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八章 莫待时尽,无花空折枝(3)(感君)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122 2017-03-10 18:32:16

  我心知不便违拗,便只默然垂首作是答应,他亦不再说话,只携我到了落月亭。

二人便这样坐于亭中,微暖的风穿亭而过,吹乱了鬓前散落的碎发,拂在脸颊上微微的痒。许久未听他出声,我终是忍不住先开口问道:“王爷留臣女下来,究竟是为何?”

他却只轻轻道:“别出声。”

我不解其意,侧首看向他,轻声道:“王……王爷?”见他依旧只是放眼远去,似在兀自沉思出神,于是又道,“若王爷没有别的什么事,臣女还是先走了。”

“就这样,不好吗?”他低喃着,带着一息微叹,“一起坐着,一起沉默,一起感受雨后凉风扑鼻时携来的清冽冷香,一起看天边悠然卷舒的云,一起听风声细细吹过树梢,一起数着叶间划落的雨滴。没有皇宫,没有名位,没有人世纷争喧嚣,只有相对而坐时的静默与适然,只有我们……”

只有,我们。我一时怔愣住了,只顺着他的目光而去。雨后的月出苑景致总是别具韵味,芳草层染千顷碧,纷花闲落几度红,薄雾漫而丽景幽,清风习而暗香盈。草色郁郁青青,其间隐藏着晶莹透亮的露珠,被雨后初霁的稀薄日光一晃,隐约间似有一道纷丽炫彩的光影掠过,灿若虹桥的七色光华。耳畔有微风轻轻拂过,耳旁几缕散落的发丝也随之拂动,迎风飘飞缠绕,仿佛也带了缱绻之态。

万千思绪上涌,盘绕在心头,然后渐次低下去,低下去,最终化作一缕轻浅的风,划过初阳下如澈明如镜的湖面,波澜不惊。或许真的只要这样,只要这样就足够了。我甚至是忘记了该如何言语,忘记了此身何身,今夕何夕,却在祈盼,这样的时光能长一点,再长一点,祈盼日暮之色永远不要来临,我与他,好永远相坐于这落月亭中,任此刻悠闲静好的时光缓缓流淌而过,花开无声,叶落寂然,不受惊扰。

在月出苑留得久了,离开时斜阳已渐渐向晚,清吟扶着我一路抄近道而归。不多时,天边最后一抹亮色亦退了去,一轮新月冉冉升起,皑皑月华白如霜雪,穿花透树参差成影,与殿阁前次第点起的宫灯交相辉映。

本就偏僻的宫道到了夜间更是幽深寂静,一路走来竟一人也无。夜风袭来,穿过空旷的宫道,卷起一地厚土尘沙,风声在高耸的宫墙间反复回荡着,如夜半山林间凄厉哀切的长啸。我不禁打了个冷颤,脚步也渐渐加快。

好不容易接近了尽头,过了前方的一扇宫门,再走不远便可回到储秀宫了。我略微松了一口气,抬头却隐约看见宫门背后的暗影处立着一道人影。原本也未曾在意,只道这里虽是偏僻,但偶然有人经过也不足为奇,想也未想便走了过去,直到行至与那人只有几步之遥,看清了那人的轮廓,这才暗知不好。

我猛地顿住脚步,刘煜泽已从暗影后走出来,月光尽数洒落在他身上,然而再澄净明亮的月光,依旧照不亮他周身深重的阴暗。他一步一步向我走来,鹿皮靴子踏在地面上发出“嘚嘚”的响声,伴随他前进的步子一声响过一声。

感受到了愈来愈浓重的危险气息,我已然心知,来者不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