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三章 一弦一柱,怅惘思华年(9)(一曲《凤求凰》)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145 2017-02-13 00:10:26

  他闻言,似是知我会如此问,含笑道:“这琴,是为你准备的。此曲唯有琴萧共奏,方能成其意境。只是不知莲儿是否愿意与我共奏,一同领略这曲子的精妙之处了。”

  “哦?”听闻他言,我不由好奇问,“这曲叫什么?”

  “《凤求凰》。”

  “《凤求凰》?”我心头似有微震。

  他趋身向我,倏忽已近我鬓边,衔着笑意:“相遇是缘,相思渐缠,相见却难。山高路远,惟有千里共婵娟。因不满,鸳梦成空泛,故摄形相,托鸿雁,快捎传。喜开封,捧玉照,细端详,但见樱唇红,柳眉黛,星眸水汪汪,情深意更长。无限爱慕怎生诉?款款东南望,一曲凤求凰。”

  他离我很近,见我低头不语,温温笑道,“来,我教你。”说着,引我坐在他身侧,将琴覆膝,袅袅弹来,“手按这根弦,再轻轻一掠,一扫,一揉……”

  暮色愈浓,如墨的暗夜似涨潮的江水漫过了大半片天空,不过须臾,远处最后的一抹亮色也褪尽了。四周的暮烟与湖中央的雾气弥漫在一起,在月光映照下,朦朦胧胧,如梦如幻。雾烟缭绕,仿佛隔绝了一世的纷尘烦扰,我只觉天地间似乎只剩下了我和他,温情脉脉,琴箫和鸣。

  我徐舒十指,琴音于指间缓缓流淌而过,袅袅如吹皱湖水的微风,带着些许缠绵与遐思,自湖心莲丛深处舒展开来,愈发清婉绵丽。紧接着,一音箫声响起,仿佛携了一抹澄澈空明的月色,淡泊而渺远,合着明媚柔和的琴音,散落在微拂的夜风中,缠绵进藕花深处的缭绕水烟里。琴声与萧音恰到好处地融合在了一起。

  须臾,忽见四周一明一暗似有微光,在黯蓝夜色中,倏而进前,又倏而远逝。

  我惊喜道:“看,是流萤。”

  懵懂不知摘星事,直到流萤舞成眠。

  一道圣旨,何其荣耀,又何其凄婉。曾几何时,庭前的桃花树下,那个白衣若雪,面色如玉的少年,玩笑似地拔下我的簪子,说等我头发很长很长时,便亲手为我绾发,娶我为妻,然后携我一同纵马四方,览尽昆池风月。而今的尹轩然,是否依旧还是京城里那一位悠然淡泊走马而过,却引来无数女子侧目倾心的少年?他又可记得曾有一个与他共曲《凤求凰》的夏婉莲?

  若他当时再认真执着一点,我又是否会下定决心不顾一切地随二哥离开?

  然而,一切都已无法挽回,我今生已经不能再回头了,只能向前走,在这重重深宫之中。

  *

  月色皎洁,透过斑驳的树影,如水般倾泻在庭院深处。夜风微拂,吹得庭下树影纷乱,摇晃不定。悠悠琴声,多少惆怅,多少缱绻,藏下几分情意?只怪落花不解意。

  曲终,泪落,弦断。

  这月,这影,这琴,寂寂如人心,凄凄落幕。

  月影清辉依旧,人面却已不知何处去。

  窗外是如墨般的黑暗,唯余檐下一盏惨淡的宫灯,在夜风中频频欲坠,飘摇无依。微微温光下,我与韵烟含泪相拥,彼此安慰过去的无奈与来日的迷茫。

  我们都一样,越不过那重重宫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