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五章 曲阑深处,相见难相欢(3)(思家)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186 2017-02-24 00:19:40

  当二人再次出现时,携了一把古琴端坐于殿前。两双修长的手悠然舒缓地在琴弦间游走,琴音幽柔飘渺,欲发欲收,如盛夏微风抚起了层层泛着涟漪的湖水,宛然动听。伴随着琴音,韵烟吟唱道:

“屏却相思,近来知道都无益。不成抛掷,梦里终相觅。

醒后楼台,与梦俱明灭。西窗白,纷纷凉月,一院丁香雪。”

唱到“雪”字时,歌声已是轻不可闻,曲进入了尾声,琴声势渐弱,音渐低,最后接近无声,唯留汩汩韵味。

“本宫只知许大人通晓音律,却不想大人的琴技能如此精湛。”皇后仿佛还沉醉在方才的乐声中,不由连连赞叹。”

“多谢娘娘夸奖,柳姑娘的琴艺还不知要高出臣多少呢。”

皇后听罢惊讶道:“是吗?看来这次新入宫的妹妹们不但容颜绝胜,而且个个都才华横溢啊,皇上您是有福了。”

“可是皇后吃醋了?”皇上眉目一挑,故作调笑。

“臣妾怎敢?”皇后淡笑道,“只是许大人这一出场,怕是再难有人能胜出了吧。”

“那倒不一定,臣记得有一人,才华远在臣之上。”

皇上惊奇道:“爱卿说来听听。”

“人人皆言夏家的二公子文武双全,早已是名震京城,若臣与之比起来,恐怕也要甘拜下风了。”

“哦,是吗?”皇上四下环顾,目光一亮,“夏爱卿今日恰好也在,不如也来一场,以助雅兴。”

二哥依言从座中起身,上前道:“既然皇上开口,臣又怎好推脱,看来臣只好献丑了。”言罢,将签上的诗词读出,“雪似梅花,梅花似雪。似和不似都奇绝。恼人风味阿谁知?请君问取南楼月。记得去年,探梅时节。老来旧事无人说。为谁醉倒为谁醒?到今犹恨轻离别。”

“不知与在座的哪位是同一签?”皇上迫不及待问。

我低头看着手中那只签,感叹一切竟是这样巧。我离座:“回皇上,是臣女。”

皇上随意看了我一眼,笑着对二哥道:“那二位准备去罢。”

我和二哥应了“是”后,便退了出去。在宫女和太监的引领下,我们来到了宣安殿的偏殿。

待其余人等皆退了出去,我忙挽住二哥的手在桌前坐了下来,相对无言中,眼眶已有微湿:“爹爹和娘都可还好?”

“好,好,家里一切都好,”二哥说到这,忽然哽住了,顿了许久,又不禁低叹,“只是如今没有莲儿,冷清了不少。”他边说着,双手有些颤抖着抚上我的脸颊,“你又瘦了不少,宫里不比家里,还是要多注意身子啊!”

“二哥,这些我都知道,你也是,平日里别太劳累,免得累坏了身子,再替我转告爹娘,好生保重。”我说着,泪水已是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滴落在二哥的手心,再四散开去,声音也开始微有哽咽,“如今家里只有你和大哥在了,以后替我好生照顾爹娘,若爹爹又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还是要多劝着好……”

二哥听罢,郑重地点头答应,又嘱咐我:“爹爹已决定,三日后便启奏圣上,交出西南一带的兵权。朝前的事都有我们哥俩和爹爹把持着大局,你就放心吧,无论发生何事,一定要先保全好自己,知道吗?”

短暂的沉默过后,二哥几番迟疑,终于低声道:“尹兄……他……”又抬眼观察我的颜色,见我不语,才用更轻的声音道,“他已决意参加今岁的科举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