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57、太后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1224 2016-11-13 14:38:42

  少时膳桌摆上来,皇后亲自执箸,左手端盘,在地上绕着膳桌走动,看太后的眼色替太后夹菜。

给太后的早膳,多有软糯的粥和饽饽,太后也喜欢吃这些。皇后便转到饽饽处,偏一眼就瞧见了桂花糖新栗子面儿的饽饽。

她略一犹豫,金镶银的筷子便从那饽饽上擦过去,并未进给太后。

太后胃口浅,不多时已是用妥了。太后满意地笑笑:“便不必撤下,皇后便坐下用吧。”

皇后这才放下盘箸,蹲身谢恩:“儿臣谢皇额娘赏克食。”

.

往常太后若叫皇后留下用膳,为免让皇后拘礼,太后一般会避到另室去。可是今儿,太后却端坐未动。

太后要了一袋水烟。精致的纯金嵌八宝的水烟袋捧在掌心,烟嘴是满翠的翡翠,金与碧翠相映,格外生动好看。

皇后知道太后的性子,既用翡翠烟嘴的,那烟袋里盛的水必是薄荷甘草叶泡出的,吸过后可清热降躁。

太后缓缓吸了一口:“你用你的,咱们娘俩儿就在这说说话。”

太后既这样说,太后身边的老宫女安寿点完了烟,便也含笑向皇后福了福身,退出去,将门带上。

皇后便知道太后有要紧的事说,自然也没了用膳的胃口。

“儿臣伏聆皇额娘教诲。”

太后又吸了口烟才说:“听闻这回内务府选秀,出了不少的动静。”

皇后忙起身:“此次内务府选秀,儿臣独撑大局,难免力有难逮。不似有皇额娘和皇上同镇大局……”

太后便也笑了:“你不必如此自谦。我是想着,这次不过是内务府的选秀,没什么要紧的,便不去了;皇帝也是国务缠身,不去也是有的。”

皇后柔顺笑答:“实则倒没什么大事,不过是有个秀女在顺贞门的门槛上绊倒了……”

太后倒淡淡垂眸:“那也是有的。那帮孩子大半夜的就等在神武门外头,天亮了才进顺贞门选看,空着肚子又束手束脚,顺贞门的门槛又那样高。”

皇后心下一动:“那皇额娘说的是……?”

太后搁下烟袋,抬起眼来:“我说的是那个汉女。”

.

皇后心下又一个翻涌,连忙俯身:“都是儿臣不孝,未曾事先禀明太后。”

皇后摇摇头:“我的儿,你不必什么都替皇帝兜着!你是贤妇,我都知道,可是这件事又岂能是你所安排,那都是皇帝自己的心眼儿罢了。”

皇后只能深蹲于地,不敢随便回话。

太后深深叹一口气:“我啊,也想念我那早去的孙儿永琏了……如果他还在,皇帝江山有继,我便懒得过问皇帝后宫的事。想要几个汉女,都凭皇帝去,我这当额娘的,难道还不想叫自己儿子高兴么?”

“再说后宫里有汉女有不是什么稀罕的事,康熙爷宫里有,先帝宫里同样有;纯妃不就是先帝指进皇帝潜邸里的么,没什么大不了。”

太后说罢,眸光忽地一转:“可是现时,永琏已不在了,所有的情形便不得不另做计较。”

皇后小心提一口气。

太后道:“如今皇帝身边有三个阿哥。大阿哥永璜的额娘哲妃身份低微,潜邸时不过是个格格,又去得早;三阿哥永璋为纯妃所出,四阿哥永珹为嘉嫔所出……大阿哥虽然出自满洲格格,可是额娘已不在,若论子以母贵,如何是三阿哥和四阿哥的对手。”

“可那两个生母一个原本是汉女,一个是高丽佐领的包衣啊,你看他们可承大统么?”

皇后一惊。

“皇帝不想着皇嗣的事,没的又纳个汉女进来,这是想干什么?!”晨光终明,太后却脸色阴沉似水。

miss_苏

谢谢亲们的红包哈,破费啦~~稍后还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