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52、身份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1229 2016-11-12 13:58:24

  “婉兮~”

隔窗传来语琴的轻唤。

婉兮这才红了脸,赶紧推开傅恒。她回头应道:“来了!”

傅恒倒没什么,只是笑笑说:“待会儿我送你去长春宫。我先到门外,你收拾好了就来。”

婉兮忍不住抓一下他手臂:“……你等等。门内是陆姐姐,与我情同姐妹。”

傅恒却只凝视着她,并未抬头看向窗口:“还是不见了。她是秀女,我是外臣,今日我进这院子已是又犯了规矩,是怎么都不能见那位的面的。”

婉兮这才回想起在御花园时,他与娴妃说话的时候也一径小心地垂着头,不看向娴妃,也不看向避在廊檐下的秀女们。

宫里的男女之别原来这样严,婉兮叹了口气,便也点头:“好。我去去就来。”

一转身,傅恒已然轻衣而出。

.

婉兮进了门,语琴已是一把抓住:“我听出来了,是上回那位九爷。听闻他平安,我也高兴。只是……这是宫里,你是宫内使女,你怎可与九爷拥在一处?我倒无妨——可你忘了,这里隔墙有眼。”

以凤格为首,那一大片刺绣排位高于婉兮的秀女都正自看婉兮不顺眼,这若被看见在宫里与男子相拥,这便是祸及九族的大罪!

婉兮也怔了,随即红了脸而笑:“是了,姐姐教训得对。可是姐姐也误会了,他是我哥哥!”

语琴也诧异:“怎么说?”

说来话长,婉兮只能简单解释:“因我们小名里都有个九,于是便以兄妹相称。”

语琴这才点头:“怨不得上回他豁出命去救咱们。”

语琴说罢垂头沉吟:“可是你想过没有,他究竟是什么身份?上次在御花园,他进得去,而且对娴妃娘娘并无惧色;此时又是,这可是内务府辖下的院落,他一个男子怎能随意出入?”

当日在御花园内,傅恒谨守规矩,与娴妃唇枪舌剑时都是压低了声音,故此语琴和婉兮并未听清傅恒话中提及的“皇后亲弟”。

婉兮也垂下头去:“姐姐说的是。”

便如方才,他还说要亲自送她去长春宫……那是皇后中宫,他一个男子,如何进得?

“我想……许是因为四爷的缘故。”婉兮琢磨着,不经意又提到四爷,心口便又是一痛。她努力笑笑:“我也刚听说,他四哥是个侯爷。那他兴许出身仕宦家族,蒙祖荫被授了侍卫吧。”

她再回想他服色:“他穿石青常服,未见补子,不好分辨品级。不过既然为侍卫,便定是亲贵大臣的子弟。民人白丁皆无此资格。”

语琴便是点头:“既然是世家子弟,兴许凭借家世倒有这样大的胆子,这便也说得通。婉兮,你在宫里能结识这样的人,对你也是一重倚仗。”

终于放下了这头的心,语琴便瞟着婉兮偷笑:“……勋贵子弟,还哥哥,肯豁出命去救你。我怎么瞧出戏文里的故事来了呢?”

婉兮红了脸一跺脚:“姐姐!若要说嘴,我自然也说得——不管他是什么勋贵子弟,又怎比得上姐姐将来要伺候皇上呢?”

两姐妹一时说说笑笑,便也觉这一天的乌云散去了大半。这红墙里的命运,既然已经无法挣脱,便两人相扶相靠,尽力让它好过些吧。

.

婉兮告别了语琴,挽了包袱,出门与傅恒会和。

傅恒接过包袱,便眼含轻笑。

婉兮被他笑得没头没脑,便前后瞧了一眼,见这宫墙夹道里并无别人,才踩了他脚一记:“你笑什么?”

他扬扬眉:“是觉得此情此景与某事相像。”

婉兮探头盯着他:“什么事?”

他努力忍着笑:“我可不敢说。我若说了,你又该恼了。”

miss_苏

再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