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五章 曲阑深处,相见难相欢(7)(大皇子)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063 2017-02-28 00:12:39

  冬日的深夜宁静得有些凄幽,冷风袭面,一树枯枝摇曳,树桠上的积雪簌簌而落,晶莹透亮的雪块反射着盈盈月光,四周好像一下子明亮了起来。

韵烟犹豫了许久,开口问:“那如今,你还愿娶我吗?”

许言卿听后一惊,猛然侧过身去,沉默良久,沉声答道:“公主待我情深意重,我……我怎能负她?”

“是因为,我们都已回不去了吗?所以,你宁愿负了我,也不负她……”

“我们没有选择,不是吗?”许言卿低叹道,“如今你是秀女,我是驸马,我们之间隔的岂止是数重山?”

许言卿向韵烟揖了一礼,强装漠声道:“小主若无事,在下先行告退了。”说罢,倏然转身离去,仿佛从来不曾留恋,似在暗夜中撕开一道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淌着永恒的心伤。冷月如霜,洒尽清辉,穿透头顶的浓枝密叶,星星零零地落了下来,如雪般落满肩头。这是否同样似那日江岸零落的白梅,飘飞的柳花?

韵烟独立花丛间,怔怔地望着许言卿的背影远去,渐渐消逝不见。低低的掩泣声,湮没在了无边暗夜中。

风无影,月无痕,只念伊人,何时才归。梅花落,柳花飞,往事成空,梦里知是谁?

似有什么不愿触碰的往事被忆起,我不自觉倒退了几步,沿着一侧的小径疾疾奔走而去。我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着,浑浑噩噩不知要去往何方,只想快些逃离心湖中被激起的那一点涟漪。小径上很黑,一丝光也无,蜿蜒曲折通向不知名的黑暗尽头。暗夜如一只潜伏的巨兽,在夜风中低低呜鸣。

也不知走了多久,直至转过最后一道弯,眼前霍地开阔起来,一股沁凉之气萦绕鼻尖。见是一片梅林,时值冬季,成片的红梅正开得恣肆。月光如水银般倾泻而下,映在侵袭覆枝的点点白雪之上,晶莹剔透,更衬了梅花的冷艳清绝。

我缓步走进这片梅林,似有似无的清幽香气萦绕,沁人肺腑。我抬头望了望夜空中一弧弯月,月色清冷,银辉遍地如霜雪堆积。没由来的一声轻叹,拖出怅然的尾音,瞬间消逝在夜色里。

“如此良辰如此夜,姑娘何必对月轻叹?”忽有一道男声,从暗影深处传来。

我猛然一惊,转首看向声音的来处。一道黑影,自重影交错的梅枝后缓缓走出,踏上一地积雪,皮靴踩在雪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如鼓点敲在我心头上,被无限地放大。我只觉心头突突地跳着,随着他前进的步子越跳越快。

我屏住呼吸,望着那人的身影在如霜月色下渐渐清晰起来。一袭黑金蟒纹窄袖长袍,头戴折翅起梁金纱冠,宽阔光洁的额头下一对剑眉横飞入鬓,眉下一双漆黑的眸子格外幽深,宛如一泓深不可测的寒潭,望得我不由打了个冷颤。如此装束,狂傲不羁的性格,时常在宫里悄无声息独来独往,在这皇宫之中只有一个人,那便是定曦王,前昭元皇后之子,当朝大皇子刘煜泽。

我倒吸一口冷气,福身行礼道:“王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