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八章 莫待时尽,无花空折枝(8)(投我以莲蓬)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048 2017-03-10 18:51:02

  微雨方过,烟水雾气未散,迎风覆面,丝丝的凉。微风吹皱了一池碧水涟漪,忽觉莲香馥郁,悄然盈袖,待回神时,木舟已驶入了一片茂盛的莲丛,船翼两侧高伸出水面的莲叶滤去了春末微微灼人的艳阳,唯余叶底阴凉如斯。

不知何时,云裳已从我怀里钻了出来,攀上船尾,伸手欲折头顶一枝初绽的新蕾,却怎的也够不着。她见屡试无果,索性松开紧扶船沿的手,忽地向上一跃,惊扰了花枝。花枝摇晃着,瓣上琼露尽数抖落,脸上忽然感到一点沁心的凉意,我只觉这花露上隐约含着香气,更似梅雪之水煮的花茶般清润甘甜,心迷神醉,竟欲捧瓣而饮。

碧水深静,在船桨的摆动下徐徐轻淌,淡适而安闲。青荷叶底,隐闻蛙声低起,偶见鱼跃而水溅,伴随云裳的欢笑声不绝其间。岁月静好,时光仿佛是伫足停止了般,不忍这恬淡中的悸心美好太快远去。

思绪游走间,木舟不知为何停了。我抬首看向刘煜倾,却恰巧发现他也正含笑凝视着我。四眸相对,眼波微漾,我顿觉脸颊灼热,不用细想也知定是面若红霞了。略微垂首,转眸远去,忽又瞥见他一挥袖,一抹鲜绿色的光影向我而来,我不及思索,伸手前去。一物入怀,湿润滑手,清新香气萦绕,低眼相看,方知是一莲蓬,应是初初长成,极是鲜嫩,莹绿清透,煞惹人爱。

“这夏季还未至,莲花才开了少许,想不到竟早早结出了莲蓬。”煜倾站在船头,背风而立,衣袂翻飞若舞。暖风吹面,将他的话语送至耳畔,“欲折莲蓬付佳人,不知佳人可否笑纳?”

我心底一颤,只觉怀中的莲蓬是那样灼烫,险些滚落出来。只不知自己是怎么了,面燥耳热,忽然想起了很久之前在《诗经》上看到的句子: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这究竟是他无意间兴致忽起的玩笑,还是确有其意?水气迷蒙,模糊了他修长的身影,我竟这样痴痴地看着,思绪不觉中飘远,又忽地惊醒,我不敢往下想。即使他投以我木瓜,有又何以报之以琼琚?况且如今我已身陷深宫,我的人生我的命运早已不是我能作主的,而此时此刻,我又怎敢再奢求所谓的爱情呢?

我强颜盈起一抹笑意,装作无意嗔道:“这莲蓬结得再怎么早,到底还是夹生的,就这么急急采下,怕是青涩得很,不免浪费了。”

他的眸色微有暗淡,淡淡笑了笑,又恢复了寻常的神色,执桨驶船远去。

半日尽兴,下得舟来已是日光西斜,远远望去只剩山头映出的一抹橙红,染上一池水光。风动水漪,任夕阳跃然其上,用残艳和余温弹凑出缠绵缱绻的静默,无弦无音,心间却似有音韵流转逸泻,但又如现世昙花,一瞬即逝,徒留喟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