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十一章 昨夕今夕,恐问何日兮(4)(激将)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027 2017-03-31 18:58:35

  一袭华衣妖艳如血,鲜红欲滴,散发着蛊惑人心的妖娆气息。袖口和衣领遍布繁复的织金刺绣妆花,那缠绕着的花纹就如一条条吐着信子的毒蛇,自脚踝处一点一点地缠上身来,蓦地收紧,扼住喉咙。满目的华丽流彩,金辉璀璨,落入我眼底,已成了一个可怖的梦境。

我惊慌地避开目光,向床榻深处倒退挪动。我的后背已挨到墙壁,退无可退,可那一道道眩光依旧在我眼前闪耀不绝。我全身都在颤抖,费了好大劲才从口中冷冷挤出:“拿走,我不要。”

清吟却未就此作罢,反而更进一步,亦上到床榻来,在我身前坐下,将那个镂雕漆朱嵌宝石的托盘置放在了离我更近的地方。她的目光直直地看定我,眸色乌沉如墨,不辨哀喜:“小姐已经闹了那么多天,也该闹够了。明儿就是册封大典,小姐愿意也好,不愿也罢,明日四更天的时候便会有梳妆嬷嬷奉旨前来为小姐梳妆打扮,还请小姐提前做好准备。这些是册封礼上所需穿戴的衣物和首饰,小姐请过目。”

“我说了,全部都拿走,我不要!什么册封大典,我不去!”突然间不知是哪来的力气,我猛地抬手一挥,那一盘衣物首饰便被我掀翻在地。望着一地的狼藉,我再次将头埋入被褥里,失声痛哭。

“小姐还是执意如此吗?”许久未听见我答话,清吟朝外间大喝了一声,“尚香,拿剪子来。”

眼前似有一道眩光掠过,我微微睁眸,见红衣飞扬,裙尾凌空散开,绮丽如云锦织霞。霞帔之上用金丝线绣着七彩鸾鸟的图案,振翅欲飞,广袖之上垂下一排华丽的用摇叶穿成的流苏,金色叶片反射着滟滟烛光,刺目耀眼。逆着这层光,我看见清吟已抄起了手边的剪子。

我脑海中闪过一个激灵,忙摁住清吟的手:“你要做什么?”

清吟容色平静,只漠声道:“既然小姐不想见到这件朝服,自然也就不会穿了,与其搁置在这让小姐看了刺心,倒不如就此毁了,或许还能令小姐心头舒服一点。”

我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你疯了?册封用的礼服形同御赐,哪怕只是一丝的毁损,亦罪同欺君。罔顾君上,那可是死罪。”

“小姐也知道这是死罪吗?”清吟反问,目光凌厉分明,“那么小姐拒不参加册封大典,和罔顾君上有何区别,和抗旨有何区别?何况这几日小姐不眠不休,不吃不喝形同绝食,这和寻死又有何区别?反正来去都是死,不如就让奴婢助小姐一把,先毁了这件礼服,然后小姐再悬梁自尽,反倒更痛快些。”

我心里哀凉:“清吟,我……”

我才要说话,却被清吟打断了:“若小姐担心此事会牵连老爷和夫人,那么小姐大可放心,奴婢会包揽下所有的罪名。实在瞒不过去,大不了放把火将这玉晚宫烧个干净,全宫上下都来为小姐陪葬,来个死无对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