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八章 莫待时尽,无花空折枝(9)(问情)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110 2017-03-17 19:56:44

  云裳已先自行跑回宫去了,只留下我与刘煜倾二人默然而立。天色渐沉,暗影覆衣重光又现,树影悄然移动,一地疏影摇曳,明明暗暗落入眼底,几多斑驳。

我见暮色即将四合,不宜多留,于是作别:“时候不早了,臣女真的该告辞了,夜里风大,王爷也还是早些回的好。”

转身将离,未待步子轻移行出几步,忽然听身后传来了极轻的一声:“婉莲……”

世间万物刹那间失了颜色,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他这样直接地唤我的名字。我猛地顿足,脚步一个虚浮,眼见便要倒下,又落入了一个宽广温暖的怀抱。这个怀抱极是熟悉,依稀也是这样一个月华若清辉流淌的寂夜,他就是这样抱着我,月牙白的绣暗纹衣领间透着若有似无的龙涎香,迎风入鼻,微微的暖心,令人不由心生起几许莫名的依恋来。

恍惚中回神,几欲起身推开他,谁知他非但不松手,反而将我搂得更紧了。我情急之下脱口急呼:“王……王爷……”

“为什么?”他的声音干涩而沙哑,在压抑了许久之后缓缓吐出,又瞬间被夜风吹散了,零碎地飘浮在无边的暗夜中,何等苍白无力。

我不知何时已放弃了抵抗,只任他这样搂着,夜风依旧在吹,吹得身侧花影摇摆,如湖面微波层层荡漾开去,月影也随之浮动。我黯然低声道:“王爷,是想问什么?”

“为什么你总是会在不经意间牵动我的心,可每当我想要走近你时,却又发现,你是那样遥远,让我无法再靠近一步。”他的话语很轻,如随风而飘的纤羽,轻柔中含着温存,却又太过飘泊,在我将要伸手去握时从我指缝逃离,再也不见踪影。

我在他不经意间将他推开,缓步向拂柳池边走去。他亦相随,再次开口道:“一花一木的繁茂,都能换得你展颜欢笑,可每当我对上你的双眸,看到的却只有疏离的暗影,就仿佛是一处雾气缥缈的幽潭,而这潭水上的雾气太浓,我看不穿,也看不透。”

眼见就要走到池岸边沿,不得再前,我停住了脚步,只望着一池浮水怔怔出神。池面倒映着月华的微光,澄澈空明,寒若雪晖。三两片浮萍悠悠晃晃随水而荡,顺着水流绕了几个圈,又漂然远逝。终是,半世浮萍随逝水,注定一生随波逐流,飘泊无依。而今生,我又能归往何方?

忽觉掌心一暖,是他握住了我的手。他看定我道:“你的若即若离,让我时时刻刻都在患得患失,今日你可否告诉我,一直以来,究竟是我一厢情愿,还是,两情相悦?”他的气息如灼人般,缕缕充盈我耳畔。我一时怔住,眼眶里便涌出了泪意来。

我垂眸,望着远去的浮萍,幽幽道:“看见那些浮萍了吗?我既已身陷这深宫,从我接到圣旨成为秀女的那一刻起,我的命运我的人生早已不再是我能够选择的了,就如那浮萍,终究只能是随波逐流,半世飘泊。至于爱情,我又岂敢奢望?”

似有风过,树影轻摇,月影微漾,映入他略显黯淡的眼底:“难道那么久以来,你的心里什么都不曾有过吗?哪怕是一点欢欣,一丝心动,也不愿予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