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八章 莫待时尽,无花空折枝(1)(思君)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103 2017-03-10 18:02:18

  同往年相比,今年的雨水甚是多些。

一夜心绪纷乱未得好眠,直至清晨时分才迷迷糊糊有了些睡意,却听窗外雨声淅沥,微凉的晨风斜斜地吹着,雨点敲打着窗棂,滴滴嗒嗒地响。我微微支起身,半卧半坐,抬眼去看窗外的一方雨景。透过垂落的薄纱帐幔,只见细雨绵绵宛如织纱,迷蒙淡远,撩人意绪。宫阙万千幢幢相叠耸立雨中,皆被染上了一层轻烟似的薄雾,远远望去如在云端。

我就这样怔怔地望着这迷离的烟雨,时间长了,便出了神。

思绪陡然飘远,依稀中似是回到了一年前那个烟雨迷蒙的暮春,我坐在马车里,穿过微雨中依旧熙攘喧闹的街道。我轻轻撩起车窗的一角纱帘,贪恋地望着车窗外如丝细雨下的繁华盛景,一幕一幕,宛如梦境。再一恍神,所有的景象都不见了,唯余皇城威严,千殿高耸,朱红宫墙延绵,了无尽头。

这才惊觉,从最初入宫到现在,已将近有一年了。

清吟推门进来,见我醒了,上前来将轻纱帐幔用足银帐钩挽起,道:“小姐起得真早,昨晚可还好睡?”

我淡淡应了,轻声问:“现在什么时辰了?”

清吟答:“刚过卯时。”

清吟去过架上的衣衫服侍我更衣,一方淡缃色的帕子自衣袖间飘落。庭中有缠绵的风卷过,吹开半合的窗扇,入室一阵芳草叶露的清新。而那一方帕子就这样被风带起,顺势当空翩舞若蝶。清吟忙前去将窗合上,风势骤去。眼见那帕子即将飘然落地,我疾奔上前将帕子攥在了手里,却不想撞上了桌角,桌上的青瓷花瓶摇晃了几下,最后滚落下来,发出“砰”的一声巨响,低头看时,已是一地斑驳的碎片。

“小姐怎么这么不小心,可有受伤?”清吟一脸的担忧之色,见我无碍地笑笑,这才松了一口气,唤尚香进来清理。

用过早膳,雨势渐渐大了起来,雨水打在屋檐上,顺着瓦铛流下,哗哗如柱,水花飞溅四散纷纷而落,如珠花散乱。枝头的花儿被急雨打落,落花随风自在飘舞,宛如梦幻。

我不禁轻声低喃:“‘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若人也可以如这飘飞的花瓣,自由自在任意来去该多好。奈何这雨还是下得太急了些,倒少了原本空灵缥缈的意境……”

尚香听得迷糊:“小姐你在说什么?”

猛然回神,只作是随心笑道:“没什么,只是这雨太大,记得前些时日在前庭栽种了株榆叶梅,榆叶梅不耐水涝,可得多多费心看着点。”

尚香似懂非懂,只连连点头应了。

我轻叹一声,坐在妆台前,让尚香替我梳头,听着窗外不绝的雨声,心里越发的乱。

如瀑青丝绾起在脑后成一扁圆的发髻,另插数朵新摘的紫玉兰,这是我近日常梳的,尚香早已梳得捻熟,手势极快,不过片刻便举了镶边铜镜问我是否合心意。我望向镜中自己素净的妆容,手不自觉间已探向了许久不曾碰过的首饰盒,挑选了一阵,最后取出一支玉莲缠枝发簪,对镜比了比,缓缓插在髻旁。心中忽地掠过一道想法,这样的打扮,他看了应该会喜欢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