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十章 鸳语遗恨,忍叹错花时(5)(等待)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054 2017-03-26 23:48:29

  一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亦不短。日起了又落,月亮圆了又缺,不知何时,庭前的数株桃花已经落尽了,枝上结了色泽艳丽的果子,挤挤挨挨簇拥在一起别是热闹,有风吹过树梢,携来一阵桃子的诱人甜香。偶见有几位活泼的秀女忍不住,爬到树上去摘桃子,笑声连连,自屋外传入,如银铃般清脆悦耳。

每一个清晨醒来,我睁开眼,听着窗外缠绵而过的风吹动树梢簌簌作响,看着透过轻薄纱幔丝丝倾泻的晨光纵横交错,在我枕前投下一片迷蒙的光影,总会在恍惚中想起他,然后在在脑海里一点一点,勾勒出他清俊的轮廓来,依稀是一袭月牙白衣衫,白簪贯髻,迎风而立,衣袂轻轻飞扬。他的嘴角,有饱满温柔的弧度,眉宇间街着一方温默,仿佛是蒙了一层轻薄的雾水。他的身后,有大朵大朵洁白的花朵勃然绽放,密密匝匝纷落如雪,光影迷离间,交织出一个亲昵柔软的梦境。

陡然一个恍惚,触到一方被角,绣着大团繁丽花纹的锦被凉滑如水,虽只是一星细微的凉意,可我却觉一个颤栗自指尖渐次漫延至全身,驱退我眼前所有的幻景,再次抬眼看去,仍旧是这空阔的庭院,深寂的殿阁。每至此时,总会不自觉地想起那一句很久以前读过的诗,前言后语早已记不得了,唯有那一句“鸳鸯瓦冷霜华重,翡翠衾寒谁与共”是那样清晰地印在脑海中,然后心也随之寂寥下去,寂寥到了极处。

或许真的只有当心有所念,情有所系,才会有那样深刻入骨的体会吧。

接着,又开始掰着指头算起了时日,想着已经过了这么多天了,他应该就要回来了吧,然后心里又涌起些许欢喜和期待。我满心惦念,每一份牵挂都是一种残酷的煎熬,叫我坐立不安,食不知味。

尚香自是不知道我的所思所想,总是在我身边喃喃念道:“真不知道小姐最近是怎么了,一会儿眉眼含笑,一会儿又满脸愁容,就像疯魔了一样。”然后便缠着我,这厢要陪我出去赏花,那厢又说做了好几样新的点心要我尝尝,未几又要拉我到屋外的空地上踢毽球解闷。面对尚香的关怀,我心里是感动的,可同时又是哭笑不得。

清吟这时则是笑骂尚香道:“又在小姐这胡闹了,还是先去干好你自己的事吧。”清吟说这话时虽是笑着,仿佛是平日里常有的嘻笑怒骂,可我仍是瞥见了她眼底的一抹隐忧,瞬间即逝。

就在这如煎熬般的漫长等待中,又是几日过去了。在一个明丽清晨,一声高呼由储秀宫外传来,格外响亮,划破了储秀宫暖光融融下的宁和静好。众人闻声便知此番必是有旨意到了,皆纷纷赶往储秀宫正殿。众秀女相互之间无不窃窃私语,絮絮交谈不止,猜测此番旨意的内容。

不多时,便见有一内侍由殿外步入,手捧一卷明黄的圣旨,在众人跟前缓缓展开,高声道:“圣旨到,左丞相夏远清之女夏婉莲接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