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十三章 咫尺陌路,更隔蓬山远(12)(岔岔不平)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188 2017-04-17 16:16:47

  我顿一顿,思虑一转,又吩咐尚香道:“如今瑶贵人身子不大方便,平日里也难免事多繁杂了些,就这点子人手哪够使唤?明儿替本宫给内务府传个话,就说指几个老实稳当的宫女来伺候瑶贵人的起居。”

尚香点头应了。我又瞥了话秋一眼,她感受到我的目光,浑身上下一个哆嗦。望着她已失却血色的脸,我满意地一笑,搭上尚香伸过来的手径自跨出殿门,留下一殿已吓得面色惨白的宫女太监。

出了千禧宫,尚香凑近我耳边不解道:“小姐又何必为了瑶贵人淌这趟浑水,倒白白生出这样多事来?”

我举起衣袖遮挡住迎面而来的刺目阳光,淡淡道:“反正也不是什么很难办的事,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何乐而不为呢?”说到这,又不禁叹了口气,“况且,悯瑶也着实可怜,连话秋这样的宫女都欺凌到她头上去了。我瞧她这日子过得挺难的,只是她自己又不敢向外说。”

“就她还日子不好过?我倒看她挺风光的。”尚香跷了跷嘴,有些不满道,“若不是她,皇上昨晚就不会走了,你现在还帮她,真是便宜她了。”

我摇头道:“话也不能这么说,姐妹间互相扶持总是应该的。”

“我有说错吗?”尚香仍旧喋喋不休道,“你当她姐妹,她就当你姐妹了?如今你给她雪中送炭,你能保证将来她不会对你落井下石?”

我面上一冷,打断她:“不要再说了。”

偶然间有阵风吹来,吹动身后千禧宫的朱色门扇微微开合,发出沉浑低厚的声响,在宫前空阔幽寂的宫道间回荡,和风沙刮过地面的细碎杂音交错在一起,顺着宫道两侧的围墙传向看不见的尽头。那声声沉响锤在心上,心口仿佛是压了千斤重的巨石,使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一抹低叹悠转逸出,我回首而望,穿过门扇间的四方格子,唯见楼台殿阁各抱地势,重叠相连,檐廊曲折,缦回转绕至宫殿深处,无知所踪。日影映西壁,投下一道暖色,可这暖光照不到的地方还有多少幽冷阴暗的角落,就不得人知了。

悯瑶啊悯瑶,我能做的,都帮你做了,只是但愿,你不要让我失望。

我抬眼看一看天色,离摆午膳的时间还早,见千禧宫边上有一座园子,便将辇轿先遣了回去,只留了尚香在身侧,于园中漫步散心。

园子并不大,也许是地处偏僻的缘故,平日里鲜有人烟。园中植有不少花木,举目而望,可见满园芬芳锦绣盛开,玉簪、桔梗、半支莲、凌霄、昙花、山丹,姹紫嫣红绮叠成片,经过花径两侧的葱茏绿影一衬,更显纷丽多姿,各具所殊。

我沿花径徐步走着,一时贪看住了,便多行了会,再抬头看时,日头已到挪到头顶了。正午的艳阳高照,滚滚热浪扑面而来,灼得我的面颊隐隐生疼。我忙抽出一方帕子抚住脸颊,复又前行了几步,汗水渐渐浸湿了里衣,更觉热意难耐。然更不幸的是我今日所穿戴之物虽是华贵不可方物,但极是繁琐厚重,如此一来,我顿觉胸闷气短,眼晕耳鸣。

尚香见状,忙扶我至阴凉处,忽见旁侧有一小亭,便又扶我进那亭中乘凉小歇。眼见着这时候徒步回去是不可能了,尚香提议道:“要不小姐在这里等一阵,我去传辇轿和华盖伞过来?”

我心想也只有这样办了,便点点头道:“好,你去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