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含生草

第二章 再战东森

含生草 劭君 5404 2017-06-18 15:21:18

  7月6日,周三,常青市最美地标-风之帆,49层,东森集团总部办公大楼,某会议室。

  林子苏和赵恬妞并肩坐着,等候面试,其他面试者们也在窃窃私语,相互交谈询问着。

  几分钟后,会议室进来一位漂亮的女职员,林子苏和赵恬妞很快就发现这女职员正是那条招聘会上收简历的美女专员。

  会议室里安静下来,美女专员自我介绍道:“大家好,我是人事专员王媛媛,各位都是从招聘会现场参加过我们的初试,今天我们是复试。待会面试大家的,将是公司的几位高层领导,所以请大家保持良好的礼仪,不要大声喧哗。请保存好自己手中的排号,我们会依号面试。现在请一号许然跟随我过去,二号陈浩辉准备!”

  许然跟随王媛媛走出了会议室,会议室内谈论起来,纷纷猜测起来会有哪些高层领导。赵恬妞困惑地低声问林子苏:“子苏,刚才王媛媛说今天来的都是复试,可是我们都没有参加初试呀,那天我们是被撵出去的呀?”

  林子苏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便所答非问地道:“也许是因为我说的有道理吧!嘿嘿,也或者是歪打正着了!”

  赵恬妞低笑一声,拍了一下林子苏“要不要这么自恋啊!”,林子苏拍拍她的手:“算了,别想了,想多了也是负担,既来之则安之!”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面试的人一个个离开,直到会议室只剩下林子苏和赵恬妞两人,更加弥漫了紧张的气氛,两个人相对无言了很久。

  这时,王媛媛进来,说道:“21号林子苏、22号赵恬妞,你们跟我来吧!”赵恬妞惊愕问道:“不是都一个一个面试吗,怎么我们可以两个人?”王媛媛不答,只道:“走吧!”

  穿过走廊,王媛媛打开一个房间的门,将请她们进去,随后向房间里的李九一点头示意了一下,这才将房门关上并离开。

  林子苏趁着间歇,打量了一下房间,这应该是间会议室,能容纳二三十人,中间是一张灰色实木会议桌,会议桌的对面有三男三女,其中就有李九一,这时李九一微笑着站起来,道:“林子苏,我们又见面了!”

  林子苏也颔首微笑,李九一从他的右手边开始,一一介绍道:“先给两位介绍一下,从右手边起,第一位是集团一部的戴荣兴副总裁,第二位是集团二部的杨玫副总裁,第三位是集团三部的周琞扬副总裁,第四位是二部下属营销策划中心俞琳徽总经理,第五位是二部下属人事行政中心赵云龙总经理,在下是人事行政中心的招聘经理李九一。”

  林子苏和赵恬妞一一示以敬意,李九一补充道:“东森集团一直都有这样一个机制,凡是复试,集团总裁和三部副总裁,以及应试岗位所属中心的总经理皆要亲自参与,总裁今天因为参加政府的一个会议,所以缺席了。东森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迎接每一位可能入职的伙伴,这既是表达我们的尊重,也是秉承‘公平公正’的企业文化。”

  随后,李九一道:“两位是破格选拔来参加今天的复试,其实最根本的原因是我们对你们勇气的欣赏。但由于两位没有经过招聘会的初试,我们对你们的了解也只是这两份简历,所以,先请两位各自做一下自我介绍,让各位领导认识一下你们!林子苏,你先来吧!”

  林子苏曾经参加过常青大学大学生辩论赛,同时又长期担任学生会宣传部部长,口才和应变在学校时早已是锻炼了出来,又加上今天是有备而来,所以面对这样的情景倒也不怯场,便转身向后面走了几步,这是为了方便对面的高层能够看到完整的自己,随后落落大方地开场介绍:“各位领导好!非常感谢各位领导能给我们参加复试的机会。我是林子苏——”

  “李子苏?”林子苏听到杨玫叫错自己的名字,便微笑着解释道:“不是李子苏,是林子苏,林冲的林,孔子的子,苏东坡的苏。”杨玫点点头,林子苏继续道:“今年21岁,刚刚毕业于常青大学中文系,专业是汉语言文学。大学期间竞选过校学生会主席,不过可惜落选了,后来担任了学生会宣传部部长。同学给我取了一个外号叫‘苏小妹’。”

  对面的赵云龙摸下巴,饶有兴趣。而杨玫则是满面春风一直保持着赞许的微笑,俞琳徽却是冷着个脸,戴荣兴老道沉稳只是倾听,不时会喝上一口水。

  林子苏微笑着巡视了一下他们,最后将目光迎向俞琳徽,继续道:

  “历史上,相传苏小妹是苏东坡的妹妹,人们喜爱她是因为苏小妹的过人才气,可能是因为我会点咬文嚼字的爱好,所以大家才给我取了这样的绰号。虽然如此,但我最喜欢的还是苏小妹能和高人过招的境遇,比如苏东坡、秦少游、佛印、黄山谷等,我想这才是苏小妹能流芳千古的重要原因所在。

  我呢,不敢匹敌苏小妹之才,但却是一个能够接受一切挑战的人,也希望有机会和高人过招。虽然我们并没有任何的工作经验,但对于目前的我们而言,有时候机会大于才能,所以给我们一个支点,有一天我们一样可以撬动千斤。我希望,我们的成长,是从东森开始!谢谢!”林子苏介绍完毕,李九一示意赵恬妞自我介绍。

  俞琳徽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林子苏,对面这个初入社会的清瘦丫头,不施粉黛,面容姣好,满满的胶原蛋白挡不住的青春气息,扎着清爽的马尾,白色的雪纺职业裙装,显得有几分稚嫩,却难掩她出众的端庄娴雅的气质。领口的蝴蝶结自然垂落,多了几分俏皮,口齿伶俐,最关键的是勇敢利落。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丫头竟让自己有一刹那的失神了。

  这厢,赵恬妞确实满脸通红,因为紧张,介绍得有些磕磕巴巴:“……专业也,也是汉,汉语言文学,喜欢文学,写过一些散文。嗯,嗯,我性格就像我的名字,比较安静。来东,东森,让我很意外,也很高兴,如果能,能通过面,面试,加入东森,我一,一定会努力做好。”

  对面的俞琳徽有些不耐烦,皱起了眉头,死盯着她看,似乎觉察到对面并不善意的目光,赵恬妞开始有些站立不安,因此也不敢直视对面的面试官们,嘤嘤嗡嗡地说完了,又看看林子苏,见林子苏露出肯定地微笑,才有些释然,最后补充一句:“谢谢!”

  “这是第一次参加面试吧,是不是有些紧张?”杨玫微笑着问她,声音很温柔。赵恬妞点点头,杨玫和言善语道:“没事,不用紧张,我们都不是老虎,不会把你吃了,你可以把我们当成你的老师或者同学。”

  旁边的面试官也都随之一笑,俞琳徽却在一旁翻了个白眼。杨玫一番安慰,让赵恬妞眼中一热,满怀谢意地看向杨玫,而杨玫向她示以和善的微笑。

  “林子苏,我记得你说过找工作,就像是找对象谈恋爱,那东森集团是你的理想对象吗?”问话的是人事行政中心总经理赵云龙,他这样说是谦虚的说法,但他这样一说,旁边的面试官们都不禁相视而笑。

  赵云龙此一问,林子苏便知他已知晓当日在招聘会现场自己为苏云霞解围的事情了,便道:“不是理想对象,东森集团对我而言更像是初恋情人。”

  这样的说法倒是新鲜,面试官们哈哈一阵笑,只听林子苏道:“因为大学期间,我就十分关注东森集团,而且把进入东森工作,当成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尤其是第一代创始人周亦卿老先生的传奇故事,燕京大学高材生,放弃高校优厚待遇,下海从商,以行动来支持国家抗日事业。新中国成立以后也一直支持祖国百废待兴的建设事业,但因为种种原因,直到改革开放以后,才终于得偿所愿,将东森集团的地产事业部从香港迁回了常青市,用实际行动反哺故乡。老先生用一生的行动诠释了什么是爱,爱国家,爱家人,爱每一个人,这样的拳拳赤子之心,可亲可敬可爱。周亦卿老先生用一生的行动诠释了东森集团的slogan:真诚多一点,爱多一点。一个有爱的企业,值得尊敬,也值得去追求,不对,应该是倒追。”

  戴荣兴听到此不禁身体前倾,道:“小姑娘,这是有备而来啊!”其他人也都欣然而笑。

  李九一接过她的话题说:“既然你说‘一个有爱的企业值得去倒追’,说明你对我们东森还是非常认可的,那为什么招聘会那天你又说‘一个不敢用应届毕业生的公司不是成功的’呢?”

  “虽然如此,但不影响我倒追东森的事实,否则那天我们也不会明知不可而为之,给你们投递简历。那天还与您当众发生争执,但今天还能站在这里,我们有理由相信东森是一个自信和包容的公司。”李九一和赵云龙都不禁相视一笑,好一个口齿伶俐的丫头。

  周琞扬也对她越来越有兴趣,问道:“你倒是对东森信心十足,刚才你讲到了东森的发展历史,我想你应该明白每一个事务都是要与时俱进的。60年多前,东森是为国而生,但是60年后,他又有他新的使命。当下是一个竞争的时代,竞争都是残酷的。你们是刚毕业,还不懂职场的竞争有多激烈,就说个简单的,比如说你所应聘的策划岗位今天就有三个,你是三个之一,你怎么能保证在竞争中脱颖而出,毕竟其他两位可都有至少3年的工作经验?你又如何去应对职场竞争的压力呢?”

  “第一个问题,我无法保证自己一定能够脱颖而出,就像大二时,我参加学生会主席竞选却落选一样,但落选对于我并不意味着失败,相反我找到了更适合自己的位置,那就是文宣工作,为学生会策划活动、写方案,因为如此我才找到了自己的就业方向,那就是做策划工作。

  但,如果当初没有参加竞选的经历,那可能我现在连站在这里的机会都没有了。这算是东成西就吧,相信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在发生着‘东成西就’的事情。谈恋爱还有失败的,更不要说找工作,今天之前,我们已经被拒绝了17次了,不介意多这一次,我们把这个当做经历,不是失败。我对自己唯一有信心的地方就是我对策划的热爱,我相信,兴趣是最好的导师!”

  杨玫赞许地点点头,林子苏又道:“第二个问题,如何应对竞争和压力,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吃——”林子苏话音刚落,大家都不禁笑了起来,就连一直冷着脸的俞琳徽也不禁嗤笑了一声,林子苏旋即笑道:“除了吃,还有一个办法就是跳舞。”

  “你会跳舞?”杨玫问道。林子苏点点头,杨玫不温不火,微笑道:“假如你有这样的一个机会,要和俞琳徽俞总竞争总经理,”俞琳徽正要反唇相讥,杨玫看了她一眼,又笑道:“或者和我们在座的任何一位竞争高位时,你会怎么办?”

  周琞扬蹙紧了眉头,瞥了一眼杨玫。俞琳徽失笑一声,反击道:“哼呵,杨总真会说笑!这个丫头不过是一个菜鸟而已,能不能留下来还是另说呢。”杨玫淡然一笑,并不予驳斥。

  赵云龙忙圆场道:“杨总是想问,你是否有职业规划?”

  “俞总,和在座的各位是前辈,我非常尊重。但我也很喜欢一句话‘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因此对于一切可能的机会,我都会尽一切努力,凭能力争取,不退让不放弃,失败不悔,当选也无愧。当然这个‘将军’不一定非要是高位。”林子苏狡黠一笑,道:“还可以是一套房子啊,我的目标就是3年内在常青市首付买一套房子!”

  林子苏一语即出,众人皆纷纷笑语起来,俞琳徽笑道:“丫头野心挺大,我们这些当上总的,也是七八年媳妇熬成婆,才买了房子,千万不要是眼高手低,这可不是好事!”

  “唉,谁还没有年少轻狂的时候啊,我倒是觉得这个丫头很有灵气很诚实,勇气可嘉,目标也很明确!”戴荣兴赞许道。

  “林子苏,你还有什么想补充的吗?”李九一问道。

  林子苏看了看赵恬妞,拉起她的手,道:“有!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有幸被录取,我希望可以和赵恬妞一起被录取。”林子苏望向赵恬妞,赵恬妞眼睛迷蒙险欲落泪,握着林子苏的手,说不出的五味杂陈。

  面试官们纷纷交头接耳,赵云龙笑道:“你怎么知道你一定会被录取?你又怎么知道赵恬妞不会被录取?”

  “显而易见,你们一直在问我问题,说明对我兴趣很大,但对我的同学却并没有提问。”林子苏十分自信笃定。

  “营销策划中心从来不会养无能的人!”俞琳徽对楚楚可怜的赵恬妞有些反感,话语也变得尖锐起来。

  “你的要求,不是不可以,但多录用一个人,公司就会多一个人的成本——”杨玫不理会俞琳徽投过来的反感眼神,眼睛充满了好奇,便有意试探林子苏。

  “这个简单,把我的工资减半,匀给她,反正我们一定要在一起。”林子苏不惜力争,赵恬妞握紧了她的手,眼泪也不禁地落下来,而对面的面试官谈论还在悄悄进行着。

  这时,赵恬妞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挣开林子苏的手,提高了一个分贝的声音,含泪道:

  “各位领导,我知道因为刚才太紧张而导致语无伦次,没有发挥好,让你们对我的印象也大打折扣。我承认自己的口才并不好,但也并不是俞总所说的那种‘无能的人’。

  大学期间我也发表过三十多篇的散文,文笔也并不差。在学校里也做过校园广播站的记者,广播站的广播稿很多都出自我的手,虽然还达不到公司对文案的要求,但我也很想证明自己,也愿意去学习和努力做到最好!”

  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此时的赵恬妞已经抛却了刚才的紧张,因为她知道,此刻还不争取,可能就真的没有机会了,即便将来因林子苏的缘故进来,也会被人瞧低了。

  林子苏被她的勇气震慑到了,她是那样的忧郁和怯懦,从来都是幕后的那个小作者,从没有勇气站到台前大声说过话,也只有和自己在一起时,她才是那个灵动的女生。

  是的,林子苏一直都把她看作妹妹,去呵护她的柔弱,去呵护她的才华,而她此时的奋力一搏,忽然让林子苏感受到了她内心的那种不可忽视的力量。

  会议室有一刹那的安静,最后还是赵云龙打破了安静:“在看了你的简历后就知道你很有才华,你不擅长演讲,既是你的短板,也是你的长处,文案工作倒是挺适合你。你也不要气馁,今天的面试就先到这里吧!三天内,我们会告知你们结果!我也代表我们公司谢谢你们!”

  林子苏和赵恬妞鞠躬致谢后,便走出了会议室。到得楼下,回望东森集团的办公大楼,这栋有着常青市最美地标美誉的建筑被称作“风之帆”,是东森集团为庆祝香港回归五周年而建,并赶在了2002年7月1日竣工建成。

  之所以取名“风之帆”,也是寓意香港回归一帆风顺。这是东森集团的自持物业。“风之帆”一共有81层,5-50层是写字楼,1-5层和50层以上是国际知名酒店-特斯美国际大酒店,1-5层为酒店宴会,81层为观光层。

  东森集团坐拥48、49、50三层办公场地,作为集团总部办公地,据说50层是一个空中花园,花园的中央是东森集团总裁的办公场地。从“风之帆”顶层俯瞰常青市,看不尽的物华风宝,说不尽的风流情意。

  风之帆,是很多年轻人的梦想职场,林子苏和赵恬妞也不例外。如今,和它的距离只有一个电话的距离,心中不免是一半期待一半失落,两人携手在“风之帆”下的芙蓉湖畔闲庭信步了一个下午,坐在湖畔的休闲椅上看日落,直到华灯初上才回家。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