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含生草

第二十五章 追本溯源

含生草 劭君 6250 2017-08-13 16:38:44

  林子苏一时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是三团的团长,直到同桌张翰非推她,林子苏才赶忙站起来,正要道歉,却见蔡晋挥了挥手,道:“这个小姑娘,刚才的举动,想必你们都看到了,当大家都在鸡同鸭讲的时候,她是第一个站出来,以团队大局为先的同学,你们刚才有同学嘲笑她,但是我告诉你们,别看她只是个女生,足以让班上你们这些七尺男儿汗颜。因为她,是你们当中唯一一个有担当的,至少我现在看到的,只有她一个。在她身上表现出来的,就是一种‘忘我’的品质,所以四个团,只有三团完成了我的任务,这就是‘忘我’的力量。她应该是班上最小的吧!?”班中的同学大都点点头。

  “林子苏,是吧?”林子苏点点头,蔡晋道:“好,你先坐下吧!在这里呢,我也说一下,我要分团的初衷,就是让大家有竞争意识,有竞争意识的团队才会有向心力、凝聚力和创造力。所以,三天课程结束,我会给最成绩最好的那个团队一个奖励,奖励只要和我有关,比如谁对我有意见的,可以罚我做俯卧撑,或者来个5000米长跑,我都会照做,绝无二话。

  三天后,你们就可以尽情找我复仇了。当然,如果三天的课程下来,觉得我老蔡还不错,有点水平,假如正好你们需要我,到你们公司去喝喝茶,聊聊天,顺便解决点问题,这些都是可以的哦,前提是你们团要拿到第一。”

  众人一阵笑声,蔡晋又道:“林子苏,就你吧,你负责帮记录‘正’字,我每说一次奖励谁,就在他所属的团记录一笔,最后以‘正’字最多的团为胜。”林子苏也清亮地应声答应了,这也引起了班里的一阵小骚动。

  蔡晋边道:“待会课间休息,请大家把各自团的团名、口号和团长商议齐全,由团长交到我这里。明后两天上课,还是按照你们现在的座位顺序进行就座。记住了!”众人一听蔡晋话锋严肃了,便都不敢再流连情绪,立马就收敛了开始安静听讲,只听蔡晋道:“通过刚才那5分钟,我看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你们虽然经过了一年的学习,却还是像一盘散沙,可见之前的课程培训,并没有让你们意识到团队的概念。”

  “刚才李明峰说,这里不是军队,没必要玩这样的‘儿戏’,我非常能理解,为什么啊,因为在二十多年前,我新兵入伍,面对整天喊喊口号,练练操的‘把戏’,也是如你们今日这般想法,就是觉得‘可笑’‘幼稚’。

  但是,直到今日,我才明白,我们所看似‘可笑’‘幼稚’的口号练操,却恰恰成就了一个团队的凝聚力,这种凝聚力就是一个军队的战斗力。

  美国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还有通用电气前首席执行官杰克·韦尔奇都被问过同一个问题,那就是‘在培养领导者方面,哪个学校做得最好?’他们的答案既不是哈佛商学院,也不是沃顿商学院,而是美国军队。他们所指的美国军队,在很大程度上,指的是西点军校。

  二战后,在世界500强企业里,西点军校培养出来的董事长有1000多名,副董事长2000多名,总经理、董事级别的高级管理人才超过5000名,因此西点军校,被称作美国最优秀的‘商学院’。那你们知道,为什么西点军校,反而更容易培养出优秀的领导者吗?”

  大家纷纷摇头,蔡晋道:“很多人喜欢讲‘自由’,什么是‘自由’?是你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吗?不是,真正的自由前提,是对自己的自制和约束,一个有自律的人才会有真正的自由。这才是西点军校,更容易培养出优秀的领导者的原因所在,所以作为管理者,你要讲的,首先也是自律,有了自律你才能讲其他的所谓的‘管理套路’。”

  蔡晋一边说,一边打开PPT课件,讲道:“那是不是有了‘自律’就够了呢?答案一定是否定的。我们不妨大胆推测一下,企业的管理,追本溯源,你们觉得是什么?”

  不少同学们纷纷踊跃回答,蔡晋一一叫人起来回答,有同学回答是企业制度,有同学回答是企业文化,有同学回答是老板,有同学回答是信仰,还有同学说是目标结果等等不一而足。

  蔡晋让林子苏为回答问题的团记下比划,然后道:“在我看来,企业的根,其实就是领导,就是你们这些管理层嘛!你们好好想想,是不是?”不少同学都表示困惑,不甚明白。

  蔡晋道:“就拿刚才那位同学说的‘企业制度’吧,‘企业制度’真的就是企业的根吗?未必啊,同学们,那么多的创业公司,他们都是没有制度的,可是他们存活的也很好啊!再说一个,企业文化。那我问你一个问题,月收入三两千的员工,企业文化对他有效吗?他还在温饱线上挣扎,房租都付不起,他要那企业文化有什么用?

  马克思都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里,对于一个处在金字塔底端的人来说,你去要求他的精神层次,要达到富裕阶段的精神,这不是耍流氓吗?比如说,在座的各位,如果你们月薪只有三两千,你们还会坐到上京大学的教室里听课吗?”众人纷纷摇头,不少同学已经有所悟。

  蔡晋继续道:“这就对啊!可见,刚才各位同学所说的,并不是企业追本溯源后的‘根’。那么,什么才是企业的‘根’?”蔡晋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两个字:领导。

  蔡晋道:“对,这才是一个企业的根,也就是我们通常意义的‘管理层’。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就是这个道理。所以,作为团队的关键人物——领导,到底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素质,才能稳住企业的‘根’呢?三个核心:领导力、执行力和人格魅力。”随后,蔡晋转身,在刚才黑板上写的“领导”二字后面,写下了这三个词。

  蔡晋道:“说到‘领导力’,你们当中或许不缺乏领导力,甚至是过犹不及。”大家会意一笑,蔡晋继续道:“什么是正确的领导力呢?如果你们以为‘领导力’,就是用你的领导权威,去震慑下属,逼迫他们屈服于你的淫威,那么你们就大错特错了。

  权威震慑,那是给极其不听话的员工的。而对于绝大多数的员工而言,他们工作养家,不会傻到跟你一直对着干,那你又为什么要去用权威去管人呢?而且‘权威’这玩意,亮相得太多了,反而丧失了威力,未必就真的有震慑力。

  而那些员工所服从的,并不是因为你对、你有理,而是你手上的权力,这才是一个领导的悲哀。那么,什么是‘领导力’?”蔡晋虽然话语并非像开始时那样强硬了,但这番明里说理,其实更是一种训教,教室里在座的除了林子苏外,其他都是在企业中身居要职或高位,多多少少都存在“权威压人”的情况,所以大家都缄默着,等待着蔡晋的答案。

  蔡晋环伺众人,方道:“西点军校领导力培训项目的托德·亨肖中校,是这样给出‘领导力’的正解,即:一个好的领导人,要懂得如何保持团队的价值,并通过团队建设,使之增值。意思就是,领导力,是一种通达灵活的手腕,而不是强硬的手段。

  在座的各位,回想一下,你的团队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气质和面貌,不要说和你无关,因为团队的气质,就是你的气质。所以你想你的团队成为什么样团队,你首先要成为那样的人,才有资格做团队的领导。这就是‘领导力’。”众人渐渐明白,纷纷点头赞同。

  “那么,领导者的第二个要素——执行力。领导的执行力,决定了团队的执行力,这是上行下效的过程。什么是‘执行力’?有人愿意告诉我一下吗?”蔡晋问。

  有同学说“今日事今日毕”,也有同学说“全力以赴”,众说纷纭,不一而足。蔡晋在大家回答得差不多后,才道:“执行力,意味着除非命令本身有问题,否则必须执行,没有任何借口。

  在西点,士兵在回答命令时,只有4个答案:‘是,长官’、‘不,长官’、‘不知道,长官’、‘没有借口,长官’。别开那么多会,别讲那么多模式,别讲那么多战略,也别讲那么多形式,更不要讲那么多道理,就是一个字:干!瞧,这就是执行力!”

  “第三,人格魅力。啊,这个就很宽泛,很广义了。在这里,我讲一个故事,也是和西点军校有关的。曾经有一个女兵违反了规定去午睡,被发现后,遭到重罚警告,但处罚并非因为她违反规定睡午觉,而是因为她睡了30分钟,却说只睡了15分钟。对,诚信才是人格的最大魅力,这是1,然后才是能力、学识、性格,它们是1后面的0,1成立了,后面的0才能成立。”下面有一阵的窃窃私语。

  蔡晋有一阵的沉默,表示允许同学们的小范围讨论,但班里很快又安静下来,蔡晋这才道:“其实上面讲的,远远超出了我今天要讲的课程内容,可是又为什么要讲呢?要知道,任何的销售管理,都是团队的管理,而团队的核心正是我们刚才所讲的‘领导’。

  从分团事件来看,窥一斑而知全豹,虽然你们都是领导,但其实你们自身的领导力、执行力,都还有很长的路要去修行和领悟,更不要谈人格魅力。

  扪心自问一下,员工为什么要在你的麾下效力?或者,这样问,如果有一天,你们离开现在的公司,作为没有任何利益交集的人之后,你现在的下属员工还会愿意听从你、追随你吗?”

  不少同学都纷纷摇头,只听蔡晋道:“就是因为大家的‘自我’意识太强烈了,‘自我’意识,在一个团队中的危害到底有多大,它不仅会破坏组织的纪律底线,还会形成一种渲染力,传染组织中的其他成员,大水一来,好,哗地一下,就冲散了。

  在座的各位,大多是管理层,你们可能觉得,这种‘自我’意识和自己无关,问题大多发生在底层员工。我告诉你们,错!而且是大错特错!恰恰相反,往往是管理层,才最容易犯‘自我’病,而且权柄越大,职位越高,病得越厉害。”

  众人听得入神,都不禁点头称道,只听蔡晋继续道:“万事同理心,回到我们最初那个‘妈妈式’的话题,这就是个典型的‘自我’意识,就是用自我的经验,去主观臆断孩子的需求,经验越多,‘自我’的主导意识就越强烈。回到我们今天的“销售管理”主题上来,销售的第一要诀,就是必须删除你的‘自我’意识,放空自己。”

  随后,蔡晋在黑板上写下了大大的四个字“放空自己”,又道:“可能大家对‘自我’这个概念,认知还不够清晰,那么,我现在给大家播放一个典型的妈妈式销售,你们千万不要小看了这个案例的来历,这可是我的朝阳团队,给一家知名上市地产公司,做销售培训前的实地调研视频。”随后,教室里开始播放视频短片……,由此,蔡晋的销售模块课程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第一天的课程在蔡晋的精彩总结陈述中结束了,大家都觉得意犹未尽,最初心存芥蒂的同学也都消弭了偏见,对蔡晋都不禁心生敬畏之情。第一天的课程,二团得票最高,是十一票。第二名是一团,九票。林子苏所在的三团,排名第三,只有七票。四团是四票。大家都暗自揣了一股劲,准备明天再决高下,士气高涨,团队的力量也在悄没声息地形成。

  因缘际会,蔡晋的出现,让林子苏也有了新的打算。一下课,林子苏就和同学追着蔡晋,一路讨论一路交流,一直追到停车场。

  周瑁远给她打电话她都没接到,因为期间一直有同学在和蔡晋进行交流,林子苏就只能亦步亦趋地跟在旁边倾听,有时也会问上两句,直到同学们纷纷离开,就剩下林子苏,蔡晋这时拿了车钥匙,准备取车,见林子苏还跟在后面……

  蔡晋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可能不了解我,我不接受任何陌生的邀请。虽然,我对你这个同学比较欣赏,但这并不代表什么!”说完,就准备拉车门。

  林子苏来不及感慨蔡晋的先知先觉,而是反应迅速,用她瘦弱的身子,就挡在了车门前,几乎是哀求道:“蔡老师,您给我1分钟,我说完就走,您不让我说,我就上您的车,一直跟着您。”说时迟那时快,林子苏拉开后车门,就坐了进去。

  蔡晋从未见过这样死缠烂打的人,亦是无可奈何,便道:“你出来,我给你一分钟。”

  林子苏喜出望外,这才下车关上车门,然后鞠了个躬,道:“谢谢蔡老师!我们公司从来没有过自己的销售团队,都是乙方代理销售,但是现在案场销售状况并不好——”蔡晋看了看手表,道:“还剩下20秒!”

  “所以,所以,我们分公司想组建一个销售团队,我们需要一个像您一样的教练,去帮我们培训这个团队,今天听了您的课,对您佩服得五体投地,所以想请您给我们当培训教练!”

  林子苏不管三七二十一,噼里啪啦地把话讲完了,蔡晋摇了摇头,道:“说完了?”林子苏目不转睛地看着蔡晋,满怀期待地点了点头。

  蔡晋拉开车门,一手扶着车门,防止林子苏又来夺门,道:“我刚才已经讲了,我不接受陌生的邀请。就这样!”说完便一脚踏进车,快速关门启动,一骑绝尘而去,留下一地痴望的林子苏。

  林子苏还在怅惘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男性磁性声音:“你这样求人,是我,我也会走的。”

  那声音对林子苏而言,再熟悉不过,回头一看,果然是周瑁远。只见他正靠在一辆车上,带着他那招牌性的迷人笑容,两手插在裤袋里,神态悠闲却掩抑不住他爆棚的性感气场,只见他正望着自己。

  林子苏一见到他,气就不打一处来,掉头就走。周瑁远忙跨步追上去,一把抓住林子苏的手,把她拉回了身,林子苏一急,红了脸争辩道:“周瑁远,你想干嘛?你不知道,这里是学校吗?”

  从来都是被人以职称或头衔尊称,还没有人这样直呼过自己的姓名,周瑁远乍一听楞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忍不住笑了,周瑁远就怕她不生气,不生气反倒不好挽回了。她这话是在回敬自己,因为那天他当众吵她时,也曾对她说过同样的话,她竟然一字不落地学了去。想到这里,不禁一笑,道:“还生气呢?”

  林子苏哪里还想跟他争论,极力地想摆脱他的控制,周瑁远哪里会再容她负气而去,一个月过去了,她竟然还这么耿耿于怀,说明什么?说明她还是在意自己的。

  想到这里,心下不禁温柔泛起,周瑁远也顾不得自持身份了,一把将她紧紧拥入怀中,任她在怀中生气、扭动也不松手,就在周瑁远以为林子苏放弃抵抗时,便松开了她,正要好好看看这个小可人儿,却不想这个女子,又一次像鱼儿一样,从他怀中呲溜而去,周瑁远无奈地笑了一下,她竟跟自己耍这样的小心眼,当真是对她无奈……

  林子苏从那个温暖的怀里挣脱出来后,一路思绪纷乱,为什么他的每一次出现,都能扰乱自己平静的步调和决心。不论他对自己有过多大的伤害,自己竟然都无法真正去恨他,更不要说和他彻底决绝……决绝?不,现今还没决绝,心就已经开始疼了……

  不,不可能,林子苏,你不能喜欢他!你怎么会喜欢这样一个性情复杂不堪、私生活混乱的男人……这是件比放弃方老师还要恐惧的事情……

  林子苏恨自己的不争气,竟然无法对他设防,无法抵抗他的性感和魅惑,从笑容,到声音,到拥抱……都能撩动自己的每一根心弦,久久不能平复。

  心神摇荡之间,转而又想到在蔡晋处碰壁,便又是一阵烦乱,回到旅馆,不论怎么样都无法静心。

  在旅馆待了一个多小时,待不住,又趁夜返回学校,去找辅导员,辅导员就住在上京大学的教职员宿舍楼。

  当林子苏向辅导员表明来意后,辅导员给她递了一杯水,就笑道:“我能怎么帮你呢?”林子苏笑了笑,撒娇道:“您能不能给到我蔡老师的住址呀?”

  辅导员笑了笑,想了想,道:“我可以给你,不过,我告诉你哦,这个蔡老师脾气很古怪,你要有求于他,必须要比他还要有个性,否则恐怕很难成事,他是个吃硬不吃软的主儿!你越是求他,他越不会搭理你,所以好好动下脑筋!”

  林子苏得到辅导员的提醒,心下欣喜若狂,辅导员取笑了她一会,便去拿纸给她写蔡晋的住址,林子苏就抽空看辅导员的藏书,便随手取了一本书翻看。

  很快,辅导员写好了地址,交给林子苏,辅导员又道:“你若真有事求他,建议你先了解一下蔡晋这个人,或许能找到着手的地方。拿这个东西,恐怕是没任何用!”

  林子苏闻言,看了看手上的地址单,怅然了好一阵,不知该怎么办。随即想到辅导员的提醒,心中又升腾起一阵希望笑道:“郝老师,您可真是好老师!”作势就要去拥抱辅导员,辅导员也不推辞。

  两人丝毫没有师生之别,倒像是一对好姐妹。两人又聊了一会,林子苏这才告别返回旅馆。

  返回旅馆的途中,林子苏总感觉后面有人在跟踪自己,便不由地加快了脚步,可是后面跟踪的人也加快了脚步,听脚步声,似乎还不止一个人,林子苏害怕极了,心跳加快,手心里全是汗,双手不自觉地握成拳头。

  转弯走进通向旅馆的昏暗巷道时,一个人横刺里冲了出来,一把抱住了她。林子苏本已是惊弓之鸟,黑暗中突然被人抱住自己,整个身子都吓软了,几欲晕过去……

  林子苏人在客乡,几乎没有任何的求助可能,而且歹徒此时已经控制了她,即便是此时想求助,也已无法得手,林子苏惊慌得已是欲哭无泪,却是什么话也喊不出口,茫然无助感涌上心头,眼泪已是夺眶而出……那么,林子苏这是遇到了什么情况呢?她是否能够逃出生天?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