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五章 曲阑深处,相见难相欢(5)(又逢君)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079 2017-02-26 00:31:58

  我一惊,担心是否是方才锋芒太露引得了皇上的注意,却只得表面装作宠辱不惊,缓步上前,略微低下头,恭声答道:“臣女夏婉莲参见吾皇,皇上万福。”

“呀!朕就说哪来这么清丽的一个人。”皇上说着,似是乍惊,可面上却平静无波,辨不清其真实用意。又见他笑着向座中的爹爹道:“看来夏爱卿教养儿女很有一套,朕也是该寻个日子登临爱卿府上讨教讨教了。”

爹爹忙起身行礼,口中连连道:“不敢,不敢!皇上这般说,臣是万万受不起。”

皇上不再发话,狭长的眼微眯着,将目光停驻于我身上,心下似在思索着些什么。我心底一阵恐慌,赶紧把头低得更深了。烛光隐隐摇曳,满殿的灯火辉煌,巨鼎中焚着香,香气绵绵不绝,沁入人心一阵酥酥麻麻的暖意。而在这暖意融融间,我竟沁出了一身冷汗。

好在不多时,皇上便移开了目光,明黄色的袍袖一挥,似凌空闪过一道流金般的炫光。他朗声道:“来人,赐酒。”之后便再未留意于我。

我暗暗松了口气,接过内监端来的金樽,谢礼过后饮毕,默默退回原席,一时走得急了,不慎打滑,踉跄了一步,好在身侧一人及时出手相扶。

我惊异抬头,又是那位在月出苑遇到的男子。垂首间,无意瞥见他腰间悬挂着的玉佩,清透无暇的和田白玉,其上以金丝嵌着一个“倾”字,在灯火下光华流转。

我终是得知了他的身份。怀南王,当朝皇后之子,二皇子刘煜倾。我面上滚烫,想必早已是红若流霞,微有尴尬,感激道了声“谢谢”。

酒过三巡,众人仿佛都已薄醉。殿前的歌舞兴了又止,止了又兴,伴乐池笙箫脉脉,歌尽一曲烟火繁华。

皇上兴叹道:“今日的宴席可真好,都是皇后的功劳啊!”

皇后笑着提议道:“不如皇上也来一曲?”

皇上兴致正浓,却故作不依,玩笑道:“朕手中没签,怎么来呢,难道皇后是想教朕一枝独秀?”

“皇上那份臣妾早就准备好了。来人,呈上来。”

不多时,巨大的木刻雕字幅呈现在了众人眼前,上面题的是曹植所作的《洛神赋》,笔法灵动而不失韵气。

“这是皇后的手笔吧。”皇上细细读着那字句,“其形也,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不由疑惑问道,“这段怎会少了几句?”

皇后不紧不慢笑着答道:“那几句,自是在座下的一人手中了。”

坐于我身侧的悯瑶闻言顿时欣喜万分,款款起身,展颜道:“‘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不知可是臣女这支?”

我惊异抬眼看向悯瑶,见她身着秋香色烟罗衫,下配刺绣妆花裙,头上绾一个圆翻髻,其上点缀数支玉质珠花,在满殿烛光的映照下更衬得清丽可人。望着此刻一脸欣喜之色的悯瑶,不知为何,我心底突地涌现出一种异样的感觉,稍纵即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