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十章 鸳语遗恨,忍叹错花时(1)(流言)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274 2017-03-26 23:33:16

  皇宫果然是个藏不住秘密的地方,不出三日,皇上那日派人传我去靖安殿的消息便已开始在宫中四处流传。起先只是些宫人们茶余饭后闲聊的话题,到了后来,竟有流言道那日我得到了皇上格外的恩宠和赏识,只怕将来不久就要封妃了。此言一出,更是传得沸沸扬扬,宫里上下人尽皆知。

时隔大半载,冷清了许久的雪墨轩再一次热闹了起来,储秀宫的小主们纷纷往来拜会,络绎不绝,就连茗皇贵妃也遣了贴身侍女芷默送来赏赐。其他各宫妃嫔自然是不甘落后,一时间雪墨轩门前又是车水马龙,门庭若市。

尚香正收拾着摆了满满一桌的礼品,一脸喜色道:“这么多好东西,小姐近日来很是风光呢,哪是那个什么泠霜小主能比的?她还想和小姐斗,真是痴心妄想。”

清吟不满地皱了皱眉,低低喝道:“你可知这话是不能乱说的。”

尚香很是委屈,肩膀一抽一搭道:“可是……可是我和几个好姐妹一直以来都在暗里比较,究竟是小姐更风光得势,还是泠霜小主……我可不想让小姐输了去。”

我轻轻叹一口气,有些忧心道:“锋芒毕露很容易腹背受敌,未必是好事,况且实际情况本就不是外面流传的那样,如今事情传得那么厉害,只怕日后更是不好收场。”

忙乱中又过了三五日,上头依然没有册封的旨意传下来,皇上也未再传召过我。于是传言陡转,传入我耳中时居然成了“婉莲小主在御前失言,侍宠生娇,言行恶略,皇上念其初犯才没有责罚,日后只怕是再也没有出头之日了”。面对此情此景,我更多的只是苦笑。

正如我所料那般,不过数日,前来拜会的人已是日渐零稀,往日那些见了我就堆笑相迎殷勤奉承的奴才们,如今也只有低头不语敷衍应从,更有甚者竟绕道而行对我避而远之。

这日韵烟来看我,一进门就笑着打趣道:“正所谓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妹妹这儿还真是时而喧嚣,时而寂寥啊!”

我只斜倚在榻上,恣意闲闲地喝着茶,笑道:“大概就和外头风言风语的吹向差不多吧!”

韵烟继续笑着斗嘴道:“我原本还以为妹妹这几天遭了冷落,心情定然不佳,如今看来,妹妹倒是很是享受这清闲的日子了。”

我啐她一口,道:“常年闲着也闲惯了,前段时间忙了几日,总想歇着,今儿又闲下来了,倒还有点不习惯了。”我笑着,随手将茶杯搁在花梨木小几上,顿一顿又道,“恐怕泠霜小主那儿,这时候是一刻也闲不住了吧。”

“可不是?”韵烟道,“简直快热闹得翻了天了。”

“她本就是个闲不住的人,那么多天没闹了,总该闹一闹的。”我懒懒倚回靠枕上,半寐了眼道,“由着她去罢,咱们就这样清清闲闲地度日子有什么不好。”

韵烟眼中的笑意渐次淡了下去,挨着我身侧坐下,携了我的手,低声说:“难道妹妹,不为将来打算打算吗?”

我见她一脸沉色,怔愣片刻方问道:“姐姐的意思是?”

“听说选秀大典的日期已经定下了,就在下月十五。”韵烟的语气有些凝重,“是想入选成为妃嫔,还是做宫女,妹妹心里总该有个数吧?”

我心下一紧,正犹豫要不要将我和煜倾的事告诉她,而后又觉此事还未成定数,若是日后出了变故只怕更是难办,于是只是面上淡淡笑道:“选上与否都只在皇上的一念之间,哪是我们可以左右的?这当嫔妃还是当宫女,左右都不过是命数。”

韵烟眼底闪过一丝赞赏:“难得妹妹能如此看得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