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四章 风雨纷纷,日晚秋霜渐(11)(下毒)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354 2017-02-21 00:10:47

  方是六月底,宫内便开始筹备册封大典的各项事宜,除修善打扫供新进宫嫔居住的殿阁楼榭外,尚宫局也忙碌于大典所需的服饰、物器等,极尽奢华。所有楼宇殿阁的檐下皆以红绸装点,夜里可见千灯高挂,红光耀目,给人一种喜盈盈的感觉。

但是我的心情并不愉快,夜里常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再加之夏日里天气虽多是燥热,一到晚间大雨过后夜风中便携了一层寒凉,几番下来,身子自然是受不住。

原本仅是低烧,便只请了太医,开了几副去风邪的药,经过数日调养已是好了大半。后来也许是不注意着了些风,又严重了起来,头脑昏昏沉沉的,虽未见再发热,但风邪也没再有好转的迹象。我也未太在意,只道是病来如山倒,需多多休养罢了,直到这天突然感到胃部灼热疼痛,不久后便开始剧烈吐泻,把来看我的悯瑶吓了一大跳。

守在一旁的清吟见状大惊:“奴婢这就去请太医。”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清吟终于回来了,身后却不见一人。

悯瑶急急问:“太医呢?”

“太医……没有太医来了……”清吟吞吐道,“近些日子太后娘娘恶疾频频发作,皇上下了旨意,太医院里所有太医皆在颐宁宫中侍疾……”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悯瑶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摇着清吟的肩,“你是在骗人,对不对?”

清吟泛白了脸,眼中含了忧色,轻轻摇头。悯瑶颓然跌坐在床榻边,举起袖子拭泪,低泣道:“这可如何是好?再过几天就是选秀大典了,姐姐若是不能好起来,岂不是不能参加了?”

“不过,奴婢此去另有发现。”清吟沉声道,“奴婢从太医院回来的路上,瞧见泠霜小主身边的侍女紫玉鬼鬼祟祟地走过,便悄悄跟着,谁料她竟一路进了太医院。奴婢后来问过太医院执事的太监,说是紫玉近期常去取一味叫做藜芦的药材”

不一会儿,只见尚香快步进屋来,对清吟道:“方才我拿药渣去找御药房的一位小太监查过了,小姐的药中被人放了过量的藜芦。”

我心底猛然一惊。藜芦性寒,味苦辛,有大毒。加之太医开的药中有一味药名白芍,此药恶石斛、芒硝,畏硝石、鳖甲、小蓟,反藜芦,同藜芦一起入药,两两相克,不但降低了白芍的药效,而且更加深了藜芦的毒性。

悯瑶双泪滂沱:“她们……她们这是要害死姐姐啊!”

我抬眼,怔然地望向窗外。屋外一丛冰凌花簌簌当风,花早已谢了,结出了碧叶色的果子。日光投下影来,在室中缓缓移动,光影下连那些在半空中翻腾的细小灰尘也清晰可见。我的视线随着那些翻腾的灰尘游走,看着看着,眼皮渐渐沉重下去。

好在韵烟和悯瑶连夜寻得了民间解藜芦之毒的偏方,用雄黄、葱头、猪油同液茶冷服,我才渐渐好了起来。然而太后,即使是有整个太医院的太医日夜侍疾,有最名贵的药材续命,终是没能撑过去。

那日,我正在灯光下绣一朵浮莲,方收了针脚,忽见清吟推门进来,低沉了声道,“颐宁宫来报,太后娘娘薨。”

一夕间,所有的红绸皆换成了白绢,天地间仿佛被六月的雪花覆盖了一般,白得刺眼而耀目。满宫突然间变得格外的阴森寂静,一改前日的喜庆,直教人凉意透心,更觉凄清。

此次宫丧对我而言,除了例行的丧服外,并无多大关系,唯有选秀大典只得改期至来年再举行了。初知此事,有些人不禁抱怨,但终旧不敢多说些什么。

恍惚间,秋意染上了叶梢,又不知过了多少日,满树的黄叶已是落尽。秋风萧瑟卷地,一地枯叶沙沙作响。再到后来,就连一地的枯叶也不见了,放眼只见茫茫白雪纷纷落下,厚雪压断了空枝,发出“咔”的一声,这也是我所能听到的,最清脆的声音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