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

第一卷 时光掩埋的秘密 第84章

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 吉祥夜 850 2017-01-18 01:23:14

  宁时谦陷入沉思,段扬也愣了半天,这个推理打死他也推不出来!合着这当警察的破个案,还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博古通今琴棋书画,不然可怎么破得出来?

“宁队,我算是服你了!”段扬终于憋出一句话,“有什么是你不懂的?”宁队年纪比自己还小那么一丢丢,却这么优秀。

宁时谦摇摇头,“凑巧懂而已,我母亲,是画家。”

对母亲的印象也只剩这个标签了——画家,还有就是旁人眼里所看到的,形容给他听的:母亲生得极美,娇柔温婉,举手投足当真如仙女一般。大伯母回忆起母亲的音容来,只叹息着说了两个词:海棠春暖,如沐春风。

这样的母亲,完全和父亲不搭调,在一起据说是因为一个很老套的英雄救美的故事,而父亲拥有这样的母亲,真真如获至宝,放在心尖尖上,捧在手心心里。

只是太遗憾,再如何珍惜,母亲还是离老头而去了。

老头说,母亲太好,所以老天嫉妒了。

天妒红颜,就是这样。

母亲走的时候,他还小,也没能从她那里得到多少艺术的熏陶,能懂一点点画,也是因为老头。

老头有空的时候常常在书房一坐就是一个晚上,看母亲留下的书,看她留下的画作。许多的名画鉴赏,上面有母亲的随手记,他就看着那些字发呆。

后来,他也好奇,也想妈妈,趁老头不在的时候他钻书房,也会看看书,看看画。太深奥的他看不懂,也没耐心看,就挑一些画来看,慢慢儿的,竟然也记住了一些名画。

别人的妈妈是妈妈,他的,是一副又一副的画。

段扬是知道他从小没母亲的,一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干脆把话题转回到案子上来,“宁队,可凶手会是徐东吗?”

宁时谦放下风铃,在办公室里走了一个来回,“杀人不外乎是几个动机,为财,为情,为利,为复仇,为灭口,死者一个女孩,没有值得丧命的财,也没跟人有利益之争,看起来也跟人没有仇恨。”

“那为情?或者是知道了什么灭口?”段扬也陷入了沉思。

“当然,也有些案例,这些动机都没有。”宁时谦揉着眉心,“我总有一种错过了什么的感觉,但是一时又想不出到底是什么,一叶障目,挡住了整个世界。”

眼看段扬还在等着他说话,他挥挥手,“今天就到这吧,辛苦你了。”

段扬看看时间,半夜了,忙道,“宁队,你还是回去休息吧,萧……”他是捡着宁时谦刚才的称呼说的,想说,萧伊然警官还在隔壁睡着呢,可又觉得这个称呼异常别扭。

宁时谦点点头,“嗯,你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