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含生草

第二十一章 特别午餐

含生草 劭君 6141 2017-07-07 19:00:00

  、话说经理竞聘尘埃落定,总裁办便将“总裁午餐”提上日程,将此延后安排到周四了。

  自从那日见了赵恬妞,林子苏心中一直不安,又想到赵恬妞在营销二部的光景,总在思考着如何帮赵恬妞解除困境,当收到“总裁午餐”的通知时,不禁灵机一动,觉得自己在上京有那么多时日受教于周瑁远,这个机会反而没有那么重要了,完全可以给恬妞啊。

  因着名山集团一事,林子苏的工作,都是直接对接杨玫,并未通过俞琳徽,周琞杨也公干出国了。因此林子苏找到杨玫,陈情自己的想法,当杨玫听到她说要把奖励让给赵恬妞,便斥责她“胡闹”,告诫她说:“‘总裁午餐’是公司的奖励机制,谁都没有逾越过,你却看做是儿戏,你以为是小孩子过家家吗?”

  一时又觉言语过激,便又温和了声音,道:“公司制度,不能随意更改,至于你自己想怎么做,你自己想办法,但不能放到台面上来讲,否则公司上下几千号人,人人都效法,公司还如何运作?”

  来公司这么久,这是杨玫第一次斥责她,可见此事非同小可,林子苏这才消停下来,不再提这事。

  到了周四,便是“总裁午餐”的日子。共进午餐的地方,并无什么特别,就是“风之帆”65层东森集团员工自助餐厅的一角。

  东森一直都有“优秀员工与总裁共进午餐”的传统,这也是为了让优秀员工在思想认知上有所提升,培养优秀员工的眼光和胸怀,进餐人数有多有少,一人赴宴有过,多人共餐也是常事。

  据说这是董事长定下的制度,事情起由源于当年还是城市公司普通职员的周瑁远,因表现优异,被时任董事长的周亦卿邀请共进午餐,由此渐渐成了东森的一个约定俗成。

  即便是后起之秀俞琳徽,也曾因业绩突出,被周瑁远总裁邀请共进过午餐。这已经成为东森员工被评“优秀”的一种重要标志,所以东森的老员工们都见怪不怪,只是林子苏这样新进的员工并不了解这一渊源。

  中午一下班,林子苏便如约来到午餐的地方。周瑁远早已等待在那里,林子苏表示歉意来迟了,周瑁远却笑道:“你没迟到,是我来得早。这是董事长定的规定,凡是这样的午餐,总裁必须要先到,迎接东森的优秀员工。”

  林子苏一听,心中更觉自己先前的自以为是,暗自庆幸被杨玫拦下了。周瑁远给林子苏请了座,这才坐下。

  刚坐定,两人不约而同都要说话,见彼此都有话要说,便又都停了下来,有一阵子静待,两人又都不禁会心一笑。

  周瑁远见她扎着丸子头,淡妆素静,浅青色衬衣,挽着袖口,露着半截白润的手臂,左手腕上黑色腕表,简洁练达,好似一朵清水芙蓉。周瑁远甚是喜欢,方才道:“刚才想说什么?”

  林子苏脸色微红,不自觉地压低了声音道:“刚才想叫‘远先生’来着,又想起了这是在公司,所以就打住了。”

  周瑁远眯缝了眼睛,帮她倒了水,温言道:“你知道的,私下里我不会约束你,你想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吧。”

  林子苏接过水,还是很认真道:“不行,不行,既然是约定好的,就要信守君子之诺。”

  周瑁远忍不住朗朗一笑,不置可否,便道:“好吧,丫头要当君子,我也不能当小女子啊,是吧?”林子苏嵌着梨涡一般的笑容,眼睛笑成了初秋的花瓣,温暖着窗外的三分秋色。

  周瑁远眼睛一直盯着她,也被她的笑感染,性感的嘴也抿成了一弯优雅的弧线,忽而想起路演那日她隐藏在精干练达之下的小女儿情态,甚至对自己不经意展露的微微醋意,便存了戏谑之心,笑道:“还记得那天你喝醉酒的事情吗?”

  林子苏怎能忘记呢,想起那天被丁俊良劝酒、让自己在老板面前失态的事,林子苏都是恨恨地咬牙切齿,但同时心中又存了颇多疑惑,听他提到这事,便来了兴趣,问道:“对呀,你们那天是什么时候签的约啊?签约了,丁总为什么还要劝我的喝酒呢?……”

  果然如周瑁远所料,一提起来这事,林子苏的话匣就关不住了,也不似刚才那样拘谨了。直到服务生来上菜方止住,服务生才走,林子苏又想继续问,周瑁远忙笑道:“来,先吃东西吧!放心,我会解答你的疑问。”

  林子苏这才觉得有些唐突了,便笑了笑,周瑁远举起酒杯,笑道:“来,庆祝一下你的进步!”

  林子苏微微一笑,也举杯碰,周瑁远抿了口水,笑道:“你做到了,我也没看错你。你这样受调教,以后,也许我们会有很多这样的会餐机会?”

  周瑁远狡黠一笑,帮她夹了菜,林子苏心里却想着,别了,还不如奖钱来得实际呢。

  “你不是想知道,那天究竟是怎么回事吗?”周瑁远停顿下来看了看她,林子苏正是满肚子的狐疑,便急迫点点头。

  “其实,你来赴宴之前,万简明和丁俊良就签好了协议。我还告诉他,在上京他害你酒精过敏住院,你发誓不会再喝他的酒。他不相信,说他去劝你酒,你一定会喝,还和我打赌,结果——,嗯,我太相信你了——”周瑁远耸耸肩,做出无可奈何状,林子苏恍然大悟,心中也不禁一阵暗骂。

  林子苏正要嗔怪他拿自己当赌注时,一个上午都没见的赵恬妞来了。她直奔林子苏的座位走来,手上还拿着一个文件夹,林子苏看向她,发现到她今天很不寻常:藕色的针织衫,内搭波西米亚印花长裙,搭配着裸色的高跟鞋,愈发显得身材修长,婀娜行走风情万种。

  长发不知何时烫卷了,之前她和林子苏一样都是顺直长发,几天前在出租屋里见到她时还是顺直长发。今天,她竟然还化了淡妆,从前她可是从来都不化妆的,今天化了妆的她,几分娇艳,几分风情,几分雅静,天然的忧郁神色,平添了几分高冷气质。

  赵恬妞骤然的改头换面脱胎换骨,让林子苏有些吃惊,她从未见过这样明艳脱俗的赵恬妞,日常她的装扮并不怎么出众,甚至有些同事还嘲笑她“乡土”,穿搭更谈不上。

  而穿惯了平底帆布鞋的她,今天突然穿了高跟鞋,本就高挑的她,身材也愈加出众,仿佛一夜之间,她穿上了午夜的水晶鞋,摇身一变,从灰姑娘变成了高贵的公主。

  如此玲珑剔透的人儿,让林子苏有些错愕,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这般不同寻常的装扮和前所未有的仪态,便觉有些不对劲,转眼看周瑁远时,见他也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赵恬妞,眼神也变得复杂和迷惑起来。

  赵恬妞径直走过来,丝丝的甜甜香气也漫漫飘过来,沁人心脾,一个极酥软又十分陌生的声音飘入林子苏的双耳:“苏经理,这个是营销二部这个月的费用报销单,需要您签个字。因为今天财务要封账,必须在今天1点前交过去,不然就得等到下个月才能报销了。”

  这样酥软的声音,远不似往日那个低眉顺眼的嘤嘤之声,任是林子苏这样一个不谙情事的姑娘听了,也是一身酥软。

  原本像这类费用报销,应该是组员自行整理后,由组长统一提交给经理进行汇总审批,但因为先前营销二部员工都看不上她,便拿了这些内勤杂事戏谑她,赵恬妞起初也是逆来顺受,后来渐渐又“甘之如饴”,让林美静也无法帮她,久而久之赵恬妞也就成了营销二部名副其实的“内勤”文员。此时,林子苏见她来签批费用报销,也就没好多问,满腹狐疑地接过了单子。

  林子苏认真查阅了一下文件和报销单,觉得无误后,这才笑着接过她的笔,然后署了名,却并没有要还给赵恬妞的意思,而是轻轻按下文件,道:“恬妞,这个放在我这里吧,一会我去找俞总和杨总签字。辛苦了,身体好点了吗?”

  赵恬妞有些意外,些微迟疑后,转而微笑道:“嗯,好了。”林子苏欣慰道:“虽然好了,但还是不要太累了。”赵恬妞甜甜一笑,“嗯”了一声,两人径自说话,竟忘记了对面的周瑁远。

  林子苏刚好看到周瑁远也在注意她,想起先前正愁没机会向周瑁远引荐她,此时机会在眼前了,又见赵恬妞这般情景,反而有些迟疑了,但看到周瑁远的几分欣赏几分疑惑时,又不能不作为,这才顺势起身介绍道:“对了,恬妞,总裁也在这里!”

  赵恬妞楞了一下,稍时才反应过来,看见朝思暮想的人,又如此的近距离,竟有些激动地不成调,道:“总,总裁,好,不好意思,打扰你们用餐了。我——”

  周瑁远忙摆了摆手,温言道:“没关系!工作要紧。你叫什么?”林子苏正要介绍,却被赵恬妞抢道:“赵恬妞,和人事行政中心的赵云龙总经理一个姓,恬静的恬,妞,嗯,就是女加丑。营销策划中心营销二部的文案专员。”

  赵恬妞的声音真的是太温柔了,听得人心都要化了。周瑁远听她的介绍,禁不住笑道:“你可不丑,很漂亮,很像!”说话时间,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看。

  赵恬妞疑惑了一下,他说“很像”是什么意思,但听到他夸自己漂亮,她高兴得差点都哭了,因为还从来没有人这样夸过她,禁不住腼腆了娇颜,娇柔之色更加惹人怜。周瑁远很认真地打量了她一番,若有所思,随即关心道:“嗯,吃饭了吗?”赵恬妞道:“还没有,赶着给财务交这个费用。”

  说这话时又看了看林子苏,又道:“嗯,不过,现在不用了。”周瑁远道:“既然如此,就坐下来一起用餐吧?”

  赵恬妞本能地犹豫了几秒钟,又看了看有几分不豫的林子苏,愣了会神才回道:“谢谢总裁!我希望,有一天能像苏经理这样,因为表现优秀和您一起共享午餐。”

  虽然言语推辞,林子苏还是看出了她的遗憾之色。周瑁远却是极为欣赏,便道:“嗯,好好干!”赵恬妞轻嗯了一声,随后告辞林子苏,转身离去。

  林子苏看出了赵恬妞以退为进的策略,再看周瑁远时,果然他的目光一直送她走出餐厅大门,直至背影消失,才回神用餐。林子苏心中泛起一阵涩涩涟漪,尽管是满腹狐疑,却又不得不表现得镇定自若。

  目送走赵恬妞,周瑁远方道:“为什么她叫你苏经理呢?”林子苏不禁一笑,道:“因为我们中心两个经理都是姓林,为了区分开,大家就跟我叫‘苏经理’。就像总裁和聖总一样,都姓周,也是为了区别。这也和大学时候同学们给我取的外号有关。”林子苏狡黠一笑。

  周瑁远被她的狡黠逗乐了,便笑道:“什么外号?”林子苏回答道:“大学时候,同学们给我取了个外号‘苏小妹’,嗯,不过,可惜了,我辜负了这个绰号!”林子苏忍不住讪讪一笑。

  “为什么?”

  “因为我没有哥哥啊,历史上的‘苏小妹’,可是有个大名鼎鼎的苏东坡哥哥呢。”

  周瑁远露出了迷人的笑容,便前倾身子,靠向餐桌对面的林子苏,压低了声音,道:“还记得上京第一次见你吗?当时,我说让你叫我‘瑁哥’,其实就是想认你做小妹,不过很可惜,你不肯,就认我做了‘远先生’,从小妹变成了我的学生。”

  做他的小妹?林子苏禁不住心神一荡,盯着他看起来,有些失神……想起妈妈曾跟她讲过,过去青年男女处对象,就喜欢以“哥哥”“妹妹”相称。那对于他而言,是真有认亲之心,还是借认亲之名,行风月之事?不要说初次相见,即便是现在他也不可能会喜欢自己,男女情事于他,不过是相泯一笑的逢场作戏,哪里会当真了奔着一辈子去的?

  那个云连陪他的女子,大概也是逢场作戏吧,今日她还和他有关系吗?也许,早已成了陌路人,一套房子相送,各得心安,再无纠葛,她于他也已是昨日黄花了吧?还有他刚才看赵恬妞的神色,简直就是猎人看到猎物的神采,两眼放光追逐不舍,这样风花雪月的一个人,又怎么可能会专情一人?这还只是你看到的,你没看到的,还不知道有多少……

  林子苏,你这么心高气傲,你会愿意做他的昨日黄花之一吗?尽管他真的很优秀,很有男人味,他的一切都让你目眩神迷,甚至是神魂颠倒,可是没有一辈子的许诺,一时的情起,终究是昙花一现。现今他再多的好,也不过是来日方长的幽深陌路。所以啊,林子苏,不要迷失自己,他再好,都不属于你……想到这些,林子苏神色黯然下来。

  周瑁远见她神色黯然,便关切道:“怎么了?”

  林子苏打趣道:“那么,远先生,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

  周瑁远神色一愣,旋即朗朗一笑,道:“哦,不,你知道的,我只有一个姐姐,那就是周琞扬。”

  言左右顾他,看来他认的真有妹妹,或许不止一个,所以他所谓的想认你做妹妹,和那些昨日黄花,并没有什么不同。林子苏便道:“嗯,所以,如果你不是我的老板,或许我可以考虑认你作哥哥。”

  “为什么?”周瑁远笑道。林子苏看着他迷人的笑容,那简直就是诱供的利器,完全不用逼供,林子苏就招了:“嗯,我不得不承认,您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上京这半年来做您的商务女伴,如果说没有对您动心思,连我自己都不相信。但比起那点心思,我更尊重您的老板身份,也尊重您的职业素养,这让我不得不对您的敬重之情多于儿女私情。如果如您所愿,认您做了‘哥哥’,我不确定我还会不会是我自己。但至少我可以肯定的是,‘远先生’之称,会让我懂得保持清醒和冷静。因为,我很清楚,现在的我,没有可以分心的资本,更不想成为感情用事的人,我想让自己成为更好的自己,但不是因为你,或者别的男人。”

  周瑁远很受用她对自己的那点“心思”,他也明白,不只是她,只要和自己接触的女性,哪个不是他的仰慕者,所以他一点也不吃惊她会动“心思”。但是,相比较这些女性对自己的套路和讨好,显然这个丫头和她们不是一路人,她对感情的压抑和克制,远超出了她的年纪,这让他有些看不懂,也想不明白,这个丫头到底是怎么想的,她到底想要什么?

  她是虚荣的,可她的虚荣却一点也不急切,不着急,很温和,温和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他甚至觉得,把一套房子撂给她,她也许都不一定会和自己上床,她很难像其他女人一样,会心甘情愿成为他一段时间里的“私有物”。或者,她在等什么?嗯,得重新考虑“捕猎”的方式,以前对女人那套,对她是无效的。或许,她是个有些难度的女人……

  周瑁远盯着她看,她也在认真盯着他看,两人都没说话,最终还是周瑁远先打破了沉默:“为什么要压抑自己?丫头,你不辛苦吗?”

  林子苏做了个无奈的动作,道:“当然会辛苦,但我想要得更多,而不只是当下的一步。”

  “更多,是什么?”周瑁远感到困惑。

  “嗯,职场上的功成名就。嘿嘿……”林子苏不望调侃打趣。

  “你的‘功成名就’里,有感情吗?”周瑁远穷追不放。

  林子苏被他问住了,她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她觉得,她的感情,已经永远定格在大学四年的“方老师”那里,至于后来,她没想过,因为她心里始终还放不下他……

  “嗯,这个,我也不知道!”林子苏语焉不详,她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仿佛感情是她的禁区。

  “你对其他男人,或者喜欢的男人,都是这样吗?嗯,我是说‘明明喜欢,却要克制’!”周瑁远试探道。

  男人?我有过男人吗?当然,“方老师”不就是吗!?虽然只是你一厢情愿地暗恋!至于,喜欢却要克制?有吗?对方老师,可从来没这样过,为了方老师,我会“不顾一切”!……想到这里,林子苏忍不住学了他耸耸肩,笑道:“当然不是,我爱上的男人,我会不顾一切!”

  听到她的回答,周瑁远忍不住松了一口气,便问:“不顾一切!?你有过吗?”

  林子苏想了想,打趣道:“哈哈,我这样说,当然是有过的!”周瑁远终于放下心来,他可不希望她是个纯情学生妹,那样的女人不是他想要的。周瑁远禁不住笑道:“嗯,那就好办,这不是难解决的事情,只是时间的问题。”

  林子苏脸上打了个疑问,周瑁远邪魅一笑,耸耸肩,言左右顾他道:“嗯,比起你叫我‘远先生’,我更喜欢你叫我‘哥哥’。”

  林子苏歪了头,玩笑道:“这个问题很严重,我得好好考虑考虑!”周瑁远禁不住朗朗一笑,又想起什么,便问:“那个赵恬妞,漂亮女人,和你的关系很好吧!?”

  “女人!?”林子苏被他对赵恬妞的“称呼”逗笑了,忙解释道:“人家恬妞,明明还是个小女生,好吧?”

  “小女生!?”周瑁远回味着她的话,不敢苟同地摇摇头,道:“哦,不,我看女人很准的,相信我,她是女人!”

  林子苏有些困惑,便忍不住学他耸了耸肩,表示无声的否定。周瑁远狡黠一笑,道:“你对她很关心,嗯,看得出来,你很想引荐她,不过——”周瑁远嘴角轻扬,笑道:“她应该不需要你的引荐!”

  林子苏更加迷惑了,道:“为什么啊,远先生才见了恬妞一眼!”周瑁远故作神秘道:“我比你了解女人,我也了解你!”声音很是性感诱惑,脸上的笑容也变得很玩味,林子苏的心忍不住为之一紧,有些不受控。

  林子苏不愿与人纠缠和自己相关的话题,因此赶紧引开话题,聊起本月上京进修课题,周瑁远也不欲穷追,便耐心倾听并做辅导解答。随后,又从丁俊良的项目投资谈到私募运作,从她刚升任营销二部经理谈到管理和营销之道,同时悉心嘱咐她要别死学东西,要注意搭建资源和人脉……凡此种种,好似师徒之间相授一般。

  “总裁午餐”结束,林子苏办理完报销事情,回到办公室对赵恬妞的突然变故,也着实摸不清状况,而对于营销二部的这种不良之风也甚是痛恨,决意以此次为契机,加以整顿和改变。

  到得周一的部门例会,林子苏就此事专门发声警告:“我不管以前营销二部有什么‘传统’,从今天开始,我希望大家记住一点:自己的事情自己负责。我不想再看到一个员工拿着另一个员工的工作去做,如果以后我再发现这类事情发生,那么对不起,我就会把你的绩效计入给你帮忙的同事。我想,你们应该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希望大家把我的话当回事。”

  营销二部这些人当然知道林子苏所指,她担任策划组组长时,杨可越级请假耽误了城市公司的项目方案申报,被林子苏直接开下罚单。因为这事林子苏不惜触怒顶头上司,连精明如周媚、狠辣如俞琳徽都不得不让步。

  旁人自然不知道这中间的曲折故事,都只道林子苏依章办事铁面无私,更何况大家都认为她因为‘风雅颂’投资一事立功,在老板那里又得脸,自然不敢和她对着干,营销中心的人也都颇为忌惮林子苏,其名声自然也早已传到营销二部。

  此时,营销二部的人见林子苏言辞凿凿,自然都不敢有异议,只有赵恬妞的心情说不出的五味杂陈。林子苏见大家不置可否,这才道:“凡今后工作确实需要调度人手的,请务必报给你们组长,组长报给我,我来帮你们协调,听明白了吗?”

  大家齐声道:“明白!”林子苏这才道:“好了,散会!”

  等到大家都出去了,林子苏便拉着赵恬妞的手,道:“恬妞,好好工作,以后专心你的文案工作,不用担心谁还敢欺负你!”

  赵恬妞脸色沉郁,见林子苏诚恳至极,便皮笑肉不笑地点点头,两人这才携手走出会议室。

  林子苏例会上的一番话,不仅仅是为了整肃这种不良风气,其实还有一层私心,上周的“总裁午餐”,赵恬妞本是没有机会来找她签字的,尽管她一心想帮助赵恬妞,可这样的卒极之事确实让她心感不适,因而迁怒到这股歪风歪气上了。

  林子苏这样的“生气”,其实是一种私心的潜默移化,她对周瑁远那种忽明忽暗的情愫正在无意识地滋长,但她并不认为这是男女之情,更无法将此等同她对方老师的感情。她只认为这是对他的敬重之情,才有的倾慕。

  这天中午午餐时,文案组的许芳芳和几个同事一起用餐,正聊得起劲,见林子苏正端了餐盘找位置,许芳芳便叫了她,一起坐过来吃饭。

  席间,大家正在聊今天早上的爆炸性新闻,新闻源就是赵恬妞今早误上总裁专用电梯,又晕倒在电梯里,被总裁带到办公室休息,直到11点多才下来。

  这事,林子苏当然知道了,用餐时,许芳芳绘声绘色地讲道:“唉,你们猜猜看,赵恬妞是怎么勾引总裁的?”

  大家面面相觑,纷纷摇头,林子苏不言,只听许芳芳道:“咳,我跟你们学学哈。赵恬妞先是一头冲过去,娇滴滴地喊道‘唉,等一下,等一下!’等到电梯关了门,才知道自己上错电梯了,忙假装喊‘哎呀,上错电梯了。’然后总裁就说‘没事,你到几楼?’赵恬妞假装不好意思说‘48楼’,然后呢,总裁就替她按了楼层,电梯行进半途,哎哟,赵恬妞就开始勾引总裁啊,就假装头晕,然后倒在电梯里了。你们想啊,总裁的绅士是出了名的,肯定也不会丢下她啊,所以啊,就把她带到50层喽!”

  许芳芳角色语调声音,扮演得夸张又惟妙惟肖,大家是一阵笑,一阵恨,李庆艳打笑道:“说的好像你就在现场一样,你以为你是监控摄像头啊!”

  大家不禁一阵笑,张菲菲道:“我才不信呢,赵恬妞平常跟个闷葫芦一样,怎么可能跟你说的那样‘发骚’?”

  林子苏一向不喜员工乱嚼是非,又牵涉赵恬妞,因为最近见赵恬妞也确实有几分病息,行为举止也比以往慢了许多,常念着头晕,在她看来也许是事出有因,并非如传闻中的这么不堪,便有些不悦,道:“芳芳,这话别乱说,恬妞最近确实也身体不舒服,没亲眼所见的事情不要讲,让上面的领导听见,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大家不禁吐了吐舌头,许芳芳到底不甘心,便压低了声音:“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几天不吃饭,就等着借口上错电梯,晕倒在总裁面前呢?苏经理,你呀是人太好了,别看你这么看重她,照顾她,可她未必把你当姐妹,她瞒你的事可并不少,就我所知道的一件事,你肯定不知道!”

  林子苏一时起了好奇心,又自持管理身份,既不发问也不制止,倒是张菲菲禁不住好奇先问道:“什么事儿啊,说来听听,说来听听!”

  许芳芳依旧是压低了声音,道:“她正在青藤女子高级研修苑进修。”

  席上三人闻言,都不禁一惊,林子苏不知就里,不知道大家为什么闻言色变,便道:“人家的私生活,你们呀就别参和,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毕竟她愿意进修,这也是好事啊!”

  许芳芳和张菲菲闻言,都是不约而同地噗嗤而笑,许芳芳道:“我去,我的苏经理,你好单纯啊,你不会不知道青藤女子高级研修苑是干什么的吧?”

  林子苏一脸疑惑,道:“怎么了?”

  许芳芳凑近了林子苏,道:“那可是小三的培训学校!”

  林子苏闻言,手中的筷子跌落在餐盘上,失声道:“什么!?”林子苏满脸的不可置信,竟不知说什么。

  大家见林子苏这般的情状,也不敢再多言,一顿午餐就这样匆匆结束。可对于林子苏而言,却惊起了成片的波澜,还有那绵绵无尽的疑惑思绪,也让她陷入了大荒混沌,她一方面想求证,可又害怕会证实心中纷纭的谜底。那么林子苏该何去何从呢?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