘思华年(7)(琴殇)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034 2017-02-11 00:12:02

  “我等是……”我稍有停顿,略一思索,方答道,“我等是新进宫的秀女,还不懂规矩,一时贪玩才到了此处。”

“原来是这样。”他也不再细问,顿了顿,又关心道,“这儿偏僻,一路又无人掌灯,待会儿入了夜极易迷路的。”

“多谢公子关心,”一则宫苑之中,虽说旁无他人,且确属无意,但与陌生男子相处太久终是于理不合,再者若是太晚才归,尚香和清吟又该担心了,于是牵起烟韵,点头道,“暮色确实将落,我等也不宜久留,先行告辞了。”

“那好,不远送了,路上多加小心。”他微颔首,待我们行出几步,却又道,“等一下!”说着,拾起那枚断裂的玉簪,“这玉簪虽非什么名贵上品,但想必是姑娘的心爱之物,与其遗落在此,倒不如将其收藏起来,也好留个惦念。”

烟韵怔了怔,却并未转身接过:“簪断不可复原,多留无意,日日相对反教人添了别物伤感之情,如若公子喜欢,便留予公子做个纪念罢,也算是答谢公子今日相救之恩。”说罢,也不待那男子回答,再一福身过后,便挽过我的手,转身缓步离去。

漫天云翳下,夕阳的余晖将天空染成了血色,点点映入眼眸,又点点消逝,如一抹幽怨而惆怅的叹息,缓缓沉淀在了如墨的天幕中。夜风徐来,惊扰了头顶的浓枝密叶,沙沙低回,久久不绝,虫鸣阵阵,交杂期间。月华清辉流淌,落了一地疏影摇曳,像极了一幅绵长的水墨画卷。

隐隐间,听得烟韵怅然道:“那枚玉簪,言卿赠我。”

*

回到储秀宫,暮色已近乎落尽。

室内没有点灯,月光透过窗扉照进来,被雕花的木格子筛成无数光斑,仿若隔世的明辉。一阵弦音腾空而起,琴声幽幽,流连婉转,宛如殇花泣露,凉月孤明。

我不由讶然:“原来,今日抚琴的人,就是姐姐。”

“我与他从小相知,青梅竹马,暗里还曾约定今生别无他属。”烟韵仿佛并未听见我的言语,自顾轻言细语道,“那一年,他入京参加科举殿试,临别时许诺日后若能一举中第,便回余州迎我入室。可谁知他一去便是数年,音信全无,后来我又不得不遂了爹爹的愿,参加选秀,今生已是注定再不可能与他一处了。”

“或许有缘,他进宫来时,你还可以……再见他。”我不忍见烟韵憔悴伤神,小心安慰道,可一出言,又发觉实是不妥,不禁哑然。

“再见他又如何?待我入京后才得知,那年他一举高中状元,一年后,皇上又将世媛公主赐婚予他。他如今仕途无量,又做了驸马,鲜衣怒马春风得意,怕是早就不记得我了。”随后,她又强颜淡淡笑了,“都不过是些经年往事罢了,又何须再提呢?宫苑深深,往后的岁月,就这样消尽罢……”

我听罢她这一道话,一些往事被陡然忆起,也不由满心迷茫。

伴随渺渺琴音,烟韵缓缓起唇,唱的是那一首《鬓云松令》。

“枕函香,花径漏。依约相逢,絮语黄昏后。时节薄寒人病酒,铲地梨花,彻夜东风瘦。掩银屏,垂翠袖。何处吹箫,脉脉情微逗。肠断月明红豆蔻,月似当时,人似当时否?”

一树繁花纷纷如雪,落地无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