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73、归心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1080 2016-11-16 16:06:12

  房门处,竟然是一身石青色箭袖的傅恒。

婉兮本就爱看他穿蓝,虽然官袍和常服褂本就不分职分都是青蓝色,便是皇上与宗室也一样……可婉兮就是觉着傅恒穿上最好看。

她脸颊一热,赶紧奔过去:“怎么是你回来了?!”

她求他设法去江南弄新鲜的通草,他便当真特地轮空了侍值,特地为她乘船南下去了。本以为怎么也要十天半月,这才几天,竟然回来了!

他倒大方,伸手径直托住她手肘,上上下下地打量她。仿佛这一走不是几天,而是数年。

“我归心似箭,自然要早早回来。”

船夫都埋怨他昼夜赶路,叫他们都不得安歇。他花了银子,说了好话,只说一定要在重阳之前赶回京师来。

他的话虽然没明白说出来,婉兮却也心下一暖,已是懂了。

她是九儿,他是小九,没人比他将她重九的生辰记得更清楚。

她低垂粉颈:“……我也没想到你这么早回来,答应你的荷包,我还差几针。”

他心底便登时蓄满柳絮一般的欢喜。那么轻盈,那么柔软,却又飞扬似梦,占满了他全部的心。

“不急,你慢慢绣。”他捉着她手肘,垂首认真看她:“……实则也是巧了,我在半路正好遇见江宁织造北上进贡的船,船上正好运的都是新鲜的通草。想来该是重阳宫宴做盆花与宴花用的。”

婉兮听了轻勾菱唇:“……你不必说这些,我知道你是想叫我不必谢你。可是我心下如何不明白,贡品又是谁都敢取的?你还是为我才取用了贡品,是为我才担了这么大的干系。”

他便暗暗压下一声叹息。满足的叹息。

他的九儿,什么话都不用他说,便已是明白。

他忍不住又向她凑近了些,伏在她耳边呢哝:“通草……我拣最好的已经送进长春宫里来了。回头你跟献春到库房里去拿就是。”

他的呼吸轻轻浅浅,却温温暖暖地落在她颈侧,叫她浑身去了一阵颤栗。

她小心吸气,不叫脸红过耳:“……多谢九爷。”

他佯怒,将她手肘攥得更紧了些:“又来!”

她心跳得厉害,却又挣不开,只得含羞叫了声:“……九哥哥。”

他这才满意了,卸去力道,手却还在她手肘上。趁势帮她揉了揉:“这还差不多。”

外头来来往往都是人,脚步声杂沓,宛如空中扑簌簌落下的尘埃。

婉兮深吸口气:“九爷该走了。”

每回傅恒进了她屋里便不想离开,今儿就连念春都跟她就这个说笑了,她不得不小心着。这里终究是长春宫,她自己终究还是选秀进来的官女子,若传出什么去,自己倒还罢了,只是怕会拖累了傅恒。

她隐约知道,他因从蓝翎侍卫直接擢升至头等侍卫,此时已是风口浪尖上,若再出了与宫内女子私相授受的话来,那岂不是要害了他。

傅恒面上也一点一点谨肃下来,松了手,却还是直直盯着她看,舍不得眨眼。

“……三天后就是重阳,届时我会再设法进宫来。”

婉兮咬咬唇:“好。三天后,给你的荷包也该绣好了,到时候你来拿吧。”

傅恒这才展颜一笑:“我真等不及了!”

miss_苏

既然乃们爱听——咳咳,还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