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含生草

第九章 双姝生隙

含生草 劭君 6193 2017-06-25 19:00:00

  年后,林子苏外调到期,接到回调总部的通知,在离开的前一天,云连城市公司的常应辉副总将林子苏叫到办公室,进行了一次非正式的谈话。

  “子苏啊,早都想找你聊天的!”常应辉将林子苏让到了办公室的茶座上,给她斟了一杯刚刚泡好的普洱茶,“来,坐吧!”

  林子苏应声坐下,“说实在的,我个人啊,永远都不想你被调回总部。”林子苏不想他会这么说,十分吃惊。常应辉忙笑道:“呵呵,别误会,我的意思是,你很优秀,假以时日前程不可限量啊,所以我个人呢,并不希望你被调回总部,而是希望你能留在云连公司。”

  “谢谢常副总!能得到您的肯定,我很高兴,这是对我最大的鼓励!”林子苏道。

  “你是谦虚了。现在‘林子苏’的大名,在东森还有谁不知道的。呵呵”常应辉抿了一口茶,“今天请你来,不是要和你讲这些客套话。几个月之前,因为一些误会,我做了一件违心的事情,也让你平白受过了。”

  林子苏当即想起半年前的九二三事故,但又看到常应辉一副迟疑的样子,只见他欲言又止,摇摇头笑道:“嗨,既然是过去的事情了,不提也罢。看到你还能继续在东森工作,我也算是得到了些许的安慰。当然这不足以表达我的歉意,所以今天特意把你叫来,其实是有一件事想征求你的意见。”

  “您说!”林子苏以为他有事相求,便十分诚恳回道。

  常应辉站起身,林子苏也忙站起来,只见常应辉去到办公桌旁,在抽屉里抽出了一个文件袋,走过来递给林子苏,两人这才坐下,常应辉道:

  “这个是上京大学房地产营销策划高级研修班的录取通知书,想来也是有缘,这个被录取的人叫林笑妍,和你同姓,也是云连市的人。

  这个林笑妍,是咱们公司营销策划部的经理,哦,她是前年从总部调到云连城市公司担任策划经理,以后你也有可能会调到某个城市公司任策划经理,你应该知道这是总部公司的定制。

  不过,年前她离职走了。因为这个机会是通过公司申请下来的,原本是总部对城市公司管理人员的一种进修福利,但现在她走了,这个名额就空下来了。

  经过这半年的观察,我发现你是个很上进和好学的员工,所以我想把这个机会给你。你去进修也不会影响你工作,这个只周六周日上课,一个月去一次,学期两年。但学费的问题可能需要你自理了,毕竟人已经走了,公司就不会再支付这个费用了。”

  林子苏当然欣喜若狂啊,上京大学那可是国内一流的大学,当年报考大学的第一志愿就是上京大学,可惜最后成绩不尽人意差了十几分,才进了第二志愿的常青大学。

  林子苏仔细看了录取通知说明书,仅看课程安排和部分授课老师就够让人垂涎三尺的,怎么可能不心动呢?但到底是冒名顶替,林子苏心里还是有些不安,可又不舍得拒绝这样的机会,当真是难以取舍。

  常应辉似乎看出了林子苏的心思,便道:“你可以放一万个心,我已经找人给你开了一个改名的证明,证明林笑妍就是林子苏,而且也已经征得了林笑妍本人的同意。当然,你就读期间遇到什么问题,随时和我联系,我会帮你到底。”

  “常总,您为什么要帮我?”林子苏到底还是问了心中的疑问。

  “我知道,半年前的事情,让你会有所顾虑。我就是想告诉你,我也是一个当父亲的人,我也有一个女儿,今年12岁,看到你就会看到我的女儿,当父亲的人,心肠都是柔软的。你如果相信我,就请接收,就当是另一种方式的道歉,也算是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我也当是给我的女儿积福。”

  常应辉言尽于此,诚恳至极,林子苏本也是善良的姑娘,看到他目光中的慈祥没有丝毫作假,便也不好再摇摆,当即接收了这份心意,再三向他表示了谢意。

  当晚回家就向父母汇报了此事,母亲罗菊倒是十分支持,但父亲林宗南却表示反对,再三告诫她做任何事情,一定要让自己在日后,能站直身体在阳光下走路,可是最后林宗南还是被女儿说服,又见女儿心意坚决,毕竟女儿力求上进的心是没有错的。

  林宗南为官清廉,每月就靠着他的几千块钱工资,虽然妻子偶尔也会兼职做舞蹈班的代课老师赚些外快但毕竟微薄,所以家里积蓄本就不多,而且现在还有一儿一女在读书。大女儿这一进修就是将近四万元的支出,又是要把家里掏空了。

  虽然女儿说她工作以后也有了一些积蓄,但那也才四五千块钱,也不能让她掏空了自己,所以林宗南还是顶住压力给予了女儿最大的支持。和家人商议定,便回到总部开始了新的职场生活。

  三月份,林子苏坐火车北上到校报到,就这样林子苏开始了一边工作一边进修的日子。此事,同时也向总部报备,虽然俞琳徽极力想压着不报,但最后被廖敏知道了,知道瞒不住,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报了上去,最后得到了杨玫的批复,同意她周末如遇加班或项目活动可优先去上课进修。

  年会上,周瑁远的一曲《亲密的爱人》,打动无数女职员的心,赵恬妞就是其中一个。为了加深对周瑁远的了解,赵恬妞从各种途径开始搜集周瑁远的资料,并偷偷制成了一个纪念册珍藏了起来,这个小秘密只有她自己知道,连林子苏和林美静也没告诉。

  这大概也是内心的一种自卑吧,她自知自己和周瑁远的距离,是根本不可能走在一起,所以只能以暗恋的方式,保存这份念想。而多一个人知道,就多加深一份她内心的自卑和不安。

  三月份,常青市城市公司也上了新项目,项目位于常青市的高新区地块,这里的区块是市政府新规划的行政区域,按照常青市“东扩西移”的城市规划方向,将来新东区将会被打造成为全市的高新技术和金融商业中心。

  东森常青城市公司拿下的地块,主要用于住宅开发,是东区配套的人居建设工程。这也一向是东森集团的拿地策略,从不在成熟的区域地段高价竞标,通过在有发展前景的新兴城市区块拿地,不仅能够很好地控制成本,同时在销售定价上的空间自由度也非常大,这几乎成为东森集团百试不爽的长期策略。

  而这也几乎成了行业的一个风向标,东森集团在哪里拿地,哪里的地价就会看涨,开发商、投资商就会相继涌进,因此常青市政府对东森集团,也给予了最大的政策扶持和区域保护。

  此次项目,是东森总部所在城市,近水楼台先得月,总部特别派了五名总部员工前去开荒支援,分别是营销策划中心的林美静、林子苏、周寇云和赵恬妞,四人成为总部派驻的营销小组,林美静为组长,另外一个则是集团三部项目管理中心的项目经理欧阳洋。

  因为该项目地处毛地,无需庞大的拆迁工程,拿地后一个月,项目部便进驻现场,售楼部也很快起建。通过前期市调,对环境、项目自身、目标客群、竞争对手及SWOT等进行了综合全面的分析定论后,将项目定名为“风雅颂”,slogan定为“向上生长的诗境生活”,“向上生长”暗示了东区未来的发展前景,“诗境生活”不仅体现在案名“风雅颂”的浪漫,同时也是要彰显项目兼具中式园林和西式花园洋房的建筑风格和设计理念。

  “风雅颂”目标客群定位,一开始是有争论的,在案名未定前,市调分析的结果是项目所处位置离主城区较远,学区、医院、商业、交通等配套上都处劣势,客流引导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甚至要增开看房通勤车,增加不少的成本预算。

  以林美静和乙方一部分员工为代表的一方坚持项目走“未来之星”的“高开低走”路线,以低价吸引,将有首次置业但经济条件受限的人群作为目标客群;

  而以林子苏和冯北倍为代表的一方,则表示应该进行消费习惯引导,向全城传递项目将创造新生活新人居的新理念,而不是盲从消费者意愿,从而吸引改善型置业的中产以上消费为主要目标客群,定价上就有较大的自由空间。

  项目研讨会上,项目经理欧阳洋也参与了此次讨论,双方争执时,他也对林、冯的意见表示支持。这让林美静第一次对林子苏有了嫌隙,连着好几天都对林子苏刻意疏远,非工作的见面也不怎么说话,这些赵恬妞都看在眼里,两边相劝都无果。

  林子苏以为林美静只因为意见不合就排除异己,实为小人之心,故而也生气不理她。

  林子苏不知道的是,林美静生气的原因就在欧阳洋。林子苏年会上可谓是一舞倾城,也让同为校友的学长欧阳洋颇为心动,而此次同处一个项目共事,欧阳洋着实在心底里乐开了花,对营销策划似懂非懂的欧阳洋,对林子苏可谓是无条件的维护。

  欧阳洋是常青大学土木工程硕士,林美静进入东森后,第一次见到欧阳洋就对她心生情愫。一直也都相安无事,两人因是校友自然也就成了好友,但林美静担心向他表白被拒就一直隐而不发,所以就一直这样保持着朋友关系,三年多来也都相安无事。

  但此次欧阳洋为维护林子苏,竟然一点也不顾及他们之间交好的情谊,心中不禁是又气又急又恨。而欧阳洋越对林子苏维护,越加深了林美静对林子苏的嫌隙,林子苏却浑然不知。

  双方僵持不下,在常青市城市公司的周例会上,林美静将两方分歧在会上进行了汇报,通过一番讨论后,最后过半的与会成员赞成了林子苏和冯北倍的建议,这场纷争这才尘埃落定。

  此次太一公司派驻的项目负责人冯北倍,被他们公司的人称作“冯疯子”,就是因为他常常不按套路出牌,其销售策略更是常常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每每出手都叫人拍案惊奇,这和林子苏的脾性倒是挺对路子,因此俩人很快就混熟互称“兄弟”,而此次“风雅颂”目标客群定位之争,他也和林子苏不谋而合,两人颇有“相见恨晚”的心意。

  与此同时,每逢月中和月末的周末,林子苏都要在周五晚上乘坐火车,到几百公里之外的上京市进修上课。周日下午上完课,再乘晚上的火车返回常青市,周一照常上班。如此一来,虽然辛苦,却受益颇丰。

  对于进修班所开设的课程,林子苏十分受用,课上经常会不耻下问,因此被取了个外号叫“林问问”。班上的同学层次都非常高,大都是从事房地产行业,职位最低也是销售总监、策划总监,职位高的不乏董事长、总经理,只有林子苏只是一个初级策划师,还是一个从业不过九个月的公司普通职员,当然这只有林子苏自己知道。

  为了不被同学瞧低,林子苏便冒用了林笑妍的策划经理职务,因着林子苏过目不忘的惊人学习能力,所以班里也没有人觉察异样,唯一异样的就是她比其他同学更活跃些,因为大家觉得她是班里最小的,所以都道她年轻好胜,对知识充满了好奇。

  林子苏最喜欢背一个大挎包,装上一本书和学习资料,上班下班、上课下课都是如此。到上京上课时,就会带上几样洗漱和护肤用品。每每只要有时间,就会将包里的书拿出来看,因此被赵恬妞笑作“孔子搬家”,林子苏痴傻一笑。

  这天,常青市城市公司迎来了总部的考察团,据说是由俞琳徽发起和建议,要求中心员工到实地考察学习,戴荣兴知道之后,经总裁批准发起了“全员下项目”的活动,为期一个月,总部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及员工,全部走进城市公司进行项目考察和学习。总部考察团的第一站就是常青市城市公司的“风雅颂”项目。

  除了出差在上京的周琞扬,集团各部、各中心的高层领导以及总部各中心、物业公司、商管公司的在部管理人员和员工数十人均参与了此次考察团,为总部历次考察中人数最多的一次。

  常青市城市公司也是高度重视,总经理万简明亲自接待,并指示工程项目经理欧阳洋负责项目施工建设汇报讲解,太一公司项目负责人冯北倍负责营销及销售汇报,林美静、林子苏和赵恬妞也全程陪同,随时进行查漏补缺。

  考察团首先进入工地调研和考察,欧阳洋一边带引众人进入工地,一边嘱咐众人注意安全,并引导众人沿着安全路线进行参观考察和讲解,将“风雅颂”项目的规划设计理念和建设方案一一进行了汇报,戴荣兴始终站在欧阳洋身旁,时不时地会拍拍他的肩膀表示赞赏,对自己的这个爱徒喜欢到骨子里了。

  当众人进入建设中的3号楼进行考察时,却发生了事故,一块飞石斜里飞了下来,直向林子苏砸下来,千钧一发的时刻,欧阳洋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一把将林子苏推开,飞石擦着欧阳洋的肩膀坠落到地上,瞬间鲜血殷红了衣服……

  众人一片震惊的同时,林子苏惊呼一声,早已忙奔过去面露惊惧和担忧之色,也不顾旁边的众目睽睽,声音几乎颤抖着:“学长,你,你,怎么样?”

  欧阳洋一边冲她笑,一边用手捂着肩膀的血,道:“没事,没事,皮肉伤而已,工地上这点小伤都是家常便饭!”

  刚才情急之下,林美静也要奔了过去,但见林子苏已奔了过去,便也不好在这当口去争执,满心关切,却只能直盯盯地望向欧阳洋。

  众人听他如此说,方才放心,还是杨玫细心,道:“虽然是小伤,但还是先消毒包扎一下吧,免得感染了!”欧阳洋感激一笑,林子苏则是义不容辞,扶着欧阳洋先到附近的医院去做处理。

  这一事故,让两个人极为不快,一个是林美静,一个是俞琳徽。

  一个是内心如焚面露悲愤的关心情切,又是道不尽地对林子苏的嫉妒和恨意。一个则是内心盘亘难解心头之恨的俞琳徽,一想到无法阻挡林子苏上京进修就是莫名的烦躁,这么故作姿态表现得上进勤奋,本已受到高层瞩目,现下就更是风光得意。如今还勾搭上欧阳洋,定然是知道欧阳洋是戴副总裁的爱徒,想借此得到向来是中立人的戴副总裁关注。

  这个绿茶婊到处笼络人心,想到此处,俞琳徽就是满心的恨毒了,恨不能让林子苏立刻消失在她的眼前,去年一番经营也没能开除了她,今此事故她居然又逃脱掉,不禁气得直跌脚。想到此处,俞琳徽就拿眼瞪了周媚,周媚讪讪不言。

  虽然是庄小事故,大可交办城市公司整顿,但戴荣兴却是要对此次事故彻查,众目睽睽下居然发生这样的事故,又见爱徒在自己的眼前受伤,不禁满心心疼,便是动了怒,要求在考察结束前,把事故报告呈交上来,否则立马换施工单位。

  全公司上下谁不知道戴荣兴的雷霆手段,都知道他这是要做个筏子,而是要以此为榜样,警示众人。城市公司总经理万简明立马责成项目部副总经理闫景成亲自到工地上调查事故。

  这边,太一公司项目负责人冯北倍则继续汇报讲解项目的营销策略,当大家都在聚精会神听取汇报时,只有俞琳徽一人心不在焉,只见她用眼光扫视了一圈,目光落到周媚身上时,恰好和周媚的目光对视,便以眼神示意,周媚便借上洗手间之名暂时离席,几分钟后又返回房间座位,向俞琳徽点头示意,这才坐下,俞琳徽这才旁若无人地继续听报告。

  下午四点左右,就在项目考察即将结束前,工程部将调查报告递交了上来,闫景成亲自汇报说:“戴总,这次事故确实是意外。是两个瓦工在作业时,不小心失手,这才掉落了砖石。”戴荣兴不禁蹙紧了眉头,道:“就这么巧,刚刚好就落到我们考察团里?”

  闫景成额头都渗出了汗珠,道:“戴总,确实是意外!”

  只听啪地一声,戴荣兴将手机扔到桌面上,众人都不禁紧张起来,闫景成也惊了一跳,只听戴荣兴问道:“两个瓦工叫什么?”

  “陈二娃,王顺儿——”闫景成话还没说完,戴荣兴便厉声道:“强调过多少回,每次总部的月例会、周例会,你们也都一次不落地参加了,例会上无数次强调安全生产,你们一个个的,都不放在心上,今天幸好欧阳洋只是受了点皮外伤,万一发生伤亡,你们谁担当得起?是你闫景成,还是万简明?”

  戴荣兴目光凌厉,扫视了万简明和闫景成,两人都不敢作声,只听戴荣兴缓了下声音,方道:”那两个瓦工,立马走人。还有,给施工单位和监理单位开出罚单,各罚款一万元,以示惩戒。赵云龙你让人事行政中心就这起事故立马写个内部通告,抄送各个城市公司,务必要引起大家的重视。”

  赵云龙应了“好的”,立马就出去打电话交代此事。戴荣兴见状,方才起身大踏步走出房间,总部的人也都一一起座离开,留着闫景成和万简明两人面面相觑,林美静和冯北倍也是不敢着一言。

  待得总部人都离去,林美静和冯北倍这才抽身去医院看,可是见到欧阳洋看林子苏满眼的温柔和爱意,又见林子苏悉心照顾他的关切之情,林美静心中便是说不出的酸楚,又和林子苏最近都无交流,无趣地待了一会,便和冯北倍离开了。

  这是四月下旬的事情,此时正是草长莺飞,春意正浓,林子苏对上京大学的第二次课程充满了期待,然而她却不曾料到,会在上京遇到他,而这却是个能够改变她命运的一个重要人物。那么,林子苏到底遇见了谁呢?

  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