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含生草

第二十章 秋风画扇

含生草 劭君 6073 2017-07-06 19:00:00

  林子苏直到下午五点多才醒来,见置身陌生房间,起身出来,头还有些发晕,看见周琞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周琞扬见林子苏出来,便示意她坐沙发上,给她递了杯水,问道:“感觉好点没?”林子苏不知所以然,周琞扬才笑道:“你喝多了,不省人事,还大闹了酒店!”

  林子苏张大了嘴,忍不住啊了一声,一想到宴饮上那么多高层领导,自己这洋相简直是丢大发了,心中不禁懊悔,又想起还是在总裁面前丢了脸,就更加懊恼不已。

  “你喜欢我弟弟!?”周琞扬突然不经意问了一句。

  林子苏正在喝水,骤然听人问及这个也困扰自己的问题时,不禁被猛呛了一下,接着林子苏便是止不住地咳,涨得满脸通红,周琞扬给她递了擦纸,又一边帮她拍背,稍微消停了下来,林子苏只是擦拭着水,并不做置否。

  周琞扬不以为意道:“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林子苏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又不免好奇,便小心问道:“您为什么会这么问?”

  周琞扬一边笑,一边拿了茶几上的桔子,道:“呵呵,我就随口一说。”林子苏手捧着杯子,看着杯中晃动的水发愣,心神慌乱,神游无方,心里一直说“不可能!不可能!”林子苏试图想否定这个问题,周琞扬偷瞄了她一眼,见她不否认却又不说话,便不经意地说了一句:“如果是她,我倒宁愿是你!”

  周琞扬将剥好的桔子递了一半给林子苏,林子苏哦了一声,显是没听到周琞扬的话,周琞扬又道:“你现在的状态挺好,我很欣赏。如果我是个男人,也会喜欢你。知道为什么吗?”

  林子苏被她这么直白的话给懵住了,脸上微微一红,摇摇头,周琞扬道:“你很真诚,也很真实,不加伪饰。保持这样的状态,不要变了!”林子苏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周琞扬起身去卧房换了衣服,随即送林子苏回家。

  路上,周琞扬接到一个电话,林子苏听到她对电话那头说:“正送她回家呢!”又听了一会,便没好气道:“你不累吗?他想知道,就让他给我电话吧!”

  一会儿,又听周琞扬道:“还没来得及,等会挂了电话说!”

  周琞扬挂了电话,直摇头,自言自语道:“这两个人真是奇怪!”

  林子苏也不便插话,这时听周琞扬问:“你知道是谁打的电话吗?”林子苏摇摇头,周琞扬瞟了一下后视镜里的林子苏,道:“杨玫!”

  林子苏有些紧张,便问:“是不是今天出了什么纰漏?”周琞扬笑了笑,摇摇头说:“不是,相反啊,今天你立了大功,按照公司的规定,你是有奖励的。”

  林子苏这才放心,又不禁好奇问道:“什么奖励啊?”周琞扬道:“和总裁共进午餐啊!”

  林子苏只道她是开玩笑的,便只笑笑,周琞扬道:“你不信呢?”说着拿了自己的电话给她,“不信你打电话给周瑁远喽!”林子苏这才当成一回事。

  这当下,尤其是已经引起周琞扬的猜疑,和周瑁远有关的话题,林子苏都想一律屏蔽,便问:“还有其他的选择吗?”周琞扬道:“没有。除非你放弃。”林子苏不假思索道:“那我放弃!”

  周琞扬没好气地笑道:“说你真实,你还真是真实!不要这么着急拒绝,想好了再说。要知道,我这个弟弟,虽然在某些事情上我看不上,但他在企业管理运营上面,不要说我,连我们家老爷子都欣赏得不得了。在整个常青市,也是数一数二的青年才俊。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嗯——,对,是叫‘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记得你面试那天,说过希望有机会和高人过招吗?总裁午餐,那可是难能可贵的机会,这样的机会可不是东森员工谁都可以有的。”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呵呵,这话,我在上京就说给他听过……林子苏当然知道他是青年才俊,在上京他游刃于各路江湖高人之中,辗转于各大商务活动,给她讲营销讲策略讲管理讲投资讲私募,甚至于女人的衣着装扮,都有着非凡独到的见解,历历在目受益匪浅,令她折服又钦佩。林子苏也不再执着,便应下了。周琞扬欣喜一笑,不禁赞她孺子可教,心下甚悦。

  另一桩心事,也让林子苏越来越难安,自上次从林美静那里得知,赵恬妞躲在楼道里独自吃馒头的事情,联想起她毫无征兆地搬离合租房,便知她一定有不得已的难处和苦衷,至于有什么难处两人都不得而知。

  这两天,听人说赵恬妞生病请假,已经好几天没有上班了。林子苏便约林美静下班一起去看望她,顺便也想把两人凑的钱先送去给赵恬妞。

  关于赵恬妞的住处,作为她的直属领导林美静,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才打听到。这天,二林下班后,便直奔赵恬妞所在的小岗村。

  小岗村,远离市中心,在常青市西北角,是常青市知名的都市村庄,那里房租十分便宜,但却是出了名的脏乱差。林子苏得知赵恬妞租住在小岗村,心为之一紧,心疼莫名。

  当二人终于找到赵恬妞租处时,才知是一栋本地村民的自建楼,大约有10层,刚爬到9楼,从阴暗的楼道上滚下一个行李包,只听到楼上一阵嘈杂谩骂之声,只听一个男人骂骂咧咧道:“他妈的,再不还钱,老子把你卖山沟里去。”

  紧接着,是一阵打砸的声音,叮呤咣啷地,嘈杂声中,隐约听到一个女人在嘤嘤啼哭,只听得一个男声污言秽语道:“你个贱人,你以为躲得了初一,就躲得过十五吗?他妈的,给老子闭嘴,哭他妈的个屁!”

  随后,就听到一记清脆的耳光,显然是女生被掌掴了,那个女生啊地一声,显是被男人的话吓住了,又不得不收住哭声。

  林子苏和林美静不禁面面相觑,林子苏突然想到什么,大叫一声“不好”,三步并作一步,飞一般地冲上了楼,林美静也恍然大悟紧随其后。

  冲上去之后,眼前的惨状,让林子苏眼眶一热,险欲哭出来,林美静也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正如林子苏所料,被打的女子正是赵恬妞,只见她无处可躲,已经蜷缩到了门边的墙角,站也不是,蹲也不是,满脸泪痕,脸上被打的痕迹分外鲜明,嘴角也正在流血,头发和衣衫凌乱不堪,楼上楼下有不少租户围着天井围观,都议论纷纷。

  这时,旁边一个彪形大汉看着来气,正准备再次掌掴赵恬妞。林子苏怒火冲头,几乎是不假思索,冲上前怒斥道:“你们什么人,光天化日私闯民宅,还打人!谁让你们在这里撒野的?”

  两个大汉突见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还是个不自量力的黄毛丫头,刚才掌掴赵恬妞的大汉正怒火中天,便作势要打这个管闲事的黄毛丫头。

  对于自幼习武、现已是跆拳道红黑带、大学时拿下过“屏源省青年跆拳道大赛”亚军、江湖人称“林一拳”的林美静而言,哪里还看的下去,说时迟那时快,一个箭步冲上来,一把抓住那大汉的手臂,一个转身,四两拨千金,瞬间竟将这大汉摁倒在地,只听咔地一声,那大汉手臂已脱臼,只听那大汉“啊”地一声惨叫。

  旁边的同伙大汉见状,不由分说,抄起地上的家伙什,就要攻击林美静。林美静眼疾手快,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躲开攻击,同时并未放开那个放倒在地的大汉,林美静手按大汉,像一个飞碟一样,一个飞转,只听地上那个大汉嚎啕惨叫,另一个大汉已经被她踢出门外,大汉刚好从两人身前飞出去,林子苏眼疾手快,忙一把护住赵恬妞。

  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大汉,被林美静打得是屁股尿流。林美静一把抓起地上的大汉,到门口后,又一手提溜着刚才被她踢飞的大汉,大喝一声:“走!上派出所去!”说着,就要出门。刚才两个不可一世的大汉,此时已是嗷嗷大叫个不停。

  这时,赵恬妞扶着林子苏,颤颤巍巍地站了过来,眼含泪光却又极其冷静道:“学姐,放了他们吧!”

  林美静和林子苏都不可置信,林美静道:“为什么?他们俩简直无法无天,惩治了他们,谁还敢再来骚扰你!”

  赵恬妞一脸苦笑道:“你惩办了他们,明天,后天,大后天,还会有别人再来,不会好,只会更遭!”两个大汉疼痛难忍扭曲着脸,听赵恬妞这样说,难抑得意之色,一大汉哼了一声,道:“算你识相!”

  林美静正憋了一肚火没处撒,一听此话便气不打一处来,一个拳头打过去,将说话大汉打的是鼻血直流,两大汉见状知道遇见对手,不敢再多言。

  林美静见赵恬妞又是伤又是泪,满脸的哀求,便也只好作罢,临放他们还不免威胁恐吓一番:“今天看在我朋友的面子上,放了你们!这次是警告,以后再敢来骚扰我朋友,就不会像今天这么便宜你们,非打断你们的狗腿不可!”

  两个大汉强忍不甘,灰溜溜地逃出门外,一个大汉还不忘威胁赵恬妞道:“不要以为不在这里住,我们就找不到你。不还钱,你就是跑到天边去,也逃不掉!”说完,又担心林美静再收拾他,便飞快下楼逃之夭夭。

  两大汉下楼声走远,赵恬妞一下就瘫倒地上,林子苏也忙蹲下去抚慰她,赵恬妞禁不住抱着林子苏痛哭起来。

  林子苏不知该如何安慰她,只得默不作声地拍抚着她的背,林美静也安慰道:“恬妞,没事了,没事了啊!”哭了好一阵,终于安抚住赵恬妞。

  三个姑娘好一顿收拾,才把狼藉遍地的屋子收拾好。直到此时,林子苏才有时间观察房子,这是楼顶的一个小隔间,十分破败,像是房东花房改造的,是个单间,没有厨房,也没有卫生间,不到十平米,因为是塔楼式建筑,建筑内阴暗潮湿,屋内背阴常年难见阳光。

  屋内除了一张上下铺的床,再什么其他家具了。上铺杂乱地放着行李箱和杂物,空间狭促拥挤,见此凄凉现状,林子苏心中唏嘘不已。

  两人帮赵恬妞洗漱了一下,就一起坐在床沿上,一时都无言以对,沉默了好一阵,赵恬妞低着头道:“你们什么都别问,今天发生的事情,希望你们不要告诉别人,尤其是公司里的同事。我,我,——”赵恬妞哽咽,欲言又止。

  林子苏紧紧握着赵恬妞的手,心中戚戚然,声音也不禁颤抖:“放心,有我们在!搬回去和我们住吧!”

  赵恬妞苦笑,摇摇头,泪眼婆娑地望着林子苏,林子苏分明看到她眼中有无限的复杂难言和百感交集,只听她道:“子苏,回不去了,我们都回不去了!我现在的状况,你们也看到了,我只会连累你们!你们帮得了我一时,帮不了我一世。”

  赵恬妞抬起头,满眼泪花,哽咽道:“谢谢你们!”旋即又似乎想起什么,才道:“我和俞琳徽,不是你们想得那样!”像是要解释什么,却又简短到让人云里雾里。

  林子苏和林美静此时见她这样落魄情景,哪里还会再猜测什么,林子苏道:“傻妞啊,你不要多想,能得到她的提携,对你也不是坏事,我们都挺为你高兴的。更不会因为你和俞琳徽走得近,就会对你有什么想法,不然我们今天也不会来看你,是吧?”林美静也点头附和。

  赵恬妞心中感激,更是握紧了二人的手,泪眼相看,相对却无言以对。

  这时,林子苏突然想起此来的目的,便从背包中取出用纸包好的一打钱,交到赵恬妞的手中,道:“这是我和美静的一点心意,你一定要收下!应该说抱歉的是我们,如果我们早知道你的处境,或许你就不会走到今天的地步,怪我们太粗心了!”

  赵恬妞眼泪终于还是掉落了,抱着林子苏和林美静又是一阵痛哭,不停地说“对不起”,连说了十多个“对不起”,二林不住地安慰她。

  三人情绪终于稳定下来,林子苏到底还是不放心,便问:“那你怎么办?他们不会善罢甘休,你独自一人住在这里,很危险啊,万一出什么事,都没人知道!”

  赵恬妞苦笑道:“放心,这些人看钱不看人的,只要我按期还钱,就没事了!”

  林子苏问道:“还钱?你怎么会有欠债呢?有多少钱要还?你怎么会招惹上这些混混?”

  赵恬妞直摇头,却什么也不说,林子苏知道她不让问就不会说,所以也就不再问了,又坐了一会,两人便告辞离去。

  临出门,赵恬妞犹豫再三,见林美静已先下去,便将已经出门的林子苏拉了回来,声音极轻,告诫她:“子苏,不要相信任何人!”林子苏不知她这话有何深意,疑惑地看了她一阵,见她也不再解释,只好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这才下了楼去。

  下了楼,林子苏和林美静特意到房东那里打听赵恬妞的消息,可惜房东也没在家。想想也是,楼上那么大的动静,房东要是在家,肯定会被惊动,赵恬妞被撵走都是有可能。也许,今天只是碰巧遇见,二林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此事之后,赵恬妞虽然不似先前那样刻意冷落疏远二林,但也并没有如林子苏所期望的那么热情,那种似近还远的感受,让林子苏越来越强烈。

  更让林子苏困惑的是,自那之后,赵恬妞彻底拒绝二林的经济帮助,而且没过几天,赵恬妞就把钱还给了林子苏她们。赵恬妞自尊心极强,林子苏是知道的,所以也不好勉强。随着经理竞聘之日渐渐到来,此事也渐渐搁浅了。

  竞聘当天一切都很顺利,三位候选人均表现出色,但最终入围的是林美静和林子苏两人,评审团也形成了两派,一派是支持林美静,因为林美静的竞聘思路和理念都十分符合东森集团的战略规划,这也是得益林美静在东森集团的多年浸淫,这一派认为考量到运营一部在整个集团公司的重要性,需要一个稳重成熟的人来压阵,林美静是再合适不过的。

  另一派则是支持林子苏,因为林子苏的竞聘方案十分跳脱,十分有新意,她建议营销应利用和结合时下新兴的自媒体进行互动,在坚持公司一贯的“轻广告重质量”、“将广告成本投入建筑质量集中资金打造东森品质形象”经营策略的同事,拓宽东森品牌的传播渠道,从而弥补公司在品宣投入不足、完全依托老客户关系的营销弱势,进一步扩大东森的品牌认知度美誉度和市场份额,并提出了“线上品牌之路”的概念方案,这些提法在东森都是前所未有和闻所未闻的,思路大胆而创新,让大家心中一亮。

  最后评审团便进行了投票选择,最终林美静以两票的微弱优势胜出,并继续负责淮州市“忆江南”营销小组工作,原来由周媚负责的常青市“风雅颂”营销小组,则由林子苏接替其工作。

  看到公司的通告后,林子苏心中虽有些失落,但还是对学姐表示了由衷的祝贺和开心。考虑到林子苏的创新力很强,就将她调任为运营二部的代经理,以观后效。林子苏离开策划组后,王静顺利接替了策划组组长之职。

  这样的结果,也可谓皆大欢喜。林美静在营销策划中心的好人缘,也为她的当选赢得了极好的领导基础。尤其是运营一部的员工,对林美静出任他们的领导,表示了极大地热诚和欢迎。

  这也是因为林子苏思维敏捷,能力出众,太过冒尖,进步太快,晋升太快,又深得高层领导关注和重视,同时对属下要求又极为严苛,所以运营一部的员工在背地里,对她都并不那么待见,尤其是老员工。

  林子苏内心是能感受到和他们的疏离,所以调任运营二部这个结果也不错。和运营一部的职场“白骨精”们相比,运营二部这些文案和设计,大都工于技术比较务实,而且有一种天然的“淘汰选择机制”,因此诸如扬可之辈在运营二部就显得水土不服,这也是她再三请求调组的原因。所以,比起运营一部,运营二部的同事反而更容易相处。

  但是,让林子苏感到奇怪的是,性格恬静的赵恬妞在运营二部却不那么受欢迎,显得很不合群,而且林子苏也发现,她总是被同事们有意排挤在核心项目的外围,做一些和文案并不相关的杂务,比如费用报销、打印复印、端茶倒水、外务接待等等,俨然一个内勤的工作,而赵恬妞却也是逆来顺受并不曾抱怨。

  尽管上次俞琳徽将她调入淮州市“忆江南”的项目组里,但同事们对她也依旧没有什么改观,林美静很努力帮她争取一些核心工作时,赵恬妞却显得没那么上心。运营二部的同事,都碍于俞琳徽的权威,也不敢在明面上给她难堪,但日积月累,也加重了同事们对她的成见。

  对于刚刚上任和刚接手淮州市“忆江南”营销小组的林子苏而言,虽对赵恬妞“恨其不争”,却也不得不按捺心中不平。

  总部人事关系复杂,牵一发动全身,而且现在和总裁这样微妙的关系,又被目光如炬的周琞扬发现了端倪,所以现在的她,不能再像一年前刚进入东森时,那样我行我素,而是必须要三思而后行,了解事情的问题本质后,再想办法帮助赵恬妞找到解决的办法。

  浸淫职场这一年多,上通下达,也经历了这么多,这使得林子苏得到了快速地成长,待人处事,渐渐有了不自觉的成熟意念。那么,林子苏是否能够帮助到水深火热中的赵恬妞呢?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