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

第一卷 时光掩埋的秘密 第91章

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 吉祥夜 907 2017-01-24 22:57:58

  他继续往下看。

“怎么?案子还是一点眉目也没有?”徐素问。

他皱了皱眉,重重呼气,“不说了,我开会去,都等着我呢!”

徐素摇头叹息,“时谦,查案归查案,你也要悠着点,你看看你脸色有多差!是多少天没好好睡觉了?这样下去可不行!”

“知道了!”宁时谦敷衍地回了一句,匆匆召集人开会去了。

“哎——”徐素还想说点什么,宁时谦人已经不见影儿了,徐素只有再次摇头。

众人很快集中到会议室,宁时谦把检验结果通报出来,“我想听听你们的看法。”

片刻的沉默后,魏未站起来发言了,“我觉得可以锁定目标——老葛。你们看,这是在老葛家的煤渣里找到残屑。”

他拿出了证物袋,“这些是什么东西呢?从没完全燃烧的这几块残屑来看,是衣服。老葛为什么要烧衣服?我认为这是血衣。死者肖潇被割断颈动脉而死,凶手身上必然溅上鲜血,而最重要的是,我们重新去了一次肖潇的家,有了些新发现。”

魏未看了眼宁时谦,某队长正在那凝神听着,长指无声地轻敲着桌面。

他于是继续下去。

他叫来段扬,手里拿着一只笔当凶器,模拟了犯罪现场。

“当时,凶手是这样。”他右胳膊从后面绕住了段扬的脖子,“死者挣扎,凶手被顶到靠墙,这个过程中,刀划伤死者的脖子。”

段扬配合他,将他顶到墙壁。

段扬头往墙壁上一碰,左手的笔在段扬脖子上一划,“凶手第二刀又狠又准,割断死者颈动脉,血溅出来,溅到凶手身上,墙壁上也有。”

他松开段扬,“我们就在墙根的位置发现一根男人的头发。”

他拿起报告,“徐姐这份报告里给了我们三个问题的答案,第一,老葛衣服上的长发不是死者的;第二,煤渣里找到的的确是衣服烧毁后的残屑;第三,才是最关键的,我们在墙根发现的男人的头发,是老葛的。所以,我认为基本可以将老葛纳入嫌疑范围。”

宁时谦在段扬表演的时候就看得很认真,却始终没发表意见,老金却皱着眉提出质疑,“这里面,唯一有怀疑价值的就是老葛的头发,但是,仅仅一根头发能说明问题?葛壮不是说老葛要给孙女修风铃吗?也许是修风铃的时候留下的呢?老葛杀人?动机是什么?作案工具又在哪里?死者的伤口又薄又深,是什么工具能留下这样的伤口?”

“刀啊!死者是做风铃的,她用的刀就很薄很锋利,我们在她家里不是找到好几把这样的刀?凶手随手就能拿到。至于动机,把这件案子和十年前凤城的案子联系起来,杀人未必就需要动机,我甚至觉得,肖潇的死和十年前的杀人案是同一凶手干的。”魏未坐下来,再次看向宁时谦,等着他表态。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