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十章 鸳语遗恨,忍叹错花时(2)(共画)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178 2017-03-26 23:37:57

  随着夏季的到来,屋外日头渐高,刺眼灼热的阳光透过半透明的素色窗纸筛进来,洒在身上只余一抹浅淡微暖的明色。常日里来,多是闲来无事,我便成日坐在窗下,或看书或闲坐,以打发这漫长的悠闲时光。午后下了一场小雨,散去了几分燥热,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芳草泥土间的清香,伴随一阵微风入窗而来,满室的清新舒爽。

见难得这样舒适宜人的天气,便又携了清吟去了月出苑。夏日里的月出苑与春日不尽相同,春花已凋谢了不少,只余零星几点残红无力地垂挂枝头,然枝上翠叶则是葱茏繁茂,奇树佳木欣欣向荣。立于落月亭中远眺拂柳池,可见远处池水碧波如顷,波光敛滟。在这个陆上春花尽凋的时节,‘碧水潭泮默默香’无疑是个别致的景色。暖风吹来,池上绿叶迎风送爽,如碧波荡漾,池中莲花已尽数绽放,缕缕莲香盈袖,令人心旷神怡。

暗自想着,若是能将眼前的景色描绘下来绣成图样,定是幅极佳之作,于是又吩咐清吟回去取来笔墨纸砚。研墨执笔,挥笔落墨,细描勾勒下,满目叶碧荷粉跃然纸上,莲叶青碧,莲花婷婷,别是茂盛。正要将画作收好,却隐隐觉得哪里有些不对,于是弃之重画,可连画了几张,依旧未见有一幅能符合心意。

再次提笔,却迟迟不知该从何下手,只听身后步声轻轻,回头时已见煜倾正含笑走进亭子来:“想呢这么认真,连墨水滴到纸上了也不知道。”

我阁下手中的笔,抬眼望向满池的莲花,微微笑道:“只是想将这一池的景色画下来,却不知为何总是画不好。”

他拿起桌上数张我方才的画作看了看,凝神静思了会,了然笑道:“其实从笔工上看,你已经画得很好了,墨色和墨法都用得很是到位,只是在意韵上还稍有欠缺。繁复华丽的工笔虽能为画作增色,然水墨画的精髓在于画意与神韵,正所谓‘意存笔先,画尽意在’,落笔则有,放笔则无,瞬间即成,瞬间即逝。”

“画意与神韵……”我略一怔忡,静下心神,低头细想了片刻。

他微笑道:“作画是一种笔工,更是一种心技,‘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画者其所欲也,心师造化而演万物,从心所欲,万境由心造。”他说着,又取过一张宣纸在桌上铺平,将笔递给我,“你再画一张试试看。”

我接过他手中的笔,深吸一口气,闭目冥想一阵,凝神于笔尖,落笔生花。然几笔下去还是觉得有些不妥,于是再次停笔叹道:“这嘴上说着是简单,若是真的下笔,要描绘出神韵还是太难了。”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琢。莲花的美不在于其形态,而在于它的清然和淡雅。”他含笑,伸手覆于我握着笔的手之上,带着我的手一笔一划翩飞游走,不多时已见一朵莲花绽放于纸上,亭亭净植,其风姿绰韵尽数收于笔下。

这一刻他离我很近,近得我甚至能够听见他沉稳的心跳声,他呼出的气息丝丝缕缕,与他衣间若有似无的龙涎香充盈在一起,绵绵不绝地在我鼻尖荡漾。他的掌心是温热的,温度顺着被他掌心包囊着的手传来,暖洋洋的融融如春。

我转头去看他,却见他正双瞳含笑凝视着我,我只觉不好意思,面上滚烫,轻轻唤他道:“怎么不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