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含生草

第十六章 殊途陌路

含生草 劭君 7205 2017-07-02 19:00:00

  这天早上,偌大的公共办公区域静悄悄的,大家都在埋头工作时,赵恬妞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你好!哪位?”只听电话那头一阵急促的呼救声,赵恬妞惊得睁大了眼睛,忙捂了手机,急跑出办公区。刚开完会进门的林子苏,和她撞了一个正着,赵恬妞一脸的惊慌也没顾上道歉,就直奔步梯间去了。

  林子苏揣着疑惑回到了办公位上,大约半个小时的样子,赵恬妞回到办公大厅,只见她脸色更加暗沉,便过去关心询问:“恬妞,你怎么了?”赵恬妞摇摇头,强作笑意道:“没事!”林子苏无奈,也不好在问,只得作罢,此后再问她,她也是只字不提。

  晚上下班后,赵恬妞和林子苏一起回家。赵恬妞到家后,没像往常一样,和林子苏一起下厨做饭,一起聊天,而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林子苏见她有心事,就没有去打扰她,亲自下厨做了晚饭,希望以此化解她不能说的心事。

  但做好饭后,也不好去叫她,因为房间里隐隐传来赵恬妞的说话声,像是在接听电话。好似在与人通话,似乎并不那么顺畅,甚至还传来赵恬妞几分压抑的嘶叫声和哭泣声。

  和赵恬妞同窗四年,林子苏断断续续地从老师、同学的口中得知一些她家里的情况。她生在一个全国出了名的贫困县下的贫困村,但就那样的窘况,她家里还是生了三个,。

  她有两个哥哥,二哥很早就辍学,跟随她父亲外出打工。但没两年,父亲和二哥相继得了尘肺病而过世,留下她母亲、大哥赵强和赵恬妞,这让赵恬妞从高中时候开始就一直处于勤工俭学、自食其力的状态。赵恬妞极少对人提及她的家事,仿佛这是她的心病。

  赵恬妞是出了名的勤奋和努力,这在大学期间,林子苏感受最为深切,所以在很多时候,林子苏极愿意力所能及地帮助她。

  林子苏的信息也仅止于这些,这次赵恬妞的反常,林子苏猜测着可能和家里有关,但也不那么确切,她总觉得赵恬妞有太多秘密,就连大学期间做兼职,她都不曾透露太多给自己,这些秘密揣得越多,赵恬妞活得也越压抑、矛盾和偏激。

  林子苏不愿让赵恬妞在屋里自苦自怜,在确定屋里没有了声音,琢磨着电话可能通完了,这才鼓起勇气敲了她的门,叫她吃饭。

  房门很快开了,赵恬妞红着眼,林子苏吃了一惊,便道:“恬妞,吃饭吧,我做了你最爱吃的韭菜炒鸭血。”

  赵恬妞也不说话,只跟了林子苏一道去吃饭,席间林子苏见她也不想说话,就殷勤地给她盛饭夹菜,赵恬妞只顾低着头刨饭吃,林子苏夹菜了就吃,没菜了也不到菜盘子里夹菜。

  林子苏小心观察着她,却见她在流眼泪,眼泪滴答进饭碗里,林子苏不知道情况,也不好贸然劝慰,只抽了纸给她擦眼泪,欲哭还笑地安慰道:“你这丫头,好好地吃个饭,哭什么嘛,我不就给你做了顿你喜欢吃的菜嘛,至于感动得哭嘛,害得我也想哭了。”

  赵恬妞哭着又不禁笑,擦了擦眼泪,才道:“谢谢你,子苏。还好,还有你在我身边!”说着眼泪就又掉了下来,林子苏也红了眼,道:“说什么呢,我不是一直在你身边嘛?好了,好了,别哭了,我们是永远的好姐妹啊!”

  赵恬妞又破涕而笑,这时赵恬妞的电话就响了,赵恬妞憎恶地看了看来电,犹豫再三,最后又不得不强装笑意道:“我接个电话!”

  林子苏在脸上比划了一个弧线,示意她开心些,赵恬妞便进房间接电话去了,几分钟后,从房间里出来,告诉林子苏说要出去一趟,林子苏问她要不要陪她一起,她却摇摇头,还笑道:“我去约会,你愿意去当电灯泡啊!?”林子苏才吐了吐舌头作罢了。

  赵恬妞穿了件很随意的衣服,出门时神情凝重,林子苏便知道她并不是去约会,向她挥了挥手,门便“咣”地一声关上了,林子苏不知为什么突然凭添几分寥落。林子苏总觉得,两个人在一起久了,性格也会变得一样,赵恬妞的要强和隐忍,何尝不是自己的影子?

  林子苏见赵恬妞出门去,就打算在家里练练舞蹈,刚换了跳舞的行头,林美静就打电话给她,说约她出去吃饭,林子苏说在家里刚吃过,林美静还是不放过她,非要她过去,不吃看着就行。林子苏没办法,只得换了衣服出门。

  他们吃饭的地方是常青市的一个很有名的夜市大排档,林子苏到时,才发现不止林美静,一桌上还有四五个人,其中一个是她认识的学长欧阳洋,欧阳洋冲她微笑了一下。

  林美静见林子苏来了,就把她拉了过来,让她坐在自己的旁边,便向林子苏说:“哎呀,没办法,我吹大了,我说我有一个多才多艺的学妹,他们一个个的,就非要我叫你出来认识认识。我扛不住了,只好给你打电话让你出来,我知道你不喜欢热闹,没办法啊,好学妹,为学姐牺牲一次吧,救救场吧!”

  林子苏看她撒娇的样子禁不住好笑,便道:“就是你最刁钻古怪,喜欢热闹吧,还要拉上这么多垫背的。”

  林美静哈哈一笑,便霍地站了起来,凳子都翻了,林子苏赶紧帮着把凳子扶起来,敲了敲杯子和碗,道:“哎哎哎,各位兄弟,静静,静静啊!给你们介绍一下——”

  说着,就一把将林子苏拉了起来,这手可是练跆拳道的,劲力大得很,林子苏被她拉了一把胳膊,竟是疼得皱了皱眉头,险些哎哟叫出声,只听林美静道:“这,是我的好姐们,林子苏啊,诗词歌赋经史子集琴棋书画……昂,还有什么,样样都精通的大才女,苏小妹,昂,不对,是林子苏啊!各位兄弟们,以后见着了多关照啊!要是让我知道,你们欺负她,别怪我‘林一拳’不客气啊!”

  林子苏见她这阵仗,竟是也禁不住地笑了,桌上其他同伴也都笑得前俯后仰的。

  林子苏一听她这口气,便知已经喝高了,便笑道:“我这学姐吧,什么都好,就是这张破嘴,什么都敢说,人家有一,她可以说成十,所以大家听听就好了,千万别当真。”

  大家也都跟着笑了一回,林子苏端了一满杯水,道:“初次相见啊,我以水代酒,敬大家!”

  林子苏刚要喝,却见桌上一个男生站了起来,阻止道:“哎,这可不行啊,喝水,诚意可不够啊,至少得用酒的,我们的老规矩,喝了这杯酒,我们就信你的诚意。你没来之前,林一拳可是把你夸得没边,我们都望穿秋水似的才把你盼来,你要是只喝水,可就辜负了林一拳的好意和我们大家的期盼了。大家说是不是?”一桌的人也都跟着附和起来。

  那男生一边说话,一边倒了一满杯的酒,就递给林子苏,一桌人也都跟着起哄,林子苏正要解释自己不能喝酒,却见欧阳洋站了一起,夺了那男生手中的酒,对那男生道:“子苏,是我和林一拳的学妹,这杯酒就由我这个学长代劳吧!”

  一语出,一桌子的人又禁不住一阵起哄,纷纷笑欧阳洋想英雄救美,林美静哪还看得下去,忙夺了欧阳洋的酒,道:“这哪里行,人是我请来的,我得负责,而且啊,我跟你们打声招呼,我这学妹对酒精过敏,喝酒会要了她小命的,所以劝我的酒可以,但不能劝子苏的酒。”

  说完,就一杯饮尽,欧阳洋都傻眼了,只见林美静倒拿了酒杯表示干尽,满眼的都是对欧阳洋的挑衅,欧阳洋只好坐了回去,林美静此举更是赢得了满桌的喝彩声,也引来了旁桌客人的观望和围观。

  林美静饮了酒,林子苏也陪喝了一杯水,林美静这才从左往右,一一向林子苏介绍道:“林大雨,男,我的发小死党。”介绍“男”的时候,全桌一阵哄堂大笑,此人正是刚才劝林子苏酒的那个男生。

  只听林美静又介绍下一位:“李力,咱们东森旗下森保物业公司保安部三队的队长,我都叫力哥的,最仗义的哥们。”林子苏也叫了一声“力哥”,李力也是满面笑容。

  林美静继续道:“额,这位你应该知道的,欧阳洋,咱们东森集团三部工程管理中心的项目经理,他还有个外号,叫‘炭头工长’。哎,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但是千万别结巴,不然就会叫成‘哦哦哦’!”大家又是笑成一大片。

  林美静又道:“但是也不要叫‘羊羊羊’——”林美静话音刚落,欧阳洋正在水,愣是没忍住给笑喷了出去,其他人也是笑得东倒西歪,林子苏也是笑的脸都快麻了。

  “嗯,这位是蓉蓉,大雨的媳妇加大老婆——”一语又让大家笑得找不着方向,蓉蓉更是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林子苏也是笑得撑不住,大雨笑着向林美静扔了一根一次性筷子,笑道:“林一拳,别陷害我,什么‘大老婆’,我就一个老婆!”大雨这一补刀,满桌子又是笑得东倒西歪。

  林美静置众人笑声不顾,接过大雨的话,还一本正经地继续介绍:“蓉蓉,华宇地产的置业顾问。”只听林美静介绍最后一位:“最后一位,额,你叫什么来着?”大家好不容易收住了笑,听这么没由来的一问,又都笑喷了。

  而这最后一位,是一个美女,存心要捉弄林美静,便一本正经道:“我叫林健忘!”这回大家都彻底崩溃了,纷纷离席,蹲到地上捂着肚子,笑得收不住。

  蓉蓉更是捂着肚子,边笑边喘着气:“不行了,我要去洗手间,我再在这里会笑死的。”一语提醒了大家,林大雨、蓉蓉、李力和欧阳洋都纷纷逃席去找洗手间,席上就剩下林美静、林子苏和那个林美静叫不上名字的美女。

  众人都离开了,那美女才道:“我叫陈宝儿,叫我宝儿就可以了。”林子苏这才笑笑,表示认识了。林美静这才想起来,道:“对,就是宝儿,也是华宇地产的策划师。”

  说话间,大家已纷纷回席,大雨首先道:“来吧,相识就是缘分,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走一个吧!”大家纷纷响应,端起酒杯和林子苏敬酒,林子苏便以水代酒,和大家举杯共饮。

  林美静这帮子朋友都是江湖性情,个个豪气干云,而林子苏虽是好静,可到底年轻,性格也开朗,所以很快和众人打成一片,很快大家就相熟到一起,谈笑喝酒甚欢。

  后来,喝到兴处,大家就开始猜拳行酒令,什么老虎杠,什么逢七过,什么猜谜玩耍,几乎玩了个遍,直喝到半夜才散,好不欢乐。

  结束后,林美静已是醉意十足,林子苏虽没喝酒,却也架不住林美静醉中闹腾,欧阳洋便主动搭车送她们回去,一上车了林美静反倒安静地睡着了。

  欧阳洋就想趁此和林子苏聊聊天,便问:“学妹在东森还习惯吗?”

  “嗯,挺好。”又很顺嘴地说了一句:“我现在报了房地产营销策划高级研修班学习,对工作帮助挺大的。”

  “是吗?挺不错的,总听美静说你很上进,果然不假。是报的哪个学校的?”

  “上京大学。”

  “上京大学?”欧阳洋有些吃惊,道:“我听戴总说,好像咱们总裁也在上京大学进修。”

  林子苏一惊,心中便后悔刚才多言了,现下也无法再收回,便只哦了一声不置可否,欧阳洋只道她并不知道,便道:“好好学习,将来你会比你美静有出息。”

  一提到学姐,林子苏就忍俊不禁,见她这会安静下来,便道:“学姐,人很好,又特别仗义。我们都特别喜欢她呢!”

  林子苏突然觉得欧阳洋和林美静两人挺般配的,便开玩笑说:“学长,你也挺喜欢学姐的吧?”

  欧阳洋忙否认道:“怎么可能,她这么疯疯癫癫的——”

  林美静闻言,突然坐起身,喝了一声“谁疯疯癫癫了?”

  把林子苏和欧阳洋都吓了一跳,说完后林美静又跌靠到座椅上,安静下来。

  欧阳洋担心林子苏误会,又忙补充道:“林一拳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比较喜欢安静文气的女生。”说着,便不自觉地看向林子苏。

  林子苏顿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幸好学姐这会喝醉了,否则要多尴尬啊。

  虽然她能感觉到这个学长频频暗示他喜欢她,但每一次林子苏都是言左右顾他,并不接他的话茬,可越是这样,欧阳洋反而是愈挫愈勇,并没有放弃的意思。

  在林子苏看来,自己的心早已被方老师占满了,任谁也挤不进去。所以,此时又像之前一样,沉默着表示她的拒绝,欧阳洋也不再话下。

  到家下车,林子苏也扶不动林美静,欧阳洋便将她背上楼,直至把她放床上,要离开时,林美静却死死地拽着欧阳洋不让走,叫到:“别走,咱们再喝上一百回!”

  欧阳洋尴尬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林子苏笑着走过去,接过欧阳洋的手轻轻握住林美静的手,压粗了嗓子,学着男生的口吻道:“咳,在这里呢啊,不走不走。乖了,快睡了!”

  林美静这才放心的,哼哼地这才睡过去了。林子苏望着欧阳洋笑笑,欧阳洋这才释然,随后将他送走。

  林子苏洗漱收拾完,便去房间里探望林美静,又帮她换了衣服盖好被子,便准备出去,突然听到林美静大吼一声:“哪里跑!”将林子苏又吓了一跳。

  林子苏以为她醒了,便转身去看她,却见她已经一脚将被单踢飞在地,林子苏见状是哭笑不得,只得又折回去,捡起被子重新给她盖上,刚盖上又听她哈哈哈大笑了起来,林子苏又是忍不住发笑,待她安稳地睡去了,这才回房间睡觉。

  走过赵恬妞的房间时,见她的房门紧闭,便试着轻轻拧了一下门把手,却是反锁着,想着她应该已经睡了,这才回房收拾洗漱睡下。

  其实,赵恬妞并没有睡下,欧阳洋一行回来,有说有笑,反而更映衬了自己的孤单和凄凉,眼泪又禁不住淌了下来,浸湿了枕头、泡红了眼,竟是一夜未眠。

  第二天一早,赵恬妞就向林美静请了两天假,说是家里来了人要去接车,而且要找地方安顿,所以要耽误些时间。林美静也就同意了,让她上班后补上假条,林子苏也只道她确实有事,也就没多过问,便和林美静一同去上班了。

  两天后,赵恬妞突然提出要搬走,两人始料未及吃惊不已,百般挽留,赵恬妞却并不回转,说是家里来了亲戚需要陪护,所以必须要搬过去。

  林子苏关切地问她亲戚是什么人,是否需要帮忙?赵恬妞却只是摇头,并不说什么。最后实在没办法只得答应有时间去看她,二林收拾完便一起去上班了。

  由于赵恬妞对自己的生活花销十分克制,极少花钱置办东西,所以行李极少,两箱子就装完了。当她独自一人搬着行李,走出这个充满欢乐的出租屋时,禁不住悲从中来,掩面长哭。在她看来,这一走,就意味着和林子苏五年多的友谊从此就要分开了,从前的美好,以后恐怕也很难再回去了。

  随后,赵恬妞带着遗憾和痛苦雇了一辆小黄包车,直奔常青市的西北方向而去。一路想着,一路哭着,心中多少的不甘和辛酸,都淹没在偌大的常青市的喧嚣之中。

  晚上,林美静收拾赵恬妞的房间时,捡到了一个十分精致又极致文艺的笔记本,在赵恬妞的生活中,这样的物件几乎算得上奢侈品了。

  林美静禁不住好奇之心,打开了这个精美的笔记本,不看则罢,一看林美静不由地倒抽了一口气,原来上面不是别的,全是和东森总裁有关,里面有各种周瑁远的照片、简报,还有赵恬妞的日记,几乎是每天都会写一篇,日记的内容也基本都和周瑁远相关,内容充满了对周瑁远极尽露骨的情欲、思念、渴望。

  那种近乎疯狂的暗恋和依赖,就像吸食的精神鸦片一样,那短暂而虚无的依恋,让她在浮躁的尘世找到了些许的安慰和平静,而那又像是风暴前的短暂平静假象,而她竟是如此的深藏不露和隐忍不发,让林美静、林子苏以及她身边的所有人都丝毫没有察觉和防备。

  林美静犹豫着要不要将这个笔记本归还给赵恬妞,但一想到她那乖僻偏激和阴阳古怪的性格,如果知道自己看了她的笔记本,得有多恼火,于是只得打消了这个念头,将笔记本藏在了自己屋子书桌的最底层抽屉里,并且特意瞒着了林子苏。因为她实在不想增添林子苏的疑虑和不安。

  自发现这个秘密后,林美静平日对她便多了几分留意和观察,经常发现她对着总裁专用电梯痴痴呆望,那种不经意和克制,不注意很难被人发现。同时,赵恬妞自搬走后,便再也没有和二林有任何的交集,连公司的午餐也不再和二人同行,找各种理由独自成行,但二林也鲜少再见去过餐厅,像是要隐瞒什么,又像是刻意要孤立自己。

  每每下班,赵恬妞就会立刻走人,从不多待一分钟,似乎突然她的业余生活变成了真空,二林再也无从知道。林美静猜测她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所以工作上就多了几分对她的关照,但又禁不住对她有几分猜疑。

  九月份,营销策划中心的月例会照常在总部的多功能会议室举行。按照常规,两个运营部和四个组的负责人分别做了八月份的工作总结和本月的工作计划汇报。

  随后,俞琳徽对各组及负责人工作进行了点评后,尤其提到了策划组,“策划组这两个月表现非常突出,在高层会议上被多次点名表扬,这是咱们中心的好事,希望你们不要骄傲,保持这个荣誉。另外,淮州的‘忆江南’项目的标已经拿下了。

  林美静你暂时从‘风雅颂’项目出来,让周媚负责常青市的‘风雅颂’和云连市的‘未来之星’两个项目,公司的意思让你负责淮州市城市公司的‘忆江南’项目,你需要赶快组建项目营销小组,把名单和方案周五前报给我。嗯,赵恬妞也进入这个项目吧!”

  俞琳徽一语既出,会议室的员工都面面相觑,有一阵不和谐的窃窃私语,就连和俞琳徽交好的周媚,也是一脸的诧异和困惑,但最吃惊莫过林美静和林子苏。

  赵恬妞显然也并不知道这样的安排,听到俞琳徽这猝不及防的安排,也是一脸的惊愕和不可思议,半响没反应过来。

  赵恬妞的反应让俞琳徽十分不快,俞琳徽习惯性地瞪了她一眼,问了一句:“赵恬妞,你有什么问题吗?”

  赵恬妞识趣,赶忙摇摇头,道:“没有,听从俞总的安排,”俞琳徽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要知道,“忆江南”项目几乎是三个“未来之星”那么大,在林美静和林子苏看来,俞琳徽即便再急于工作调配和安排,至少也应该安排目前比较闲置的策划组王静、或者文案组许芳芳这样的元老级员工坐镇这样的超级大盘项目,但俞琳徽却独独先挑了赵恬妞,对她的提携和照护之意可谓不言而喻。大家的惊呼,也是莫过于俞琳徽对赵恬妞态度的突然转弯。

  营销策划中心的人,包括赵恬妞自己也是心知肚明,俞琳徽从来都不曾拿正眼瞧过赵恬妞,最让俞琳徽厌恶和鄙夷的,就是赵恬妞的娇弱之态,从来都是毫无保留地表露出对她的厌恶和鄙夷之色。

  尽管俞琳徽也厌恶林子苏,也是出于对林子苏能力突出的惧怕和抵触,才一而再地打压她。可对于赵恬妞,俞琳徽却连一点这样的心思都不曾动过。但从这次会议之后,一向凌厉的俞琳徽开始毫无保留地表现出对赵恬妞的袒护和扶持。

  林子苏虽然满心的疑惑,但也为赵恬妞感到欣慰,因为在营销策划中心,只要有俞琳徽的关照,就会有不错的发展空间,却不知道俞琳徽到底是出于什么考虑,这让中心所有人是都百思不得其解。

  会后,林美静很快拟定策划团队名单报给俞琳徽,并着手销售代理的招标工作,随后开始带队先去做市场调研并做项目的营销策划规划方案。

  然而,虽然林美静和赵恬妞同在“忆江南”项目,林美静作为策划小组的主管领导,便安排赵恬妞,协同城市公司的文案专员,共同负责整个项目软文硬广文案。

  但赵恬妞不似从前那般,和林美静亲密无间,林美静安排工作她就做,从不主动进行工作汇报,除了工作上的沟通外,几乎再没有任何的私人沟通和交集。

  日子就这样有一阵没一阵,毫无新意地缓慢向前流淌着。转眼到了十月,营销策划中心也发生很大的人事变动,这对林子苏、林美静和赵恬妞又将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