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53、别怕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1239 2016-11-12 15:46:19

  进宫这些天来,今儿是婉兮正正经经松半口气下来,心境难得,她便扬了扬脸:“你自管说,我不跟你翻脸就是。”

傅恒却缓缓收了笑谑,偏首来一双眼黑白分明地郑重凝视着她。

“就像是……姑娘出阁。”

姑娘出门子,小女婿等在门外头,接过包袱,从此她再不是那门里人,成了他的人。

婉兮一怔,一张脸登时便热了起来,举拳佯打:“哎,你真是!”

他笑着躲闪:“你说了不翻脸的。”

两个人一路小心吵嘴说笑,便也觉着两道红墙圈起来的夹道不再那么窒闷和漫长。

笑过一阵,婉兮正色下来,冲他撅了撅嘴:“还说当我是妹妹,却原来什么都瞒着我。明明是御前侍卫,却要扮作什么江南公子;分明是官差在身前去调查旗地买卖,却说什么要在京师左近买房置地……”

傅恒自知理亏,伸手扯住她手腕,扶她站定。然后他绕到她面前去,正正经经长揖到地:“是我错了,对不住妹妹了。”

婉兮也知道他彼时并非有意欺瞒,只是公务在身不便直说,便也侧身一笑,躲开他这个礼去,哼了一声:“侍卫大人的礼,我一个宫内使女可不敢当。”

傅恒起身,无奈只得笑,上前又去抓她的手:“再说什么身份不身份的劳什子!九儿,我跟你之间,什么都不许隔着,你也别再说这些身份高低的话来。”

婉兮心下燠暖,便也轻点臻首:“我知道了。我再也不敢了,九哥哥~”

再向前去就是皇后的长春宫了。

长春宫位于西六宫,距离皇帝的养心殿也极近,守卫便更加森严起来。就连傅恒也收尽了笑谑,肃身而行。婉兮的心便也不由得跟着一起抽紧。

还只是在宫墙夹道,便已如此,等入了长春宫,到了皇后身边儿,那又该是何等的天地?

傅恒仿佛已听到她心内嘀咕,肃身走着,却忽然回过头来,向她灿烂一笑。

“别怕。”

婉兮便也笑了,冲他认真点点头。

.

到了长春宫近前,她忙跟上去与他小声说:“你就送到这儿吧。这是皇后寝宫,你不可再造次。”

话音未落,却见宫门前已是走出个上了旗头的宫女来,看那衣着装扮当是皇后身边的头等女子。

婉兮小心吸一口气:“我跟那位姑姑进去就是了。”

傅恒看她小心翼翼的模样,便忍不住微笑:“……我说送你,便必定一直送到尽头。我还没怕,你就放下心吧。”

正说着话,那宫女早远远朝傅恒蹲下安来:“奴才请九爷的安。”

婉兮这才愣了。

傅恒朝婉兮眨眨眼:“原本还想逗逗你的,不过看在你真是紧张的份儿上,现在就告诉你吧:主子娘娘是我亲姐,我求了姐姐,这才将你要进长春宫里。姐姐已然答应我,会好好待你,你放心就是。”

婉兮惊得腿都一软。

心下翻滚过那四爷的身份——侯爷,是了,原来是承恩侯。她此前竟然没联想到。

.

傅恒走到那官女子面前,温煦而笑:“献春,看样子主子娘娘是将她交给你了。”

献春是皇后身边仅此与素春、挽春,排名第三的头等宫女。

婉兮便也忙上前行礼:“魏氏婉兮,给献春姐姐请安。”

傅恒顺势抓住婉兮的手,将她送到献春面前:“我也将她托付给你了。”

献春便笑了,又朝傅恒蹲了个礼:“九爷何必跟奴才这样客气?奴才是府里的家下女子,九爷也是奴才的主子。”

献春眉眼柔和,见了婉兮便赶忙扶起:“姑娘切勿多礼。姑娘是九爷托付的人,主子娘娘也几次嘱咐要善待,姑娘自放宽心就是。”

miss_苏

还有啊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