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七章 其玉逐华,夜暗起天澜(5)(中计)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201 2017-03-10 00:22:12

  那丫鬟也不敢回嘴,只得诺诺道:“皇后娘娘命令奴婢要照顾小姐周全,若是出了什么岔子,奴婢定是担当不起,还望小姐见谅。”

那女子不耐地摆摆手:“知道了,你先下去吧。”等到那丫鬟走后,她缓缓从树影下走出来,如水的月光流淌而下,从她头顶的梧桐叶间漏了下来,斑驳零星着落在了她一身,她抬头仰望着天边的一轮圆月,轻笑一声喃喃叹道:“真是‘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呵!繁春的圆月也好,深秋也如钩新月也罢,哪怕是再清明再澄澈的月光,也落不尽这深锁的庭院,透不进这碧瓦红墙,照不透这人心的冷暖悲欢。”

我默默地看着,心绪也不知为何乱了起来,可瞬间又被疑惑所替代。听她和那丫鬟的对话,想必她就是李相的女儿李沁梅了吧,若她是久日无宠或是已失宠的的妃嫔,有这样的感慨也属常理,但她偏偏是即将出嫁的新妇,嫁的又是惊才风逸的淑人君子二皇子刘煜倾,惹得不知有多少女子皆是羡慕不已,按理说是不应该有这样的慨叹的。

不过再细细一想,无论她有着怎样的慨叹,与我又何干?我和她素不相识,我再怎么多想,也只是多管闲事而已。

无言走回房中,清吟正在灯下做着些刺绣活,见我推门进来,紧皱的眉头一下子舒展了开来:“小姐可回来了,真是担心死奴婢了。”

我放眼在屋里看了一圈,不见尚香的身影,想必是已经去睡了吧,于是也不多问,只道:“你也早点去休息吧,不用在这伺候了。”

她应了句:“是。”便推门出了去。

我吹灭灯烛,刚要和衣躺下,垂首间忽然瞥见摆放在床头的云头锦履的履面上有些许荧光色的粉末,我蹲下身去,伸手捻了一些在指尖,那些粉末又簌簌从我指尖滑落,一地微光荧荧。我不禁好奇地自言自语道:“这是?”

“是磷粉。姑娘,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突然听见身后一道孤冷而凌厉的男声响起,我心里一惊,警觉地转过身去,就在我转身的这一刻,冰冷的剑锋已抵上了我的脖子。刘煜泽看定我,继续道,“说吧,你和二弟究竟是什么关系,那么晚了到月出苑去做什么?你既不愿做我父皇的妃子,又不愿做本王的王妃,那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就在他一连串抛下数个问题的时候,我已经尽力将心绪平复了下来,我不断告诫自己,越是这种时刻就越要镇定,万万不能轻易被人抓住了软处。我正面迎上了他审视的目光,用平缓的语气道:“真不愧是大皇子,跟踪人的功力可不是一般的好,是熟能生巧么?”

他冷哼一声,轻蔑道:“想要找到你又何需跟踪,只需略施小计就够了。”

“略施小计?”他找到我却没有立刻杀我,而是在这盘问我,想必他问我的那些问题在他看来还是有些价值的,那么我要做的就是避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尽量拖延时间,再想办法呼救。

“这宫里头会去月出苑的人本就不多,而要说知道拂柳池对岸那个墙洞的,也就非二弟莫属了。至于为什么知道另一个人是你,”他顿了顿,傲声道,“那些萤火虫你是看到了吧,只需要用些磷粉洒在那条路上就够了,有了萤火虫做障眼法,一般人是很难察觉到的。”

怪不得那道宫门会下匙下得这样早,原来我们打自在一开始就已被他算计了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