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五章 曲阑深处,相见难相欢(1)(宫宴)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038 2017-02-22 00:22:11

  落雪过后,又不知是过了多少日,光阴虚度中,新的一年便这样到来了。

由于去岁的宫丧,今年的除夕皇上并未依例在前殿大宴群臣,只是在宣安殿设下家宴,席间只邀请了后宫众妃嫔、皇族内亲和少数高位重臣。此外皇后又另设一席予去岁进宫却未行选秀大典的秀女们。

虽说一切从简,可无论是哪一方面,依旧可见其奢华的程度。

最上坐隔开一道金丝帘,皇上并皇后同茗皇贵妃、棠妃、淇贵嫔、苒贵仪等几位高位后妃隐坐于后,其余嫔妃、内室宗亲、朝臣则在他们下首依次按品阶入席。司礼官高声祝颂,众人齐声庆贺,之后朝臣进酒,奉上贺礼。至此,皇上示意宴会开始,太乐令才引领诸乐伎舞伎至殿前。丝竹管乐声起,十来名舞女随乐声起舞,长袖飘逸,舞姿翩翩然。

我何曾参加过这等宴会,不免新奇,抬眼望向四周,朝臣、宫嫔们之间多是互相进酒,笑语声此起彼伏。再移目别处,目光落在了紧挨御座下首的一名男子身上。他似乎也在看我,眸心一闪,含着笑意,我心底一惊脱口呼出:“怎么是他!”吓得韵烟连忙扯了扯我的衣袖,示意我此举的失礼。好在此刻正乐声四起,掩盖了我的呼声,并未招人侧目。韵烟松了口气,顺着我方才的视线望去,也瞬间愣住了。

一袭暗纹天青色长袍,腰系白玉带,一头乌发在头顶绾成髻,套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之中,发冠两侧垂下淡金色的丝质冠带,映着一殿的灯火如辉更衬得他长身玉立,丰神朗朗。正是那日在月出苑遇见的男子。此刻的他,较那日更显俊朗清逸,英气凌人,散满琉璃般的光晕。

恰在这思绪混乱之际,一曲已毕,众舞女施礼领赏后纷纷退去。

接着又听皇后盈盈笑道:“皇上,臣妾以为,历次大宴所排演的歌舞想必皇上看着多了也乏了,如今臣妾有一建议,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皇上端起案前的酒盏,一饮而尽,似是漫不经心:“哦?那皇后倒不妨说说看。”

皇后身着一袭绣刻丝瑞草云雁广袖双丝绫鸾衣,雍容中更衬出一种华贵之态:“臣妾心念此番既是家宴,那便都是自家人,何必如朝前般循规蹈矩?因此,臣妾建议今日的宴会便由在座的各位出演,也好让各位尽情展现自己的才情。臣妾愚昧,不知可否,还由皇上定夺。”

皇上听罢,忽而朗声笑了:“甚好,只是不知该由谁先来为好?”

此言一出,众坐哗然,各宫妃嫔们更是蠢蠢欲动。宫苑深深,要在这佳丽如云的后宫中脱颖而出引得皇上的关注确是不易,而今日之宴,不正是她们展露自己,荣获圣眷的最好时机吗?况且,能够入宫的女子,哪一个不是才情横溢?一支舞,一支歌,或是一首诗,对她们来说又有何难?

“一切就交由臣妾吧!”皇后优雅含笑道,“臣妾定给皇上安排一场空前的夜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