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六章 岁去年归,瑶草碧千顷(3)(玉簪)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177 2017-03-04 00:20:37

  只是这一句,我们三人陷入了一种异样的沉默中,气氛也变得沉重起来。他终是淡笑一声,在石桌前坐了下来:“你们也坐吧!”说着,取过桌上的空茶盅倒了杯茶,浅浅地呷着,神态从容,举手投足间透出一股浑然天成的气韵,使人移不开目光去,“那么多年来,这一苑好景从来都只有我一人独赏,今日有幸能与二位在此饮茶畅谈,倒是补了那么多年来的憾事。”

我轻声问:“王爷常来这园子?”

他放眼向远处望去,碧空如洗,格外的晴好:“那是在很多年前了吧,那时昭元皇后还未薨,我和大哥经常来这月出苑。”亭子四面春草迎风,草色青青,生机盎然,倒映在他眸中,“我和大哥从小一起长大,特别爱来这园子,一起躺在草地上望着天空,数那些飘来飘去白云,一起荡舟戏水,折下池岸边的柳条带给我们的母亲。”话至此,他却突然顿住了,只是出神。

我静默片刻,未听到他再说话,轻轻唤:“王爷,怎么了?”

“可那些已是过去了。”他这才转过神来,感慨道,“也不知是从何时开始,那些儿时的时光也就再没出现过,最后连这园子也荒了,未见再有人来。或许,这就是世事的变迁吧!”

我与韵烟静静地听着,日光透过树桠在他眼睑上投下一片暗影。他忽而释然般一笑:“看我,没事说这些做什么,事情过去都过去了,再提又何必?”

眼见三人又将沉默下去,韵烟忙来活跃气氛:“方才王爷不是作了首新词吗,妹妹就以此词再来一曲,可好?”

“要论这音律,妹妹我怎及得上姐姐?王爷的好词也只有姐姐的好嗓子才配得上啊!”我笑着推拒,“再说了,刚才我已来过那么多曲了,再来妹妹我可不依。”

“既然你妹妹都开口了,你便来一曲罢。”他兴致甚浓,对韵烟说道。

“那臣女只好献丑了,若是有辱清听,还请王爷莫要怪罪。”琴音又起,凌空徜徉在月出苑之上,漾出几分遐思,伴随着韵烟清婉的歌声,融入这一花一叶,一草一木。

我们在亭中吟诗作对,抚琴而歌,谈古论今,不觉中日已西沉。

我看了看天色,感叹时间流逝得真快:“天色将晚,我和姐姐也该回去了。”

“那好,不远送了。”他笑笑应了,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从袖间取出一方帕子递给韵烟。韵烟一愣,上前接过轻轻打开来,突地怔住了。落日余晖散尽,染上那只碧玉簪子,整支簪子泛出柔和的光晕来。“这支簪子我找工匠修补好了,一直想交还给姑娘,现在总算物归原主了。”

韵烟失神道:“王爷本不必如此……”

“这是姑娘的心爱之物。”他柔声道,“举手之劳而已。”

韵烟轻声道了声“谢谢”,又展颜一笑,挽过我的手道:“天已晚了,我们真该走了,告辞。”

他点头道:“好,二位一路小心。”

踏上夕阳下的碎石板路,在走远的瞬间,我不禁悄悄回头望了他一眼。他仍旧立于亭中,望着那即将消逝的残阳,余光将他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微风轻拂,掀起他那被霞光染成微红的衣袖,如云霞般舒展开来。他举起手中的茶杯,饮下最后一杯清茶,侧过头来,回以微笑。

不知为何,心底那片波澜不惊的水面突地被一道涟漪拨乱,久久难以平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