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十章 鸳语遗恨,忍叹错花时(6)(贵妃)【第一卷完】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409 2017-03-26 23:51:09

  方才还絮絮不止的秀女们忙停止了说话,纷纷整顿衣裳,肃穆静立。喧闹的大殿顷刻间安静了下来。在众人惊异的眼光下,我缓缓行至大殿中央,跪地相迎,众人亦在我身后恭谨地跪下。

  听得圣旨道:“朕惟治本齐家,茂衍六宫之庆。职宜佐内,备资四德之贤,恪恭久效于闺闱,升序用光以纶綍。咨尔夏氏,乃内大臣夏远清之女也。柔嘉成性,淑慎持躬,动谐珩佩之和,克娴于礼。秉德恭和,赋姿淑慧,佩诗书之训,声华茂著掖庭……”

  即使是在清晨,盛夏的日光仍是灼亮的,阳光斜斜地从殿外照进来,在平整光滑的青石板砖上泛起一层迷离的光晕,耀得人眼花。那道圣旨,很长很长,长得仿佛永远也读不完。我久久跪在地上,双膝早已麻木不堪,眼前眩目迷离的光影耀得我眼底发晕。

  庭外鸟鸣渐起,声声清啼,明丽清脆,偶闻蝉声低低,聒噪枝头。那名内侍依然滔滔不绝地念着,字句入耳,却是格外纷乱模糊,拼凑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然即便是如此,我心底还是充斥着难抑的狂喜,那抹喜悦之感,就如初春时节枝头绽放的一朵又一朵绚烂的花朵,挤挤挨挨半天粉色,香风细细,纷繁如雨。

  煜倾,你终是要实现你的诺言了,从今天起,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和你并肩站在一起了。

  不知是过了多久,圣旨终于即将念完,我的心突突地跳了起来,我满心欢喜地等着,等着那些个期待已久的字句。

  至此,那名内侍略作停顿,正一正神色,继续念道:“兹以册宝,封尔为贵妃。尔其益懋恪勤,率嫔嫱而敷内治。长怀谦谨,顾典册以答新恩,钦哉。”

  竟是一个惊骇,我猛然抬头,瞬间怔愣住了。身后众秀女的惊讶亦不亚于我,一阵阵冷冷的抽气声在我身后响起。我不可置信地怔然望着立于我前方捧着圣旨的内侍,只道是自己幻听了。对,这一定是幻听!

  见我迟迟未做声,那名内侍轻咳一声,正色道:“娘娘,接旨吧。”

  一句“娘娘”,点醒梦中人。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我一直期待着能和煜倾相守的那一天,思念他,等着他,即使不能成为他的正妃,侧妃庶妃也无妨,哪怕只是个连名分都没有的侍妾,只要能和他在一起,亦能让我满心欢喜。可是不是,都不是!所谓贵妃,数人之下,千万人之上,是这宫里无数女子梦寐以求,费尽心机想要登临的高位,然而,却不是我所求。

  我双的手颤抖着伸上前去,接过那道圣旨,那耀目的明黄,仿佛是一个噩梦的开端。我只觉眼眶一热,泪水无声淌下,滴落在圣旨上绫锦绣祥云瑞鹤的暗纹里,瞬间消逝,无声无息。我止泪叩首,深深地拜了下去:“叩谢皇上天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那内侍一脸喜色,笑逐颜开,躬身堆笑奉承道:“奴才在宫里呆了那么多年,这一入宫便得圣宠坐上高位的妃嫔不少,但若说是直接由秀女册封为贵妃的,娘娘可堪为我大昭朝后宫第一人。依奴才看,娘娘的容貌与天资都远高于旁人,要荣获圣眷是迟早的事,娘娘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小姐你怎么了,怎么脸色那么苍白?”这是尚香在唤我么?我不知道,只觉这声音是那样焦急,可我还来不及去分辨,那声音已渐次小了下去,传到我耳中已成了细微的嗡嗡声。

  紧接着依稀是有人在呼喊:“来人啊,传太医,快去传太医!”

  有好多人在说话,好多人簇拥了上来,可是人声喧嚷如沸,人影幢幢在我面前游移,我竟无法听清任何一句话,看清任何一个人的面容。我这是在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眼前的日光更加刺眼灼亮,四周的事物越来越迷离,仿佛笼上了一层雪白的大雾。雾气缥缈着,愈来愈浓,浓到最后只余一片空白,仿佛离这个世界很远,很远。暗夜如涨潮的江水漫过天际,我终于在这片黑暗中失去了知觉,沉沉睡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