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第十三章 咫尺陌路,更隔蓬山远(15)(逃离)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1014 2017-04-17 16:27:42

  “走?”我一时怔然,“去哪?”

“去哪都好。”他上前来握住我的手,切切道,“只要离开这里,离开这个皇宫,从今往后再也没有人能妨碍我们,再也不会有人将我们分开了。”

“你放得下吗?”我忽地轻笑出声,“放弃你皇子的尊贵身份,放弃皇宫里锦衣荣华的生活,放弃你一直祈盼的皇位,却要和我一起去众叛亲离?”

“名位权贵,不过世间浮华幻影,何须留恋?”

我顿一顿,无力地叹道:“那么,即使是走了,我们又能走到哪里去?”

“天大地大,何处不可去了?挣脱这个皇宫的羁绊,我们可以尽情纵马四方,游遍山川,览尽这世间最美的景致。”他用盈满期待的眼神看定我,语气里尽是恳切,“若是有一天你走累了,我们便找个地方安顿下来,从此隐居山林,白头偕老。”

他的话语如细密雨丝交错编织而成的旖旎梦境,虚幻缥缈,却也易被疾风吹得碎乱。我将手自他掌心生生抽离出来,那种仿若相连的皮肉被撕裂的感觉,如哀凉浸透了心。

“是你想得太美好了。”我退了几步,用淡漠的语气道,“就算是走了,离开了这座皇宫,然而心中的那道羁绊,是永远也逃不开的。也许我们刚开始会感到自由带来的愉悦,但随着时日的渐长,当我们不得不面对许多不尽如人意的事时,那些愉悦感便会渐渐被恼恨所替代。最终,我们逃得了身,却逃不了心,我们都会后悔的。”

他的眼底有悲痛的狂潮:“你不相信我?”

“不是不相信,只是世间万物,变化莫测,往后会遇上什么,谁也无从得知。”我狠狠掐着手心,仿佛指甲嵌入掌心的凌厉痛楚能将我心头撕裂般的疼痛转移,“就如我们,错过了便是错过了。花开终须落,月明亦有缺,如是而已。”

“错过,只因未把握住时机。既然已知错过的缘由,又为何还要在这错中不自醒?另寻他径,何尝不是另一片天空?”

“可是我已经累了。”我凄涩一笑,怅然唏嘘道,“‘春未来时先借问,恨晚开迟,早又飘零近。今岁花期消息定,只愁风雨无准信。’春天尚未到时,热切地期许花开,花开晚时,心中就焦灼恼恨,花开早了,又担心它是匆匆一现便凋零。如此一来,便常心恐风雨作阻,花期未能如人意,徒添了人忧愁烦恼。”

他用眼神迫牢我,追问道:“若是花期常在,不用因为花期不定而忧愁烦恼,你也不愿拥得这纷花满怀了吗?”

“世上开不出那样的花。”我转过头去避开他如炬的目光,定一定乱如麻绪的心神,冷然道,“与其留着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倒不如此刻便断了念想,没了念想,就不必担心有梦碎的一天了。不再期盼花开,亦不用担心花落。”

他摇头,打断我:“只要心存芬芳,何处不见花海成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