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六章 岁去年归,瑶草碧千顷(1)(瑶贵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215 2017-03-02 00:42:39

  自从除夕那夜苏悯瑶被皇上宠幸过后,皇上龙颜大悦,次日便册封她为贵人,赐号“瑶”,赐居千禧宫的珞瑛阁。贵人属从六品,虽然这样一个品级在这后宫中并不算太高,但在去岁进宫的秀女当中,能够荣得圣眷且获有封号的也就只有她一人了,后宫众人自是百般巴结讨好,一夕间,竟成了宫里的红人,盛极一时。

而我在储秀宫的日子,并没有多大的改变。众秀女间依旧是不疏不密地相互往来着,依旧偶尔会有人为了一点小摩擦而争吵,也依旧时不时会有算计陷害的事情发生,但若放眼整个后宫,都不过是些皮毛罢了,时间久了,众人似乎也都习以为常了。

一日晚膳过后,我和韵烟、紫泱正相聊甚欢,忽闻外间有叩门声响起,我转头对身侧的尚香道:“去看看。”

尚香一看见来人,惊讶道:“小姐快看,是瑶贵人来了。”

瑶贵人?我微微一愣,见尚香引着个宫装高鬓的丽人进来,我定眼一看,正是悯瑶。解下素绒绣花披风,一袭簇新的丝地绣花百蝶裙,裙摆曳地如流光,鬓旁戴瑶池清供边花,流苏髻后插一支绿雪含芳簪似云中点翠。

数日不见乍再相看,我一时竟看得呆住了,直到悯瑶一声清婉的“姐姐”霍然入耳,蓦地回过神来,忙起身行礼道:“臣女参见瑶贵人,小主万福。”

悯瑶脚步一滞,初初展现的笑靥疆在脸颊上,顿时手无足措,目光楚楚莹然含泪:“姐姐这般,是要与我生分了吗?”

我心里微有酸涩,怔愣片刻,听得韵烟暖场道:“我们既已是姐妹,何必计较这名位尊卑?”

“也是,好不容易才见上一面,不欢欢喜喜地说话,拘着这些俗礼做什么?”我终是微微一笑,上前牵过悯瑶的手拉了悯瑶挨坐身边,关切道:“这几日妹妹过得可好,新的宫殿住得还习惯吗,皇上待你可还好?”

尚香忍不住笑着插嘴道:“这还用问,瑶贵人如今圣眷很浓呢!小姐你还不知道吧,方才泠霜小主路过,看到瑶贵人的一刹那,整张脸都黑了。”

我皱了皱眉头,无声回头看了尚香一眼,她立刻低下了头去不敢多言。

紫泱见悯瑶面颊忽地泛起一片红晕,眼波流转,隐隐含了一抹娇憨的灵动,以袖掩嘴笑道:“看来皇上真是很宠妹妹呢!”

悯瑶闻言有些微的失神,只低头道:“后宫妃嫔那么多,皇上哪顾得上我?我只求在这后宫有一席之处安身,也就知足了。”

韵烟担忧道:“圣眷优渥固然是极好,但也容易遭致他人的侧目。宫中向来艰辛险恶,人情冷暖难知,如今我已经没什么可以帮到妹妹的了,只有提醒妹妹一句,万事多留个心眼,无论如何也要保全好自己。”

四人又闲话了好一阵,见时候不早了,悯瑶便起身告辞。我含笑送她出去,望着她缓缓远去的身影,在摇曳的灯火下跃动出一抹鲜亮,可似乎又覆了薄薄一层落寞的黯然,渐行渐远,最终隐没在令人窒息的黑暗中。我微微叹息,一种难言的心绪涌起,转头去看韵烟和紫泱,亦带了莫名之色。

日子又很清闲地过了月余,不知是从何时开始,屋外的雪已有了消融之态。融雪过后,天气也开始渐渐回暖。东风徐来,在厚重的积雪下蛰伏了一个冬季的繁花幽草似瞬间染了生机般,纷纷繁繁花木葱茏,将整个庭院点缀得花团锦簇。

冬去春来,再回首时,已然是春天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