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七章 其玉逐华,夜暗起天澜(3)(帕子)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153 2017-03-04 00:32:21

  我不由一愣。除夕那夜的家宴上,我作舞,而二哥舞剑,还有二哥与皇上的对话,其实都是有意安排好的,为的就是避开人的注目。那日的舞我虽已是用上了七八成功力,但比之二哥的十成功力自是不及,再者由始至终一直都是二哥在出尽风头,正好替我引开了那些注视的目光,而且又有谁会刻意留意一个连名位都没有的秀女呢?

却不想他竟然注意到了。我心里一热,笑意弥漫上嘴角:“那臣女今夜便再为殿下献上一曲罢。”

雾气茫茫,池水无声地流淌。我坐在船尾,笑看着在船头摇着船桨的他,缓缓起唇,婉转的歌声化为淡淡雾气,弥漫开来,他划桨的动作也渐渐跟上了歌曲的节奏。在这安宁和美的图景面前,连月光仿佛都因此而显得黯淡了。

这一刻我们好像都忘记了,忘记了这里是皇宫,忘记了我是夏婉莲,也忘记了他是刘煜倾。

一时尽兴,忘了自己正坐在船上,竟站起身来欲邀月而舞。谁料一脚踏空未站稳,船便猛地摇晃了起来,水花拍打着船舷,溅上我脸颊。我忙从取了帕子出来擦拭脸颊,可抽得太急手未抓稳,一阵夜风袭来,那帕子便顺着风力飘离我掌心,落到池水中,待我伸手去捞,那帕子已沉入水底,再也看不见了。

我大感窘迫,恨不得能找个地洞钻下去。正不知如何是好,却见他从袖间抽出一方帕子递给我。我忙推拒:“王爷的帕子臣女不能收,这不合规矩。”

他淡笑道:“这里只有我们,什么规矩不规矩的。”

我这才接在手里,淡缃色的帕子,夹着一线幽香,其上绣了极清雅的纹样。心思陡然一阵恍惚,又羞又乱。

船渐靠岸,我们下得船来,又走过一段石板道,两边的丛林愈加的密,重重叠叠交相缠绕,仿佛要将人包裹进无穷无尽的黑暗中。突见前方似有幽火,荧绿色的幽光从繁密的枝丛中透了出来,我心里一跳,一下子扑进他怀里:“有鬼!”

他就这样任我抱着,一会儿才低头笑道:“你再仔细看看,真的是鬼么?将萤火虫看成鬼,我还是第一次见呢。”

我将信将疑地抬起埋在他怀里的头,缓缓睁开眼。丛林间满是美丽的萤火,有的隐在草丛中,忽明忽暗,有的飘在树枝间,悠然上下,散发着清凉的荧绿微光,若星光点点,折射出缕缕轻柔的光线。

我不由疑惑道:“这才春季,怎么会有那么多萤火虫?”

他笑笑:“这园子的稀奇之处,还不止于此呢。”

我贪恋地看着,他已牵过我的手道:“再往前走走看。”

小道缦回着,安静而幽长,越是往里走,萤火虫便越来越多,四周也越来越明亮了。我们就这样牵着手且行且走,在小道的尽头停了下来。入眼的是一块巨大的发出荧光的圆石,置放在草丛间,密叶遮住了月光,使那荧光在这幽深的丛草间显得格外的耀目。我惊喜欢呼:“看,是萤石!那么大的萤石我还是第一次见。”

我走上前去,惊起了停留在石上的萤火虫,成百上千只萤火虫闪着光绕着那块萤石飞舞着,像是星的河流,灯的长阵。我望着眼前的奇景叹道:“人皆道是‘月明星稀’,今日得见此奇景,才发觉这世上竟还存在着另一番景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