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十一章 昨夕今夕,恐问何日兮(5)(振作)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084 2017-03-31 19:03:21

  我想也未想就急声厉呼道:“这怎么可以?”我的声音很大,在幽深空阔的大殿里回响,余波荡漾着,渐次低了下去,最终归作长久的寂静,寂静到可怕。而在这寂静之中,我混沌的思绪渐渐清明,愈发明澈:“你说的对,若真想要寻得解脱,又何须苦苦挣扎,一死便可。要死并不难,但我知道我不能,我必须活着,也只能活着。我不能以一己之私而连累我夏氏满门,亦不会让这全宫上下为我陪葬,否则即便是死,我也无法安心。”

清吟面上微微露出喜色,可她的眼眶内却隐然泛着晶莹之光:“小姐总算是想明白了。”

手背上感受到一股冰凉之意,我强颜挤出一丝笑容,抬手拭去她脸颊上的泪水:“怎么哭了,这可不像你。”

“奴婢知道,小姐心里苦。”清吟默默片刻,轻轻叹了一声,“奴婢明明知道小姐心里不好受,也明明知道此举也许是将小姐推入更深的深渊,却还要出此下策来激小姐。奴婢原本也实在不忍心这样做,只是奴婢真的不想看到小姐再这样颓废自弃下去。”

顷刻间,便有泪水淌下,我摇摇头道:“我不是心里苦,我只是不甘心。”我再难抑制心中翻涌不止的痛楚和悲哀,伏在清吟怀里号啕大哭,“既然结局注定是一无所有,当初又何必给我希望?当历经了从云端瞬间跌落地狱的那一刻,希望与绝望,仅仅只是一步之遥,却往往差之千里。”我忽地有一种想笑的冲动,那种笑是苍凉的,笑得越欢越是伤痛,“与其现在痛苦不堪,我宁愿从来都不曾拥有过,也就不会知晓失去时的怅惘与哀痛。”

清吟紧紧地揽住我,声音轻柔和婉中透着清冷:“小姐想哭,就在此刻尽情地哭吧,只是要记得,哭过了,这条路还是要走下去的。”

仿佛是过了很久很久,清吟的衣襟上沾湿了大片,我的眼中已再流不出一滴泪来。我微微阖目,只觉得好累,全身上下都提不起丝毫力气来。那么多天以来,这是我第一次感到了深深的倦意。

清吟轻声问道:“小姐饿了吧,可要奴婢唤尚香传膳过来?”

我轻轻地“嗯”了一声。

在清吟的一声呼唤中,尚香已将热好的粥端了进来。多日的水米不进,我的嘴唇早已干裂不堪,温热的粥敷在唇上,瞬间传来强烈的灼痛,痛得我直想落泪。可我知道,我已经没有时间再继续流泪了。哪怕前方只有无尽的黑暗,这条路还是要走下去的,为了我身边的太多人,我必须走下去。

清吟伸手为我掖一掖被角,又在香炉里焚上了安神香,温和道:“四更天的时候便会有梳妆嬷嬷奉旨前来为小姐梳妆打扮,趁着现在离四更天还有几个时辰,小姐好好睡一觉吧,明天的册封大典可有的忙了。”

我朝她重重地点了点头。此刻我才发现,她的眼里布满了血丝,发青的眼底更显得她面色憔悴,想必是这几天过于忧心操劳所致。在她踏出寝殿的最后一瞬,我拼劲所有力气,只为发出那极轻的一声:“清吟,谢谢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