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六章 岁去年归,瑶草碧千顷(4)(李沁梅)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586 2017-03-04 00:23:25

  回到储秀宫时,暮色已是即将落尽。

用罢晚膳,我在窗前坐了下来,望着窗外怔然出神。透过窗上的木格子向庭院里看去,夜色渐沉,庭中疏枝筛月影,投下一地零星光斑,与天幕上的繁星遥遥相对,我只觉那些光芒似是近在眼前,转眼却又似在天边那样遥远。整座宫殿都笼罩在一种安和的朦胧里。

又将是一日的逝去,这样闲适的日子也不知能持续多久。心下感慨,唤了清吟来准备更衣安寝,忽见庭中似有些微灯光,紧接着又有喧闹声传来,打破了刚才的宁静。

“怎么回事,”我问清吟道,“外边什么事那么吵?”

清吟也有些疑惑,却只是低眉道:“不清楚,也许是哪宫的主子兴致所归来这了吧。”

“这时间各宫的主子也都该安寝了,怎么会有人来?”我正疑惑着,外面的喧吵声似乎又更大了些。

清吟眉间的疑惑也加深了:“还是我出去问问吧。”

片刻后,清吟回来了,向我道:“今日皇后娘娘召了李丞相的女儿李沁梅进宫,一时兴起话说得久了,皇后娘娘见天色已晚,李小姐不便出宫,就让她在这储秀宫暂住一宿了。”

我不语,默默点燃桌上的香烛。李沁梅,她便是那个被皇上指婚给二皇子的女子吧!想到此,思绪有些莫名地纷乱了起来,正失神间,指尖突然传来一阵灼痛,缩手看去,竟是不留神触到了烛上滴落的红蜡。我正了正神,摆手道:“没出什么事就好,替我更衣吧。”

一切打点妥当后我正准备安寝,忽听见尚香的惊呼声:“呀,糟了!”然后便看见尚香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小姐,夫人交给小姐的玉佩不见了。”

清吟还未呵责她这大呼小叫的失仪举动,也一下在紧张了起来:“怎么会,那玉佩可是小姐一直都随身佩带的,哪会说不见就不见的呢?你快仔细找找吧!”

“是。”尚香领命退了下去,不多时又哭丧着脸进来,“这屋里都翻遍了,还是没找着。”

我听罢心底一沉。那块玉佩是娘在我入宫前交予我的,娘还郑重地嘱咐我,要我一定妥善保存,若是到了危急时刻,或许还能保我一命。我对娘说的话虽是一知半解,却还是将娘的话记在了心里。那玉佩我一直都是随身佩带的,今日怎的会如此疏忽?

“也许是落在月出苑了。”我想了想道,“你不如去那找找,那儿人迹罕至,若是玉佩落在那,应该还在的。”

“我这就去。”尚香喏喏应了,向外跑去。

我略微一思索,又将尚香唤了回来:“还是我亲自去吧,你去拿我的外衣来。”

夜间的月出苑静得透出些诡秘。我手提一盏宫灯,灯光微弱,照上脚下的青石子路,泛出惨白的光晕来。明月隐于重重的积云之后,唯见小道两侧漆黑的树影,枝杈交缠着向头顶延伸,形如鬼魅。夜风穿空,枝桠摇动发出阴厉的鬼嚎。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加快了脚步。

一时走得太急,不小心踩上了裙裾,上身一侧,跌入了一旁的花丛中,手中的灯经这一摔,灯烛滚落出来倒插进土里,竟这样灭了。我心里暗叹倒霉,缓缓起身,风声中,隐约听到有两个人的脚步声。这么晚了,又是这样一座荒废的园子,会有谁来此处呢?我尽力恢复平静,向四面望去,漆黑的一片中,有两个更黑的影子匆匆行过,停在了离我不远的地方。我身前有几棵矮树的阻挡,他们并未看见我。

“情况如何?”发声者很年轻,话语中透出些许轻挑。我只觉心底万分惊惧,听这声音,说话的人分明是刘煜泽。

另一人则显得极为小心翼翼,向四处望了望,确定无人后才在问话那人耳畔躬身回报:“王爷请放心,一切尽在臣掌握之中。”声音也是极低。

“这就好,这一次,我教他们无路可逃。你也真不愧是只老狐狸,这样的计谋也只有你想得出来。”那人冷哼一声,又道,“明明女儿就要嫁给二弟了,倒还来为我这个外人打算,现在我都不知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了。”

“臣只忠于王爷一人。”

“是吗?可他们却都认为他们得到了最好的棋子呢!”

“呵!”那人轻笑一声,话语中充满着嘲讽,“他们以为自己如此就能得到一枚利棋,未免太轻敌了。他们得到的,只不过是一枚可有可无的弃棋罢了。”

隐约感觉到有什么危险逼近,我的心突然一阵狂跳,紧接着,忽然有一只手拍上了我的肩膀。我猛地转头,失声尖叫出来:“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