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十一章 昨夕今夕,恐问何日兮(3)(回忆)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862 2017-03-31 18:51:25

  “小姐你这是做什么?”尚香见我此举,慌了神,手忙脚乱地拉住我,怕我再闹出什么事来。她几乎是哭丧了脸,声音低弱中带了哀求,“小姐你到底怎么了?你可真的不要吓我啊。”

外间的清吟听见殿内异常的响动,急急赶了进来,见这仗势也是吓了一大跳,忙将跪了一地的宫女太监遣出殿外。四周终于都安静了下来,整个绮云殿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也听得见。

我茫然转身,目光漠然而空洞,犹如一具牵了线的木偶,一步一步向寝殿深处走去。我每走一步,心底的那抹悲哀和绝望便愈加沉重,仿佛是要引我落进一个无底的深渊,四面皆是浓稠如墨的黑暗,看不到一丝光亮。几乎是耗尽了全身的力气,我终于走回床榻前,颓然跌入那一团锦绣繁堆之中,伏身痛哭。

一连数日,我都缩在榻上的锦被中,任它月起月落,日夜更替。泪水不知何时已经流干了,眼眶里尽是泪水干涸带来的灼热的痛楚,可我仍是不眠不休,干睁着眼睛看着窗扉之外明了又暗,暗了又明。清吟进来看了我好多次,我只恍若未觉。她每次进来都会送来一些清粥和小菜,可几乎都是搁在桌上放到凉透了也未动分毫,然后又在她沉郁与无奈的叹息声中被她端了出去。

恍恍惚惚中,我总会想起那些与煜倾在一起的时光,他说过的每一句话,他每一个深情的眼神,他唇角那一抹温存的笑意,一声声,一幕幕,一缕缕,在我心间开出纷繁绚烂的花来,灿若云锦。我就这样痴傻地以为,我已经得到我想要幸福了,我就这样痴傻地以为,所有的美好都已在前方等待,可每当目光触及这满殿的繁华锦簇,所有的记忆在瞬间戛然而止,碎裂成殇。

佛曰,求而不得,人生之第一苦也。我这一刻才明白,人生至苦根本就不是什么求不得,而是先给人以美好与希望,然后再将所有的美好一一撕毁,不留一丝余地。那毁灭般的痛苦与绝望,如翻腾的巨浪,波涛汹涌的浪潮不断涌来,撞击在心口传来天崩地裂的疼痛,覆灭天地。

依稀还是那时,夜风温柔如低语呢喃,萤火虫的如星光芒渐渐减弱了下去,在我惋惜的轻叹声中,他道:“萤火虫发光的时间虽短,但在它放出光芒的同时,它也将美丽带到了人间。若是想要留住世间美丽的事物,最好的方式不是一味地挽留,追忆,而是将这份美好藏入心底。”

依稀还是那时,落月亭中暖风缱绻,他低喃着,带着一息微叹,“就这样,不好吗?一起坐着,一起沉默,一起感受雨后凉风扑鼻时携来的清冽冷香,一起看天边悠然卷舒的云,一起听风声细细吹过树梢,一起数着叶间划落的雨滴。没有皇宫,没有名位,没有人世纷争喧嚣,只有相对而坐时的静默与适然,只有我们……”

依稀还是那时,他揽着我,把我的头抵在他的胸口,叹息着道:“为何要这样说?就算你不相信自己,也该相信我。”

我还记得那一刻,他的目光温暖而坚定,唇角带着欣喜的笑容,一字一顿启口,声音在我耳畔如柔波万重涟漪:“只要你愿意,我便永远在你身边,此生不离不弃。”

我还记得那一夜,他近我耳畔,温言道:“人皆道莲子味苦,只因世人都忘了,世上有一种事物,叫做苦尽甘来。”

我还记得如画丽景中,他揽我入怀,让我的头抵在他胸口,字句中透着温暖和坚定:“这叫做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拂柳池中莲花万千,我只要这一朵。”

我还记得微风缓送下,他微有折皱的眉头一点一点舒展开来,眸中有晴朗的光华流转逸泄,温润夺目。他轻柔的一吻落在我眉心:“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我还记得淡雅荷香里,他向我投来宽心的一笑,将我拥入怀中:“我们约好的,等到这里莲花盛开之时,要携手同游,泛舟池上,共赏这接天莲叶无穷碧。”

我还记得……

往事一幕幕重现,一切还恍如昨日,可那些日子,是再也回不来了。到底是姻缘错落,姻缘错落!我甚至还未来得及拥有,便已经永远地失去。那些我所期盼过的幸福,那些漫天飘洒着繁密花雨的时光,终只能成为我永远也无法企及的一场梦了。

不知是过了多久,仿佛是隔了一生的漫长,渐渐的,没有了最初的痛哭流涕,只是蜷缩在角落里呆呆地抱膝而坐。由于长期的水米不进,想必此时我的容色已是憔悴支离,黯淡如枯槁。不过也罢,女为悦己者容,如今即使我打扮得繁花似锦,又能给谁看呢?

又见窗外夜阑如墨,暗色染衣,殿内频烛盖影,烛影幢幢跃动映在我眉心上。隐约听见耳旁步声沉沉,是清吟进来了。然而与往常不同的是,这次她进来时端着的不是茶水或饭菜,而是一个镂雕漆朱嵌宝石的托盘,其上整齐叠放着一套如意缎绣五彩祥云朝服,此外还有簪钗十数支,皆是镂金嵌玉,在烛光下熠熠生辉。

清吟缓缓地朝我走来,一直走到床榻边,将手里的托盘搁在我面前,面色平静如一湖死水,声音愈加发沉:“诏谕已由礼部下发,七月三日举行册封大典,也就是明日。册封礼上所需穿戴的衣物和首饰已经送来了,还请小姐过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