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含生草

第十一章 初话商道

含生草 劭君 6165 2017-06-27 19:00:00

  上回说到,周瑁远邀林子苏晚上一起回常青市,并欲聘请她做上京的商务女伴,要求她尽快回复自己,这无疑像一颗石子投入了原本平静的湖水,惊起林子苏内心的一片涟漪。

  下午第一节课,林子苏都没心思听,一直盘桓周瑁远的话,又想起他说的“你这样穷努力,是没用的”不无道理。可是,她对周瑁远这个人了解太少,一方面他私生活不堪,一方面他又确实见识卓越,一方面他又性格复杂不可捉摸,而且,他是老板,万一合作不和谐,就会影响自己在东森的饭碗……

  但心中的另一个声音,又在诘问自己:林子苏,你不是一直期望,能像苏小妹那样和高人过招吗?现在有这样的机会了,怎么变得畏首畏尾,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苏小妹去哪里了?想想当初,如果不是在招聘会上和李九一据理力争,又怎么会有到东森工作的机会呢?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更何况我的马还在。

  既然是高人,哪会没有点脾气的,元稹还在原配妻子丧期寻花问柳呢,为什么要让私德掩盖他的优点呢?更何况你只是和他工作合作,又不是谈恋爱,去在意他的私生活干什么,他就是把全世界的花花草草都沾惹了,又关你什么事?嗯,就说他有脾气这事,他再凶,不也是个人吗,我干嘛怕他?大不了姑奶奶不干就是了,他还能把你怎么样吗!?……

  林子苏这样一相通了,心气儿也就顺了,这才下决心回复周瑁远,再三斟酌后,短信写道:“远先生,我答应你所求。”

  周瑁远看到短信,就不禁一笑,呵呵,小丫头用词还挺傲!原是自己聘她,现在倒成了是在“求”她……他也不予争论,回道:“意料之中”

  “不过,我有要求!”林子苏回复道。

  “go on”周瑁远如此回复。

  “上京的工作安排,您要提前告诉我,不能临时起意。否则我可以拒绝!”

  “No problem!And?”

  林子苏对着手机低吼一声:“看把你得瑟的,还拽英文!”,快速打下“容事后补充!”并发送过去,对方很快回复:“Give me your ID.”林子苏便将身份证号码发给了他,此事便这样定下了。

  为了照顾外地的学生,周日下午下课一般都比较早,大约四点半,周瑁远便推着行李箱,等在她的教学楼下,待林子苏出来,将行李箱撂给林子苏后,就自个儿转身向西门走去。

  林子苏知道,他这是开始行使雇主的权利了,而她从此刻开始也要履行雇员的义务了,唉……林子苏长叹一声,便背好挎包,拖了周瑁远的行李箱,一路小跑跟在他身后。

  周瑁远在校门口打了的士,林子苏费了很大的劲才放进的士后备箱,周瑁远只远远地看着她,一边扶着车门,一边掩藏不住的笑意,看着她的举动却并没有搭手的意思,他这是在惩罚她那份不知天高地厚的自尊和骄傲。见她盖好了后备箱,才笑着将她让进后座,自己坐到副驾座上,向上京机场驶去。

  18:16,到达上京机场候机楼。下的士后,周瑁远便没再让她拉行李箱了,拿了行李,带着她到自助售票机取了机票,因为是晚上九点的飞机,时间尚早,周瑁远便带着林子苏去了他常去的那家日式餐厅用餐。

  林子苏第一次乘坐飞机,又见是吃她从未吃过的日本料理,便觉得不自在。周瑁远道:“这家日本料理非常正宗,据说厨师是东京名厨主理。因此我们不用到日本,也能品尝到日本地道的生鱼寿司、三文鱼刺身。你不是挺爱喝咖啡嘛,他们这里就有咖啡机,可以现磨现咖啡,你要不要来一杯?”

  林子苏忙摆摆手,道:“不要不要,上了飞机我还想好好补觉呢。我并不喜欢喝咖啡。包里的这些咖啡,全是为了白天上课提神。上课机会难得,我是不想因为瞌睡浪费了。”

  周瑁远露出迷人的笑容,道:“原来如此啊!那好吧!”

  周瑁远娴熟地点好餐,随后服务生先送来了饮料,周瑁远扭开瓶盖递给她,接着问道:“下午上的什么课?”

  林子苏早就渴了,接过饮料就要喝,却听周瑁远道:“是不是谁递给你饮料都会喝啊?”林子苏道:“当然不是啊,你不是远先生吗!”

  周瑁远禁不住笑了,道:“嗯,中午吃饭,你还觉得我对你动机不纯,这会怎么又这么信任了呢?”林子苏心里闪过一丝震惊,他竟然知道我心里所想……

  林子苏不置可否地微微一笑,她不想否认,他知道也好……林子苏看了看上面的标签,上面写的都是日文,看不懂,便问:“这是什么饮料,喝起来很不一样呢?”

  周瑁远道:“这是一种乳酸菌饮料,特意给你点的,看你精神状态不太好,这比咖啡有营养。”林子苏感激他的贴心,忍不住冲他笑笑,以示感激。

  “你呀,在外面多注意些,陌生人给的酒水饮料,不要随便接,随便喝!”周瑁远盯着她。

  林子苏赧然一笑,嗯了一声,又多喝了几口,这才想起要回答他刚才的问题:“嗯,下午的课题是关于‘项目业态分析和定价策略’。”随后又摇了摇头,似是在思考什么。

  “怎么了?”周瑁远问。

  说话间,服务生也将料理食材上齐了,周瑁远夹了寿司卷沾了些许酱油和许芥末,然后给了林子苏,示意让她尝尝。

  林子苏表示感谢,但还是先把话引了:“嗯,就是在想老师的一句话,老师说‘在商业的世界,不是你的价格越低,就越有竞争力,顾客就越会买单’,看似很有道理,但总觉得事实并不是如此,否则怎么会有那么多便宜的盗版商品大行其道呢?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去争抢打折商品呢?”

  说罢,便咬了一口寿司,林子苏第一次尝到芥末的味道,芥末刺鼻的冲味,一下就冲进了口腔、喉咙和鼻腔,林子苏瞬间被呛得不轻,险些将口中的寿司喷了出来,但看到对面的周瑁远,又不愿在他面前失礼,便又极力强忍着……

  一团寿司愣是被囫囵吞进了胃里,一时是眼泪汪汪,一时又噎得不能说话,糗状百出,周瑁远忙过来给她拍背,又忍不住笑了出来,见她略有好转,赶紧递给她饮料喝,只见她两行眼泪哗啦啦地流得满脸都是,让周瑁远也是哭笑不得。

  好不容易缓过来劲,林子苏又是泪又是气,道:“什么鬼?”周瑁远取了抽纸给她,林子苏赶忙将眼泪擦了擦,又是哭又是笑的,心想:早知道是这么结果,还不如刚开始就喷了算了。

  周瑁远笑道:“是我疏忽了,不知道你对芥末有这么大反应,这个是芥末,是日本料理必备的配料。”

  林子苏以前从未吃过日本料理,自然也不知道“芥末”是何物,以为他口中的“介么”是“这么”的意思,气道:“什么介么、辣么的,介么辣么辣,辣么冲鼻,介么变态,居然可以做配料。”

  周瑁远被她“介么、辣么、这么”的绕口令绕晕了,又是好笑不已,见她好转,这才坐回位子上,便道:“好啦不吃介么了,好吧!是我疏忽了,应该问下你的。”说罢,又忍不住笑了一回。

  林子苏擦干了眼泪,看见餐桌上有一碟亦白亦红的鱼片,一副惊恐状道:“这又是什么鬼?”

  周瑁远忍不住笑道:“这是三文鱼刺身,也需要蘸酱油和介么吃的。”

  林子苏听到又要蘸芥末,吓得眼泪又要出来了,直摆手不要不要的,周瑁远要被她笑歪了,禁不住道:“oh,no,come on!”林子苏这才止住惊吓的情绪,周瑁远说话间,已经夹了鱼片蘸酱,道:“这次只蘸了点酱油,这个刺身入口即化,非常美味,你尝尝!”

  了林子苏犹豫着看看食碟里的鱼片,又看看周瑁远,见他很温柔很真诚地点点头。林子苏又忍不住嗯了一声,她没法拒绝这样温柔的他,便夹了鱼片品尝,虽不似刚才那样呛口辣鼻,但也没甚味道,生生的,还略有微腥,感觉很别扭,但看着他温柔而期待的目光,林子苏终于还是咽了,“怎么样?”周瑁远很期待。

  林子苏摇摇头道:“我还是吃那个寿司吧!日本菜这么难吃,还不如吃中餐呢。”周瑁远朗朗一笑,也不再勉强,给她盛了一碗汤,这才自个儿吃了。

  吃完饭,俩人离开日本料理店,检票进闸机,过安检时,林子苏的包内因为携带了液体化妆品,不得不寄放机场,随后乘坐机场摆渡车登机。

  登机后,周瑁远直接带她去了头等舱,周瑁远让她坐到窗户位置,告诉她起飞后可以欣赏到窗外的风景。

  大约半个小时候,乘务员提示飞机即将起飞,让乘客系好安全带,周瑁远便十分细心为林子苏检查安全带,见她并没扣紧,便帮她重新系……

  林子苏看见他这么认真细心,整个身子都贴在面前,自己出口气都能吹到他耳朵上,便努力屏住气息小心呼吸,身子紧紧地贴着椅背,唯恐不小心会碰到他,隐隐地又闻他身上诱人的男人香,林子苏不禁心跳加快,脸上一阵红一阵烫。

  林子苏忍不住开始思想暴走,温柔,细心,很会照顾人……这样的男人,哪个女人会不喜欢呢?……哦,拜托,林子苏,快醒醒……

  周瑁远给她系安全带时,一直在盯着她看,见她的脸蛋又像熟透的红苹果,禁不住嘴角微扬,但依旧是很认真地看着她,林子苏感觉快要窒息了,不敢和他漆黑深邃的眼睛对视,太温柔了,让人无法抗拒……

  林子苏很羞愧自己在他面前红脸,但又根本无法控制,任由红晕晕染,只低了头不言语……周瑁远却始终含着温柔的笑意,看着她,也不作说话,直到给她系好,才坐回自己的位置。

  林子苏偷眼瞄了他一眼,他居然镇定如常,完全若无其事,好像刚刚什么都没发生……他怎么可以这么平静?林子苏有点小失落。

  飞机要起飞时,一阵强势的眩晕不适感袭来,胃开始翻腾,林子苏难受地闭上眼睛,紧张地抓向扶手,以至于抓住了周瑁远的手都不知道。

  周瑁远转头看林子苏,见她难受状,知她是晕机反应,便反手也握住她的手,以示安慰。飞机加速爬升结束,进入平飞时,更是加深了林子苏的眩晕感,感觉自己仿佛在向一个无底的深渊跌落,不禁眉头紧皱,周瑁远看她这副样子也是忍俊不禁。

  几分钟后,林子苏渐渐适应了高空飞行,这才睁开了眼睛。周瑁远道:“怎么样,好些了吗?”林子苏陡然发现他正握着自己的手,脸上潮红泛起,心里一阵悸动,这种感觉让她有些不知所措,赶紧把手抽出来,轻轻点点头,嗯了一声。

  周瑁远眼睛一直盯着她,嘴角不自觉地划了一道优雅的弧线,道:“你现在看看窗外面的景色。”

  林子苏哪里敢看啊,害怕得直摇头。周瑁远将身子倾过来,温柔地扳过她的脑袋,迫使她看向窗外,“你看,飞机下面,是万家灯火的上京市,但现在已经变得非常小。”

  林子苏微微张开眼睛,依稀看到城市的万家灯火变得如此渺小,就像电子地图上闪烁的亮点,一时忘记了恐惧,好奇心绽放,这才慢慢睁开眼睛。

  以前,站在地面,仰望满空繁星,觉得神秘遥不可及,如今从天空俯瞰下去,才发现原来地面也可以像星空一样璀璨和美丽,而这些“繁星”,并不是遥不可及的冰冷星球,而是人间的万家灯火,是人世间最温情的风景。

  林子苏从先前的恐惧,到欣赏,到现在的感动,此时她想到了爸爸妈妈,想到了文静的妹妹,想到了调皮的弟弟,想到了学姐林美静,想到了赵恬妞,你们都好吗?眼中不自觉地含了泪。

  周瑁远见状,柔声问道:“怎么了?”林子苏摇摇头,道:“太漂亮了!我想家了!”

  “小丫头。”周瑁远忍不住叫了一声,声音也变得温柔。林子苏眼眶泪光闪烁,便转过脸不再看窗外,刚一转过脸,就发现他的脸就近在眼前,两个嘴唇几乎都快要贴到了一起,林子苏禁不住瞳孔放大,情绪变得慌乱……他的眼睛漆黑深邃,温柔得一塌糊涂,就像宇宙的黑洞,将自己吸了进去……

  有那么一瞬,感觉他要吻上来,林子苏害怕地赶紧闭上眼睛,她想掩耳盗铃,以为闭上眼睛就什么也没发生……但,确实好像什么也没发生……林子苏再睁开眼时,看到他已经安稳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虽然神情很平静如常,但他嘴角邪魅的笑意却在蔓延,而且他还在盯着自己看……哦,天呐,太丢人了……林子苏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禁不住捂住了自己的脸……

  飞机很快就离开了上京的上空,点点灯火慢慢地消失了,林子苏还在尴尬时,听到周瑁远这说话:“刚才吃饭时,你说,你对你们老师的观点,有不一样的想法。嗯,老师的观点是什么?”

  林子苏这才有了脱开了尴尬和羞愧的话题,但还是不敢看他,只道:“嗯,我们老师说‘在商业的世界,不是说你的价格越低,就越有竞争力,顾客就越会买单’,如果这个观点成立,那有些现象就无法解释,比如盗版商品大行其道,人们争相抢购打折商品……这让我很困惑。”

  周瑁远便笑道:“嗯,今天呢,我也不让你,白白叫我一声‘远先生’,我给你解答你的问题。”

  “真的呀?”林子苏忘记了刚才的情绪,神情也变得活跃起来,听到他要“解答”,便是满脸的期待。

  周瑁远忍不住嘴角含笑,道:“人们热衷盗版和折扣商品,你看得只是表象,盗版和折扣在商业世界是不会永恒的,更没有品牌价值,它们只会影子一样活着,没有了阳光,它们也就死了。但是,品牌就不一样了,它们的产品定价相对都是很高的,顶级奢侈品更不用说了,动辄就是几十万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

  “那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定价低一些,又有品牌背书,那样岂不是销量更好?”林子苏道。

  周瑁远哈哈一笑,颇有些意外:“你还知道‘背书’,嗯,不错,那我接下来讲的,你应该就能听懂了。”

  “我问你一个问题,同一款衣服,甲是大品牌厂商,售价为1000元。乙厂家是不知名的作坊,售价150元,你会买哪个?”

  林子苏道:“我们肯定会选择150元的啊!”

  “这时,丙厂家也推出了同款衣服,丙也是品牌厂商,只是没有甲的名气那么大,但还是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质量在中上等,甚至和甲不相上下,但丙的定价为400元,这个时候,这三家你会买哪一家呢?”周瑁远问。

  林子苏禁不住笑了,道:“这次,我肯定会选择丙,因为丙既有我期待的品牌,又能兼顾我的经济考量。”

  “是的,这就说明了,人们还是更青睐品牌货,这就是消费者‘虚荣心’,商业世界的永恒定律。这‘虚荣心’,每个人都有,我有,你也有,虽然你现在的经济水平还达不到,但你会选择‘丙’,就足以说明了这点。”

  周瑁远冲她狡黠一笑,他知道她现在还没有主观能动上的“虚荣”,但这不妨碍她的“虚荣”追求。林子苏从来没想过自己是否“虚荣”的问题,如果真要想这个问题,林子苏的答案也是否定的,因为自己对品牌货很少关注,更不会像富二代室友那样一掷千金非牌子货不买……

  但是,经周瑁远这一点拨,才有点明白,不是自己不“虚荣”,而是还没有“虚荣”的资本而已……想到这里,觉得自己好“虚伪”,林子苏为这个惊天的发现,感到有点不适应。

  周瑁远还在继续“上课”:“就是你说的,它们有‘品牌背书’。人们认可品牌,最直观的衡量,那一定是在价格上。所以,很多产品线丰富的品牌,都会打造同款产品不同配置的‘高中低’价格体系,最后真正销量好的,一定是中间价位的那款产品。对于产品线相对单一的品牌,那他们就会在市场同类产品中,选择适合的中间价位,来抢占市场份额。这就是‘价格锚点’。

  要知道,自有商业世界以来,定价权从来都不在消费者手里,而是在上游制造商品的商人手上,只是商人懂得利用消费者的‘虚荣心’。低价策略,会压榨企业的利润空间,低价消费者缺乏持续有力的购买能力,尤其是低频消耗品。还存在一个隐患,就是低价商品,一般都没有核心技术,很容易被模仿,模仿的人多了,就会形成恶性竞争,利润就会被压榨。

  高价策略,可以赢得高利润空间,但这是极端的商业策略,因为高端客户毕竟是少数,虽然有购买力,但市场基数少,不利于企业的长远发展。所以,聪明的商人就会选择抢占‘价格锚点’的优势,这样才能在市场份额和利润空间实现双赢。”周瑁远道。

  “噢,我明白了”林子苏似有所悟。“明白什么?”周瑁远问。

  “我明白,为什么咱们东森的房价,会比同区域内市场均价,高出30%了,同时又不做高端产品,就是为了让定价处于市场的中间价位。而东森良好的品牌背书,使得东森的房子比市场同类产品,更叫卖!”林子苏如醍醐灌顶一般。

  周瑁远露出了迷人的笑容,欣慰道:“小丫头不错,嗯,不错,你有资格当我的学生了。当然,你看的还是不够全面,东森对质量的要求,在行业内是出了名的苛刻,营销推广投入的费用,比同行压缩得也低,这才是东森利润不比非常地产得少的原因。高品质,大品牌,适中价位,没有人会抵触这样的商品!”

  林子苏知道,周瑁远所提的“非常地产”,她曾在一次市调中了解到的——非常地产专注高端大豪宅和别墅数十年,他们房子的均价都在两万以上,进入他们“非常会”的最低门槛都得是千万身价的人。

  “但是,房子这种商品是大宗商品,决定购买的因素有很多,所以在价格锚点这个定律上不具有代表性。

  刚才你问,那些奢侈品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走低价策略,有品牌背书,岂不是销量更好?其实,奢侈品的定价很多并非是产品本身。

  比如你们女人喜欢的香水。一些国际名牌香水,并不是贵在原材料。仅从毛利来说,一瓶香水制造成本可能不及售价的5%。以国际上知名的香水品牌Vinci香水为例。

  它在中国的市场价格将近1000元,关税占比将近40%,免税后的销售价格不到500元。即便是这样,这里面还有约20%是零售商和制造商的利润。至于真正原材料成本,可能仅占到2%,也就是不到16元。”

  林子苏听到这里,已是听得目瞪口呆,Vinci香水她是听说过的,牌子挺大,特别贵。大学宿舍有个富二代室友,就特别喜欢这款香水,每天宿舍里飘的就是Vinci香水味,当时大家都稀罕得很,没想到其成本还不到16元。便不禁感慨了一句:“也就是一盘回锅肉的价钱!”

  周瑁远正在喝空姐送来的水,听到林子苏蹦出这话,一下没忍住笑,一口水喷了出来,林子苏赶紧帮忙拿了纸巾给他,周瑁远擦完仍忍不住笑,道:“哈哈哈……,亏你想得出来,几千块钱的香水竟被你联想成回锅肉,你这丫头——”

  “不过,我告诉你,你可别小瞧了这盘‘回锅肉’,像Vinci这样的国际大品牌,也是有数十年的历史了。它的价值不是用了什么原材料,而且它也从来不标榜自己是卖香水的,你知道它的slogan吗?Perfect love, very jealous!完美爱情,十分嫉妒。

  所以,你看Vinci卖的是一种情怀,一种品位,卖的是一种爱情的体验!这就是品牌的价值,这可能是它的创始故事,也可能是独有的情感意义,这些才是它的价值所在。这也是Vinci香水能卖1000元,而传奇香水只能卖几十块钱的原因。所以——”

  周瑁远正继续说下去,转头一看,林子苏正歪着脖子,靠着窗户竟然睡着了,忍不住一阵笑意,取了毛毯搭在她身上,帮她拂开了脸上的几缕头发,然后也闭目养神。

  就在他们半睡半醒的时候,飞机上响起了播音,播音的是机长,大意是说,常青市突降雷阵雨,飞机无法降落到常青市机场,所以只能降到百公里外的淮州市。

  机长的播音,引起舱内一阵骚动,林子苏也睡意全无,因为明天有周例会,是不能迟到的。周瑁远却显得从容和平静,还安慰让她不要慌,表示等下飞机后再做安排。

  林子苏的别样人生,从她被周瑁远聘作上京商务女伴开始,从此打开了一扇通往认知商业世界的大门。而淮州市也是见证她人生两次重大转折的城市,第二次是在两年后,而第一次就在今夜的飞机临时降落……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