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

第一卷 时光掩埋的秘密 第18章 有话直说

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 吉祥夜 921 2016-11-11 21:24:38

  “不行!我得走了!”她心里不太安宁,手机一收就起身要走。

“十三!”他出口叫住她,言语间有些急。

“嗯?”她边走边问,甚至没有停下脚步,走到玄关处穿鞋。

他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灯光下,看着她低垂下头,一缕头发垂下来,脖子处白皙细腻的肌肤在灯光下泛着温润的光。

她伸手将那屡头发拢至脑后,没听见他的声音,颇为诧异,转头再问,“怎么不说话了?”

“我……”他坐在背光处,眼里的意味晦暗不明,“那个,明天值班吗?”

“不值,休息,怎么了?”

“段扬啊,明天出院,一起去接他。”

“行啊!”段扬是和她一起从派出所来的,很熟的关系,只不过她去了警犬大队,段扬留下了,“明天走的时候叫我吧!”

然后,他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她走了,轻轻的关门声震碎了她背影后的寂静,卡啦一声,好似钝器划过玻璃,划得人心里也卡啦一声响。

他拿起啤酒瓶喝了一口,满桌吃的再也没动一口。

萧伊然走到外面刚要上车,迎面开过来另一辆车,也在宁时谦家门口停下来,车里下来的人是严庄,宁时谦的大伯母。

“宁伯母。”萧伊然礼貌地打招呼。

严庄眼睛一亮,又暗淡下去,“伊然啊!来找你四哥玩儿?”

“……”呃,大家伙儿都还把她当小孩子呢,成天找宁时谦玩……

严庄看了眼透出灯光来的玻璃窗,把萧伊然拉到一旁轻声问,“伊然,平时你们也忙,老找不到人,现在有时间没有,陪伯母喝点东西?”

“好……啊……”萧伊然感觉严庄应该是会找她谈订婚的事,有点儿头疼,难道宁小四同学还没跟家里说清楚?

严庄领着她去了小区的咖啡厅,打量着她,欲言又止,叹气。

萧伊然是有思想准备的,反而主动道,“宁伯母,您有话就直说吧。”

严庄便道,“伊然,那伯母就直说了啊!我们本来以为你和时谦是最适合的一对了,没想到……哎,这事儿竟然没能成!”

萧伊然放下心来,笑道,“宁伯母,我跟四哥那不是哥们吗?”

严庄听了,有些痛心的表情,“伊然,时谦从小到大就只跟你一个女孩子玩,你还说跟他处成了哥们,哎,我这心里……”她顿了顿,“伊然,时谦母亲去世得早,从小也没个人好好疼他,我虽然是他的长伯母,但终究还是有很多地方监管不到。他们父子俩都是让人操心的!多少年了,给他爸做了不知多少工作找个女人照料他,照料孩子,他也是不听!”

萧伊然听得糊涂了,“所以,伯母,您原来是想给宁四伯做媒啊……”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