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十三章 咫尺陌路,更隔蓬山远(5)(归来)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227 2017-04-15 00:41:55

  皇后眉梢抖了一抖,复又微微一笑,平和道:“棠妃妹妹今日怎么这样大的火气,可是今日来的路上着了暑,可需请太医过来瞧瞧?毕竟一旦侍奉圣驾,这身子就不只是自己的身子了,只有把身子养好了,才能上慰天颜,下承子嗣。”

我将目光转到方才发话的女子身上,原来她便是那个宠冠六宫的棠妃。只见她上身是一件白玉兰散花纱衣,下方配十二破留仙长裙,如墨锻发绾成随云髻,其上仅点缀上数朵绢花,此外竟无配戴其他饰物。虽是素净得不能再素净的打扮,但望上去非但不显寒碜,反倒在她丽质天成的容颜之上更添了几分超脱凡俗的气质,凌然而高华,恍若神妃仙子。

“有劳皇后娘娘记挂。”棠妃离座上前,略微福了个身,只冷漠道,“臣妾本无恙,只不过这大殿里人多口多,气流污浊得很,又难以畅通,倒是让人胸口闷得慌。臣妾出来久了也乏了,先行告退。”说罢也不等皇后回复,旋身移步而去,如踏云乘风,绝于尘烟。

待得棠妃走了,淇贵嫔狠狠地一拍扶手,冷哼一声,轻笑道:“什么人啊,一天到晚就只知道摆着她那副臭脸,好像大伙都欠了她钱似的。也不知道她是在背后耍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偏偏是让皇上像着了魔一样地宠着,搞不好也是个低贱的货色。”又转向皇后道,“况且她对娘娘您这般无礼,您再纵容她,来日她的尾巴岂不是要翘到天上去了?照我说,就应该严惩不贷,看她还敢不敢这般放肆。”

皇后瞥了淇贵嫔一眼,只用护甲拨着袖口绣着的团花,淡淡道:“你也不是不知道,她就这性子,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又何必计较?”

“娘娘说得是。”淇贵嫔即刻收起怒容堆上笑意,又别有深意地望一望坐在对面的苒贵仪,“反正这事已不是一天两天,也就罢了,总好过有些人,表面上毕恭毕敬的,暗地里却不知在打着什么鬼心思。”

苒贵仪冷笑:“淇妹妹这又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字面意思!”淇贵嫔冷哼一声,“我奉劝姐姐一句,既然姐姐已经理亏了,就莫要再做无用的挣扎了,省省力气吧,有这闲功夫挣扎,还不如多花点心思在如何伺候好皇上上头。”

“得得得!要不就让贵妃妹妹来评评理,臣妾想贵妃妹妹公私分明,总该不会偏袒了谁吧!”我只是默默听着,一时走神,忽闻苒贵仪转头问我道,“妹妹,你怎么看?”

蓦地回神,一时却不知该说什么,只知道苒贵仪此刻将问题抛给我,这问话里一定暗藏玄机。

苒贵仪的话一出,众人的目光便纷纷自淇贵嫔处转到我身上,我心知不能不答,于是垂首道:“臣妾资历尚浅,还不敢妄议宫中之事。”

“是吗?”淇贵嫔笑得阴冷,“我看妹妹你是怕得罪人吧。”

我本想就此将事情蒙混过去,怎料淇贵嫔的话正中了我心中所虑,不由心底发虚,面上却是波澜不惊,装作不解淡淡笑问:“姐姐为何要说这样的话?妹妹我真是越发糊涂了。”

淇贵嫔还想出言,却被皇后制止住了:“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有何值得谈论的?说多了不过是自掘家丑罢了,多说也无益。”说罢便岔开了话题。

闲聊不过几句,忽见殿门外人影一闪,皇后的贴身侍女锦簇很是眼尖,已看清了来人,对着殿门外高声道:“二王爷既然已经来了又何必急着走,倒是要白白跑这一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