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54、认主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1210 2016-11-12 17:10:38

  傅恒和献春一同引婉兮进长春宫。

婉兮不敢明目张胆东张西望,只悄然打量。只见这座宫殿黄瓦覆顶,前出廊。正殿正中的明间开门,隔扇风门,竹纹裙板。而明间左右的次间和梢间均为槛窗,步步锦的支窗。

窗格子繁复炫丽不说,婉兮最是盯着窗上镶着的玻璃瞧。一边瞧还一边在心里数着数:一扇,两扇;一间房,两间房。

傅恒回头轻轻吓了她一下:“看什么呢?”

婉兮被捉住,脸便有些红,小声说:“这满镶了玻璃的窗,我还是头一回看见。我家窗子也就中间儿一块窗格子上舍得镶玻璃……听闻满镶两扇窗子的价钱,便可买一间屋子了。这么多扇窗子,都够买几进的宅院了。”

傅恒乐:“宫里也就养心殿和长春宫、太后的寿康宫最先满镶了玻璃。”

婉兮悄悄说:“皇上……真是十分爱重皇后娘娘。”

傅恒扯扯她衣袖:“你喜欢?赶明儿我定也给你的屋子满镶上玻璃……”

.

说着话已是到了正殿前。婉兮深吸一口气,这才随着献春走进正殿。

正殿明间设地坪宝座,左右都是大红门,上罩毗卢顶,将明间与左右次间隔开。

只听献春先进去通禀,语声隐隐约约,却是清澈宁静,越发显得这皇后中宫尊贵宁和。

少顷献春这才引着婉兮进了西暖阁,在旁引导婉兮如何行礼。

幸好婉兮是出自内务府世家的女子,阿玛本在内务府当差,于是这宫里的规矩事先早已略有修习。婉兮端端正正地给皇后跪安,深深垂首,只能看见皇后明黄缎子上彩绣金凤的旗鞋,却不敢抬头去看皇后的面容。

“奴才魏氏婉兮叩请主子娘娘万福金安……”三拜三肃九叩,上身纹丝不动;抚鬓抬首,依旧目视地面,并不抬眸。

只听上头端然却不失温柔地一笑:“看这请安的姿态,就是个端庄得体的好姑娘。”

“那是自然!”傅恒不知何时已经跟着一起进来,凑过来一脸的笑。

皇后无奈地用手串砸了他一记:“女子认主儿,这是大礼,不许你没规矩!”

傅恒柔和一笑,这才肃手侧立在一旁。

皇后眼角含着点点笑意:“我记得你签牌上的名儿叫婉兮,傅恒又说你小名叫九儿。”

婉兮忙答:“主子娘娘说的是。”

旁边的素春也客气地陪着笑:“咱们宫里的名字里都有个‘春’,主子可给魏姑娘换个什么名儿才好?”

傅恒又抢先道:“什么也别改!九儿这名字已好极了。”

皇后微微扬了扬眉,转过头去细细看了弟弟一样,幽幽叹了口气:“我也觉着现在的名字已是甚好,就不必改了。”

“太好了,谢主子娘娘恩典!”傅恒走过来一起行大礼。

因都是皇后母家一起陪嫁过来的家下女子,此时当着傅恒,素春便也不见外,低低地笑:“九爷这是怎么了,这么急着一起向皇后主子行礼?”

这样一说,傅恒便也脸红了。

皇后也只得叹了口气:“都起来吧。”

皇后著献春带着婉兮去安排下处,眼见着弟弟是一直扭头盯着婉兮的身影看不见了才收回目光来,她心下不由一阵一阵的刺痛。

可是却又什么都不能说。

傅恒收回目光,便又朝皇后行礼:“姐姐将九儿挑进长春宫来,弟弟谢姐姐成全!”

皇后缓缓抬起头,望向窗外点点暗下来的天色:“人在我这儿,你尽管放心。不过你却不可为了这个人,频频进宫。你从前是三天来请安一次,以后也不准为了她,每天都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