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当复归来,尊上大人别着急

第五十二章 你见到她了

生当复归来,尊上大人别着急 猫肚儿 2047 2019-05-16 15:55:59

  “你们这是干嘛呢?怎么气氛这么紧张……”

  “主上,你去哪了啊?我来给您检查身体了。”

  就在几个人马上就要刀剑相向的时候,夜语从门口走进来,就像她只是出去遛弯了那么平常。

  虽然诧异,但屋里的几个人也都没有说什么,只有脑子缺根线的风残还大大咧咧的,直接拉过夜语来就给她诊脉。

  “主上,身体一切如常,不用担心。”

  听风残说出这些话,夜语也只能苦笑。一切如常……不过转念想想,如常可能已经是现在最好的状况了吧。

  屋子几个人都在这杵着,看起来怪怪的。

  “姑姑什么时候来的?叔父也来了啊?怎么都在这站着,来客厅坐啊,夕烨去沏茶来。”

  说完率先向客厅走去,留下身后的人们面面相觑,她这个样子……怎么好像完全不记得刚刚发生过什么一样?

  虽然末途她没有见到,可是刚刚明明已经和末艾打过招呼了呀。而且,她经过陌易寒的时候,没有一丝犹疑,眼神也没有半分停留。对于末夜语来说,这一点都不科学。

  夕烨虽然看出来他们都有点古怪,但是好在主上没出什么事,也就乖乖去沏茶,不理这一群人。

  末途似乎想起了什么,一个快步冲到夜语身边,拉住她的手腕。

  “你是不是见过她了,是不是?”

  疯狂的样子是夕烨没有见过的,赶紧扔掉手里的茶具来护驾,不过被风残抢先了一步。

  “先生,你这是做什么?!”

  使劲掰开末途攥着夜语的手,挡在夜语前面,一脸气愤的盯着末途。

  “先生向来以礼节为重,今日怎么这样?即便您是主上的长辈,也不能失了君臣之礼。何况如此粗鲁对待主上,你……”

  一张小嘴吧嗒吧嗒说个没完,但似乎并不能引起末途的注意,他依然只是一味地盯着夜语。重复这句话。

  “你见过她了是不是?你是不是已经见过她了?”

  夜语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风残的后脑勺也感觉很无奈,拍拍她的肩膀,轻轻把她拉到一旁,夕烨立刻有眼力见的拉住风残。她好像还要说些什么,被夜语一个眼神喝退。

  回头看看末途,又看看已经走过来的其他几人,并不言语,而是径直走到沙发上坐下。等到其他人也都坐定,这才看向末途。

  “叔父说的她,是谁?”

  端着夕烨重新沏好的茶,不动声色的看着末途,

  “她……她……”

  他一时语塞,似乎碍于什么不能明说,眼神先是看了看末艾,而后又瞟了一眼微生伊哲,

  “阿语,你只要知道,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

  “哦?……”

  知道夜语不会松口,末途也不再做过多的追问,留下这一句话就转身离开。只是末艾听完之后对着他的背影冷笑一声,也走了。这让她有一点摸不着头脑。姑姑到底是干嘛来的。

  起身挥挥手招呼风残过来,就要上楼。

  “微生,我的卧室被你拆了,我就住楼上那间了,他们几个你看着办。”

  自顾自的选了中意的房间,又让他安排夕烨几个的住处,

  “阿语……我……你……”

  一直被忽略掉的陌易寒想要开口说点什么,却又好像无从谈起,

  “啊,对了,还有兄长。”

  夜语这是才像是刚想起来还有陌易寒的存在似的,从已经走到一半的楼梯上停下来,身子都不转的说

  “兄长的事以后再说吧,我今天累了。”

  说完就由风残陪着,回到房间去了。留下客厅里,微生伊哲和夕烨大眼瞪小眼,谁看谁都不顺眼。倒是陌易寒很安静的在发呆。

  “微生殿下,你私自带主上下界的事,是不是应该和我这个侍卫长好好谈谈?”

  夕烨咬牙切齿的看着微生伊哲,一脸怒气根本掩藏不住。

  “你这话就说错了,向来都是主子管着奴才,什么时候轮到奴才管主子了?侍卫长这是不把你家尊主放在眼里吗?”

  微生伊哲现在好像心情很好,轻笑着反驳几句逗逗这只“忠犬”。

  “主上若是被小人蒙骗,才是做下属的失职。”

  “出去打一架吧!”

  “啊?”

  “啊?”

  你一言我一语的两个人突然被陌易寒打断,都疑惑的看向他,他正向着门外走,可能觉得他这个主意不错,两个人也互相冷哼一声出了门。

  刚到花园的两个人被早一步到的陌易寒突袭,三个人没有一丝犹豫的开始战斗,一下子就打成一片。没有人动用灵力,更没有人使用武器,三个人所有的情绪都被灌进拳头里,使劲的向其他人挥去。院子里的花花草草,桌椅板凳一下子成了被殃及的池鱼,变得破烂不堪。

  几个人打得正酣,就听见头顶有人大喊。

  “主上说你们几个好烦哦!!!打扰她休息了。”

  只这一声,就让三个人都努力克制住了自己的拳头。二楼的一个窗口正开着,风残的头从窗子探出来,正看着楼下。

  直到看见他们都向着不同的方向分开了,这才缩回头,站到末夜语的身边。看她一直皱着眉头,似乎有什么烦心的事。

  “主上?我已经让他们都走了,不会烦着你的。”

  夜语回过神来看看风残,不置一词。

  “主上,是我话太多吵到你了吗?那我不说话了。”

  说着还捂住了自己的嘴,用力的让夜语都怕她会把自己捂死。只好伸手把她的手拿下来,又拍拍她的头,拉她跪坐在自己身边的地上。

  “风残,找了这么多年的人见到了,我应该高兴的对吧?”

  “嗯嗯嗯”

  风残不张嘴,只是止不住的点头。

  “可是,我现在……不仅没有喜悦的感觉,反而觉得很多事都看不透了。她们每个人都有太多事瞒着我,这让我……也不知道我来人界,到底是对还是错。”

  攥着的拳头就在嘴边,食指弯曲着放到了牙齿中间,越咬越用力。风残见此也没有动作,她知道,这时的主上心里很乱,在尽力的思考。咬食指的第二个骨节,是她苦思无果时的习惯动作。

  “主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