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十三章 咫尺陌路,更隔蓬山远(10)(悯瑶)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195 2017-04-15 01:00:14

  此时的日头已经挪至半空高了,阳光投在脸颊上有微微的灼热感。我有些倦怠地斜倚在辇轿的扶手上,只吩咐众人在宫道旁的树阴下走着,闲闲地数着光线透过树叶落在我身上的光斑,终是百无聊赖,几欲睡去。

忽见途经一宫室,我转眸而望,“千禧宫”三个漆金的大字映入我眼帘。我心念一动,伸手在辇轿边沿叩了两声。抬辇的四名太监即刻会意,将辇轿停在千禧宫门前。清吟扶我从辇轿上下来,侍立在宫门前的太监宫女见我走近忙纷纷向我行礼,将我引入宫内。

千禧宫的掌事姑姑话秋闻况已急忙迎了出来,打了个千堆笑道:“不知贵妃娘娘大驾,有失远迎,有何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娘娘莫要怪罪。”

我随意看了她一眼,只冷淡道:“只不过偶然路过便进来看看,何须大肆声张,又岂有招待不周之礼?”说罢也懒于再理会身后众人,由清吟搀扶着径自沿着回廊往宫殿深处走去。

凭着直觉一路走着,拐过数个回弯,终于在回廊的尽头寻到了悯瑶所在的珞瑛阁。珞瑛阁在千禧宫内的位置有些偏僻,座落在两墙相夹的死角间,采光不足且不说通风也不是很顺畅。我提步踏入阁中,放眼而望,只见悯瑶一人斜靠在榻上,半闭着眼假寐。我行走得有些急,衣裙拂起了地面上堆积的灰尘,烟尘飘浮在鼻尖携了一股陈旧的气味,有些呛人。

我不住微咳了两声。悯瑶闻声睁开眼来,看见我连忙挣扎着起身行礼,我已先一步上前将她按回榻上:“既然身子不爽快,还顾着这些虚礼做什么?先养好了身子要紧。”

悯瑶本还想说些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出来,唇瓣微微翕动着,最后只低低叫了句:“姐姐……”声音弱如浮丝,零碎在昏暗的殿阁中,不辨哀喜。

一时寂然无语,我视线游移着在四周打量起来。这里应是一间阁楼,从构筑上看也算得精巧雅致,只因年久失修,不少地方已有破败的痕迹。室中的摆设倒还好,长窗对面一张雕花美人榻,榻旁摆两只花梨木小几,另有一张八脚实木桌,上铺斜纹回花织锦桌布,桌下摆圆凳数张,门前还有一镂雕蝙蝠福字花架,将室内隔成内外两个部分。

这样的陈设,若是在民间寻常人家看来可以说是上等中的上等了,但若是放在这处处透着豪奢之气皇宫里,又难免显得寒碜。看来悯瑶表面上风光,实际也是处处受人打压,日子并不十分好过。

想到此处,心里不禁轻叹一声,收回视线,最后将目光转到悯瑶仍是平坦的小腹上,笑问道:“那可真是有动静了?”

悯瑶有些怔愣地点头,许久才怯怯道:“太医说……说是有一个多月了。”

我点点头,一时竟再也找不到话可说。二人便这样默然干坐着,窗外有风吹进来,吹得窗扉摇摆,咯吱作响,声音粗嘎难听。

竟是从何时起,我们已开始相对无言了?

我不忍再往下想,于是道:“我也不多留了,你且休息罢,我改日再来看你。”

方移步要走,却被悯瑶攥住了一角衣袖。我讶然回头,这是我第一次发现悯瑶的目光是那样凄惶无助,泪水在她眼眶里打转,仿佛即刻间便要扑簌簌地落下来。

我不由怔了一怔:“妹妹可还有什么事吗?”

悯瑶哽咽着,带了哭腔,本就苍白的脸现在更显憔悴支离:“姐姐,你可是怨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