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五章 曲阑深处,相见难相欢(6)(夜话)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015 2017-02-27 00:14:05

  “便是你,与朕抽中了同签?”皇上望着悯瑶,微含笑意,“可有什么好的建议?”

“臣女有幸,得蒙皇上圣恩。这签中曰‘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不如臣女就来一段惊鸿舞,皇上您意下如何?”

“好,那朕便以箫声和之罢。”

舞乐又起,一殿人声喧嚷,欢歌笑语不绝,觥筹交错,灯火辉煌亮如白昼。悯瑶自殿门前缓缓步入,眉目如画,肤若冰雪。此刻的她已换上了一身白纱宽袖舞衣,舞袖被袭入大殿的夜风佛起,似一翼翩飞的白蝶。乌发高绾成髻,只以数支珠钗稍作点缀,为她自然天成的容颜增添了些许神韵,更是动人。

“臣女苏悯瑶,愿为皇上,皇后及各宫娘娘献承歌舞。”她盈盈拜倒,纤妍清婉的身姿,透着几分清丽出尘之态。她的嗓音轻柔婉转,如初春时节第一声莺啼,教人听之心神舒朗。舞袖飘扬,如涨潮的浪花,一层层向前涌去,再散开,又似天边的流云,被灯火晕上了朝霞的微红,时卷时舒。

我一时心绪颇不宁静,于是以醒酒更衣为由,默默退出殿外。

夜风阵阵,吹袭着漆黑空旷的宫室回廊,将殿前的暖歌抛向九重碧霄,吹送至每一个寂寞凄清的冷殿深巷,在这个喜庆的时节平添几分凄切惆怅之感。

我沿着白玉阶步步下行,许是近时乍寒,数日前开始消融的积雪又凝结成了薄冰,覆在台阶上。月色清冷,落在薄冰上,泛起几点微弱的银光,将眼前宏伟的宫殿映衬得仿若仙境琼宫,飘渺而虚幻,唯有殿前的声声暖歌,倾诉着几分真实。

一晃神,步子行得急了,待思绪回转,才发觉自己已经走进了距离宣安殿不远的一座园子内。

忽闻前方有些微细声人语,我再前行几步,那人声便清晰入耳:“想不到,你竟仍记得我。”我隔着几道疏枝望去,花丛深处,两道人影相对而立,由方才声音可辨,其中一人正是韵烟无疑。想必那另一人便是许言卿吧。

良久后,干涩而有些沙哑的男声从另一道人影处传来:“那一首《点绛唇》,我此生又如何能忘?那是我们第一次合奏时的曲子。”冷风吹过树梢,瞬间将那声叹息般的言语掩盖了去,几多无奈,“我甚至还记得,那日,那个梅花落尽柳花飘飞的江岸,你送我上京,那日的誓言,你还记得吗?”

“君心如凋梅,人离情不灭。妾意似柳花,飘飞永随君。”韵烟喃喃低语,忽而又轻笑一声,“可你这一去,便再未归来。”

“不,中第后我便立即策马回了余州,我连聘礼都准备好了,可待我上你们柳家提亲,你爹却告诉我,你已嫁人了。”

“我怎会嫁了他人?我一直在等你,足足等了三年”韵烟已是急得哽咽,“却不想,你在京城做了高官,又娶了公主……如果不是因为你迟迟不回,我根本不会顺了爹爹的意进宫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