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七章 其玉逐华,夜暗起天澜(2)(游船嬉莲)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157 2017-03-04 00:29:59

  我哪有心思听他在这开玩笑,已是涨红了脸,急得跺足道:“我的东西还给我。”

他见我真的急了,也不再说什么,将玉佩放回我手中,柔声道:“天色已晚,是时候该回去了,若是同路就一起走吧!”

“嗯。”我应着,疾走几步,上前和他并排走在一起。

我们没有点灯,看不清脚下的路,入眼的皆是噬魂般的黑暗,我不禁有些害怕,手心里直冒冷汗。突然间只觉掌心一暖,是他牵住了我的手:“这样牵着就不会害怕了。”我不由一惊,却未挣脱他的手,只任他这样握着。

路依旧是那青石子路,小道两侧的漆黑树影依旧交缠着伸向天边,我的心跳却渐渐平缓了下来,前所未有的安定,甚至忘记了刚才这里还曾发生了惊魂的一幕。

前方有一道宫门,是连接月出苑和内庭诸宫室的必经之路,我上前推了推门,却发现那门怎么也推不开。我一下子急了,又使劲用力推去,额上已冒出了汗珠。

“这门打不开吗?”他也伸出手来用力一推,可那门却依然纹丝不动。他面色一沉:“恐怕是已经下匙了。”他又看了看天色,疑惑道,“通常情况下宫门下匙的时间应该是子时才对,现在最多也不过亥时过一点,怎么今日下匙下得这样早?”

我也深感奇怪:“会不会是掌管钥匙的公公想着深夜不会有人来着园子,所以就将这里下匙的时间提前了?”

“不会的。”他肯定道,“那公公我认识,我和他交集颇多,他做事一向仔细谨慎,是绝不会做出这样事被人抓住把柄的。”

“现在我们怎么办?”我急问道。

他略思索了一阵道:“我记得拂柳池的对岸还有条路可以通到储秀宫,不过需要乘船去,而且有些远。”

我心下一松展颜道:“远点没关系,只要能回去就好。”

拂柳池岸,依依垂柳在撩人的夜风中轻摆,风姿怡人,偶尔有几条初生的嫩柳拂上脸颊,微痒中带着点清凉。他从池边的草丛里拖出一只木舟来,在岸上固定好绳子后推进水里,然后跳了上去,微笑着对我道:“上来吧。”

我一只脚踏上木舟,木舟立刻失去平衡摇晃得厉害,眼见就要跌倒,好在他及时伸过手来将我扶稳。他解下固船的绳子,徐徐划动船桨,向池心划去,手势娴熟,水波悠悠缓缓自船尾荡开去,反射着散落的月光,聚在我们身上。

不觉中船已划进了池中央的莲丛中,此刻还未到夏季,大片碧绿的莲丛里只能够看到少数花蕾迎风摇摆着,可我还是感到心情欢快,微扬嘴角吟道:“莲荡莲枝,莲动,枝摆,莲枝摇。”

“月沁月光,月升,光倾,月光溢。”他摇着船桨悠然答道。

池中央很静,偶有几条鲤鱼浮上水面吐出几个水泡,再发出极为清脆的“扑通”一声,翻身潜回水底,唯余几圈微波涟漪。我望向那片碧绿,满目的荷叶相连遮盖,如碧波荡漾。我伸出手抚上离我很近的一片荷叶,湿滑的触感自指尖传来,心里没由来的一阵欢畅,哼起了歌来:“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中有双鲤鱼,相戏碧波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南。”

他听着我唱歌,笑意愈加浓烈,道:“你除夕那日殿上的舞,跳得真好,却不想唱歌也这么好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