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九章 微雨红尘,淅沥解人愁(7)(从此萧郎是路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026 2017-03-21 19:11:57

  我不自觉地上前去,还未及移出半步,他也恰好翻下马来,立于我身前微躬身道:“臣见过小主,小主万福。”

风又过,雨又斜,心渐远,纸伞挣脱了指尖的束缚,飘摇着如失控的风筝坠落下来,又被另一双手接住,举过我头顶。“日晚雨寒,小主莫淋了雨,担心着凉。”平缓的语调,一如臣子对主子例行的问候,可又仿佛是伊人之间细微的关怀。我微微抬眸,却见此时的他眼底明澈,方才泛起的波澜再也寻不见了。

我只依礼答了句:“大人不必多礼。”顿一顿,才又问道,“大人常常进宫来?”

他缓声答道:“也不是经常,只是方才皇上召臣进宫有事商议。”

我不知如何再开口,于是漫天雨丝间只有二人无言相对而立。

许久,他微叹,终道:“下官不打扰小主,下官先告辞了。”

“大人请等一下。”我急呼出口,却又想不出下文,情急之下便道,“大人也莫着了凉,大人将往何处,若大人不急,便由婉莲送大人走一程吧。”

一把纸伞,撑起了头顶小半边天空,雨丝细密地交缠而下,被风一吹,轻柔地附在衣角,如盘丝洞中的蛛丝,缚住了心,勒得生疼。有些话,就这样堵在了喉间,开不了口,只怕一旦开口,此刻这样平静相待的时光也将消散了罢。

可是有些话又不得不说清楚。正如二哥所说,尹轩然参加科举入朝为官,多半是因为我。可如今我已是待选的秀女,无论如何,这红墙四面间的天地,便是我今后所有的人生。而他,是不属于这个皇宫的人,他自有他的理想与追求,他也终会在日后的岁月里遇到心仪的女子,一起踏遍山川,共看日出日落,云卷云舒,做一对神仙眷侣。

我们之间只能是过往,若我再不将我们之间的关系划清,继续纠缠不清,最终只怕就如此刻的漫天雨丝,不但束缚了我,也束缚了他。

雨渐渐大了起来,纸伞已经不能同时遮住两个人,雨水斜打下来淋湿了半边衣衫。轩然伸手将纸伞悄悄向我头顶移偏了些,雨水尽数落了他满身。

见不远处有一座空置的宫室,于是我们便暂时停留在檐下避雨。我无言抽出袖间的罗巾递了过去。他望着我,缓缓接过擦去脸上的雨水,罗巾沾水湿尽。我心念一动,泫然吟道:“‘公子王孙逐后尘,绿珠垂泪滴罗巾。’孰不知,湿罗巾的是老天的泪,还是人的泪。”

我的喻意虽是牵强,但想必他还是明白的,因为这诗的下句便是“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又或许,老天未落泪,人未落泪,是心泪。”轩然轻声答道,似感慨,似叹息。

我顿觉于心不忍,但还是狠下心来:“心泪?大人佛理精神,婉莲自知才疏学浅,无从作答,只愿有些事,还得令大人明白的好。”

轩然许久都未再开口,直至雨势渐小,才淡淡说:“走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