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含生草

第三十七章 罗汉之盟

含生草 劭君 7677 2018-03-20 20:00:00

  上回说到,知心大哥李封和队长林子苏被留在了电网的对面,眼见其他队的队友一个个通过,众人是心急如焚,就在众人七嘴八舌想办法时,却听到有人突然哇的一声,众人这才停下声音,只见高晨明趴在电网上恸哭了起来,众人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她这是怎么了。

  林子苏是最了解高晨明的,这个女生吃苦耐劳,从来没有一丝怨言,平常并不怎么合群,从来都是悲喜不行于色,从不刻意讨好谁,更懒怠是是非非,是个比较特立独行的人。只见高晨明眼睛一会看着李封,一会看向林子苏,只哭也不说话,众人见她伤心,也都伤心不已。

  因为众人都知道,这意味着电网对面的林子苏和李封将面临被淘汰,当一众队员忧心忡忡时,只听王峰道:“你们还有拯救一个人通过的机会!”

  众人闻言,不约而同将疑问投向教官。

  只听王峰道:“当时过到电网对面的一个士兵,突发异想,通过在电网下挖洞,拯救对面没通过的战友。当然,在这里不会让大家去挖洞,大家可以通过做俯卧撑代替挖洞,拯救队友过网——”

  没等王峰说完,董强便迫不及待地问:“教官,你说吧,做多少个,才能把我们队长和李封救过来!”

  王峰忙道:“只能救一个!而且每人100个俯卧撑,也就是要用1600个俯卧撑才能救一个过来!”

  “救一个,是一个!”董强不由分说,右脚向前一跨,双手立时撑地开始做,其他队员也纷纷撑地做俯卧撑,王峰便命冯岩监督,王峰道:“时间已经不多,只剩下8分钟。待会如果时间到了,即便是你们做够也没用了。”

  董强不假思索道:“全体男生110个,女生每人50个,大家加快速度。12,13,14,15,……”董强一边说一边不间断地做,其他男生也逐渐跟着,步调慢慢一致,随后所有队员的喊数节奏都变得一致……最后,高晨明和武荃虽然已经做完了50个,但并没有起身,而是跟着男生一起继续做下去,其他做够50个的女生有的原本要停下的,但看到高晨明和武荃都没有停下,也都撑着继续做,直到冯岩喊停,众人立时起身也不顾疲累,纷纷跑到电网处。

  电网对面的林子苏和李封相互推让,坚持要让对方过去,最后李泓娟说:“哎呀,什么时候,你们还在这里当君子,别争了,干脆你俩猜拳吧,谁赢了谁过来!”众人纷纷表示同意,林、李这才猜拳,结果林子苏输了,李泓娟气得直跺脚,众人都看得出来是林子苏故意慢一拍输给李封,但此时已经容不得再做争论,李封没办法只得在众人的帮助下,通过了电网。等到李封过去了,王姗姗却又哭了起来,王姗姗一哭,其他女生也跟着哭了起来。

  此时,高松林一声哨响,道:“时间到!请助训教官,报战况!”

  “红队通过17人!”

  “黄队通过13人!”

  “蓝队通过17人!”

  “绿队通过11人!”

  “也就是说红队和蓝队并列第一。按照当时战争的状况,追兵已经赶到,没通过网的战友将难逃一死。在这里,没有通过的人,将被淘汰,并被遣返回你们的公司。此时此刻你们将有一个告别仪式,现在给你们2分钟的时间作告别。”高松林道。

  王姗姗听到这里哭得更厉害了,一下子就扑到电网上,伸长了手臂要去拉林子苏的手,一直哭就是说不出话,林子苏拉了王姗姗的手,一边给擦眼泪,一边安慰道:“好了,这只是军训,只是淘汰了而已,干嘛呢生离死别似的。”

  “对不起,队长,都是我不好,我又笨又任性,总是给大家拖后腿。我要是不那么任性,就不会浪费一个网洞,你也不会挡在另外一面。呜——”王姗姗越说越懊悔,越懊悔越伤心。

  “还有我,我总是太粗心,要是我刚才细心一些,把头发扎紧,就不会触网,队长你也有机会过来,都是我不好。呜——”李泓娟也伤心地懊悔起来。

  “唉,大家不要自责了,我是队长,这是我的责任,我有这个义务保护大家,虽然这只是军训,以后到了工作上,我也一样要这样做,我最希望的就是大家能拧成一股绳,荣辱共生!”说到这里,林子苏看向董强,道:“我走之后,董强你暂代队长之责,务必请把大家一个不少地送回公司,明白吗?”董强哽咽着,说不出话,拼命地点头,众人见状都不禁戚戚然。

  林子苏看到姗姗哭得更厉害,便安慰她道:“姗姗,别哭了啊,我们只是短暂分开而已,明天就又相见了,不要自责了。其实你一点也不差劲,虽然有时候我挺恨你的任性,但是你其实很单纯也很善良,而且你一直在努力,你知道嘛,你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这不是你的错!”林子苏道。

  林子苏说着,王姗姗就一直在那里摇头,哭道:“我一点都不善良,因为是我把你的皮带偷了,结果害你被骂,还害得团队被罚,哇——”王姗姗越说越伤心,众人听罢又好气又好笑,林子苏也红了眼,笑道:“我知道是你拿的,但我并没有怪你。相反,我还要感谢你!”

  “为什么呀?”王姗姗泪眼汪汪地问,林子苏道:“因为你让我们提早明白了什么是‘团队’,什么是‘团结’。如果不是这件事,你给我们的启发,我们可能到现在都还不明白这个道理,还是各自为营,大家说是吗?”

  众人纷纷点头,尤其是武荃,武荃走到前面,道:“姗姗,好了啊,别惹得大家跟生离死别似的。队长虽然被淘汰了,但是一点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相反,我们为有这样的队长而感到骄傲,她是为我们而战。这十天,我对林子苏有过质疑,有过不信任,有过对她的抵触,但今天我对她是服了,从今天起,我认她这个领导!所以,大家不要伤心,也不要难过,我们很快就会和队长相聚,我们也会一个不少地回到云连城市公司去,我们很快又会一起战斗,绝不放弃,绝不退缩,对林子苏绝对服从!”武荃说到这里,向林子苏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众人也纷纷向林子苏敬礼。

  林子苏突然收获这样的诚挚告白,这些日子所遭受的猜忌和怀疑顿然消解,一片开阔的天空向她扑面而来,让她既感动又戚戚然,没想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退出军训,心中多少感到遗憾。尽管如此,却也不愿在众人面前表露出来,反而慷慨其然道:“我也为有你们这样的战友而骄傲,不论什么时候,你们都是最棒的!”说罢,也向众人敬礼。

  李泓娟又扑到网上,道:“队长,其实你人长得挺好看,等军训结束了,我教你化妆吧,让你美美的,嫁个高富帅。”众人哈哈一笑,心情顿然转晴。

  这时,只听一声哨响,高松林道:“友军前来支援,轰炸机将敌军的电网全部炸毁,所有战友得救!”驻训场上响起阵阵欢呼声,这厢蓝队的队员们蜂拥跑过电网,武荃最先跑过去,和林子苏拥在一起,随后众人起哄,纷纷将林子苏抬起,欢呼着抛起,久久不停。

  高松林做最后的裁判:“红队和蓝队虽然通过的人数是一样的,但从反映速度、团队协作和队长的领导力上,红队都不及蓝队,所以蓝队获得本次科目,也是本次军训的最后一次加分,蓝队加5分。根据最后的得分统计,蓝队以100分名列第一。恭喜蓝队,成为本次军训的‘金牌团队’,获得12000元奖金!”

  高松林话音刚落,蓝队全队抱成一团,许多人都热泪盈眶。随后,王峰示意林子苏安排队员做此次军训的总结,这才压制住这欢腾的场景。其他教官也各自整队,带往其他训练地带,做各自的军训总结。

  随后,大家围坐成一个圆圈,林子苏道:“十天前,我们谁也不认识谁,我们怀揣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来到这里。我们曾怀疑过,质疑过,也有过不愉快,但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在一次次科目的训练中,我们都放下了小我,走出舒适区,才成就了今日我们的大我,也成就了东森集团的第一支销售团队,虽然我们还没有进入真正的销售战场,但我始终相信,有我们现在的这股力量,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大家有信心吗?”

  “有!”大家几乎是异口同声。林子苏又道:“那么,军训截止到现在就结束了。十天,在我们的生命长河里,也许并不起眼,但对于今天我们每一个人而言,它一定是与众不同、前所未有的。为了这份与众不同,为了这前所未有,那么从我开始,每个人总结一下此次军训的感悟吧,可以说自己的成长,也可以说对未来的憧憬,也可以表达对团队的感悟等等吧。或者——,如果喜欢谁,都可以表白啊。大家酝酿一下,每人都要发言哦!”众人纷纷点头答应,林子苏将目光看向了高晨明,只见高晨明低了头,满面绯红。

  林子苏转而慷慨道:“我先说吧,我就想说一句话,那就是:感谢大家!”说完,深深一鞠躬,抬起头时,已经红了眼,只听林子苏道:“感谢让我遇见你们,是你们让我学会成长和承担责任,青春就是要在奔跑中受伤,要在颠沛流离中期待阳光,为了你们,我愿意穷尽一生去学习、成长,成为更好的人,成为你们可信赖的战友、朋友和同事。我说过,军训结束谁也不能落下,现在大家都还在,我做到了,大家也做到了。再次感谢大家!”

  一众队员不约而同地响起掌声,林子苏停了下来,掌声甫歇,又道:“战友之情单纯美好,超越了普通的情谊,就像兄弟姐妹一样,没有那么多计较。今后职场相见,希望我们永远保留好这份单纯而美好的情谊,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既然大家都是被我带进了东森,带入了职场,那么请相信我,我林子苏这一辈子,绝不做伤害兄弟姐妹的事!无论何时,我们都一起走,相互信任,绝不放弃,绝不退缩!”

  教官王峰带头喝彩鼓掌,队友们也是掌声如雷,久久不停。随后,林子苏示意身边的王姗姗发言,王姗姗站起声,道:“我没有队长那么好的口才,而且吧,我这个人大概是从小被我爸妈宠溺坏了,一直以来都是以自我为中心,从来不会照顾别人的感受,到了这里以后,最先认识的就是队长林子苏,刚开始觉得队长太严厉,任性不服管教,处处为难队长,还给大家拖后腿,结果大家不仅没生我的气,还都处处让着我,耐心地手把手教我,这种爱别人和被人爱的感觉,真的很好,反正以后我会爱大家,再也不会任性了!保证不让队长操心了!”

  范凯接过话茬,道:“姗姗,你是在向我表白吗?你说你爱大家,那你也爱我吧!”众人闻言,一阵起哄,王姗姗一时气急,红了脸辩驳道:“你说的那个,那个爱,不是我说的那个,那个爱。”众人又是一阵轰笑,范凯也不放弃道:“反正,我那个爱,就是我爱你!”

  这两人是团队中最小的两个,所以平常大家都爱开两人的玩笑,却没想二人心中早已心生情愫,而且还这么大胆开放地表达爱意,这让林子苏颇感意外,没等林子苏说话,董强却道:“姗姗,你要是不喜欢这厮,我们就替你教训他,如何?”说着,就要发动男生教训范凯,却没想到王姗姗突然站了起来,语无伦次道:“我,他——”林子苏见状,忙站起身来,护了她坐下,道:“我说,让你们表白,你们还来真的了!”

  众人又是一阵轰笑,这才转移话题,随后林子苏让李秦沁发言,李秦沁这才道:“先声明啊,我不表白的。”众人哈哈一笑,只听李秦沁又道:“我从小都喜欢那些比我优秀、比我强的人,所以从小学到大学,拿下过大小奖项不计其数,周围的亲朋好友从来都是对我夸赞,那时候我从来都认为我就是第一,我就是最优秀的。但是,自从走出大学,加入到这个团队后,我才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在我们的团队里每一个人身上都有很多的优点,值得我学习,比如林经理的自强好学和雷厉风行,比如封哥的博闻强识,再比如销售经验丰富的宏伟大哥等等,我觉得以后我的路还很长,我要不断补足自己的不足,才能和大家风雨同舟。谢谢大家!”

  “哇哦,原来咱们的队伍中,还隐藏着这样好口才的姑娘哦,以前不显山不露水的秦沁,今天真是让大家刮目相看呢!”董强起哄道。

  林子苏早就对李秦沁多有观察和留心,一直觉得这个女孩有一股子傲气,她和王姗姗、李泓娟交好,却不会苟同她们的一些做法。她欣赏和喜欢林子苏、董强、王宏伟等优秀的人,但却不会像李泓娟那样逢人三分笑的讨巧。她生就一副高级脸,虽不似王姗姗那种给人乖张和伶俐的漂亮,却有着自持相貌的高冷,但凡亲近非亲即故,三分寒意使人不敢亵渎。

  而她身上特有的傲气,却不似高晨明那样特立独行不合群,而是不着废话的耿直,得罪人于无形却并不在意。她聪明,群商时总能有不俗的傲人见解,可也因傲气失了几分情商,让人觉得她傲慢。也因为她这性情与林子苏颇有几分相像,因此大家私下里称她作“小子苏”。

  李秦沁刚才的那一番话,让林子苏忽然明白她了,这个女孩的傲气原来是从这里来的。忽而想起来她也是毕业于常青大学中文系,所读专业也是汉语言文学,还是小一届的师妹。虽然她的话明里是贬己扬人,其实也是暗中较劲,彰显实力自有一股不服人之气,让大家不能小觑了她。林子苏想到这里,便笑道:“以后你们可不能欺负秦沁啊,这可是我的小师妹呢!”众人闻言不禁相视一笑,李秦沁也向林子苏投以微笑,不再话下。

  随后众人一一发言,直至结束,王峰终于不用一板一眼,调侃道:“咱们这个团队,是我带过的最好的最优秀的团队,我真的很为你们高兴。你们刚好十八人,又经历了这十天魔鬼般的训练,从人到魔,你们的体格和心智都得到了飞跃式的升级,你们也已不是最初来鬼谷的你们,就像十八罗汉修炼进阶,你们做到了,我为你们骄傲!我希望,走出鬼谷之后,你们还能再接再厉,创造更多‘不可能’。加油吧,罗汉们!”

  众人纷纷赞“罗汉”这称谓好,林子苏灵机一动,一拍手,道:“好,我们不如义结‘十八罗汉’,结盟誓词就是‘我们梦想,我们努力,相互信任,绝不放弃,绝不退缩’,好不好?”众人齐声拍手叫好,纷纷站起身,林子苏道:“王教官就是我们的见证人,可好?”王峰欣然应允。

  随后,林子苏带头伸出手掌,大家纷纷搭掌一处,共同宣誓:“我们梦想,我们努力,相互信任,绝不放弃,绝不退缩!”

  至此,十八罗汉结盟,这十八人也万万没想到,当日的一时情起,日后却成为名震屏源省的“地产十八罗汉”,成为东森集团的王牌销售团队,为东森集团开疆拓土立下汗马功劳。当然,这是后话。

  鬼谷的军训结束,林子苏和她的团队有了短暂的休息时间,大家便要趁着黄昏时光,三五成群地去欣赏鬼谷的风光。众人散去时,林子苏瞥见李封看高晨明时走神的目光,那时高晨明正背向独自而去。林子苏突然“媒”心大发,立马心生一念,便叫了董强说到鬼谷的后山去走走,并嘱咐董强叫上李封,林子苏则前去叫上高晨明,随后四人准备向后山而去。

  这时,李泓娟追了上来,说李秦沁叫了王姗姗说事,没人玩,叫嚷着要和林子苏他们一道,林子苏见她太讨喜,便不忍拒绝她,只心念着她别打乱自己的计划就好。

  一路上,高晨明和李封都是一言不发,最初董强还不明白林子苏的用意,但见二人情状,便知一二,因此一行人到得后山山坡,董强便说他知道后山一处洞崖很奇妙,站在那里会有千军万马厮杀的回音,相传那是春秋战国时留下的战争之音。之前忙着军训,一直无缘前去,好不容易有这机会,很想现在去一探究竟。林子苏闻言,也心生好奇,也要一道去一探究竟,林子苏便假意问高晨明:“晨明,跟我们一起去吧!”高晨明摇摇头,道:“你们去吧,我在这里等你们!”

  李封见高晨明不去,便也道:“我也在这里等你们吧,好不容易军训结束了,想休息一下。”林子苏暗暗高兴,然后问李泓娟:“你呢?”李泓娟对鬼神传闻,是害怕的,所以有点不太敢去,但林子苏没等她作答,便拉了她道:“怕什么,有你子苏姐和强哥呢,走吧!”董强也过来怂恿,李泓娟就被二人连推带拉地转入了远处。

  山坡上,就留下李封和高晨明。山坡西边,月牙若隐若现地悬挂着,白日军训喧嚣,人声如雷。此时山里静谧冷清了下来,仿佛一下子骤冷了十几度。时至寒冬腊月,山间还是异常寒冷的。只是平常高强度训练,汗雨淋淋,没感觉到冷。此时军训停歇,才感觉到寒意,白日的汗液被寒风吹成冰,莫名凉意升了上来,高晨明禁不住打了一个激灵,李封见状,便脱下军训大衣,给高晨明披上,关心问道:“冷吗?要不要回去?”

  高晨明红了脸,看着她,反问:“你想回去吗?”往日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从来侃侃而谈的李封,在她面前竟然语塞了,心里并不想回去,但嘴上又不敢承认,便以沉默表示否定。高晨明见状,知他心里原来也有自己,心里欢喜莫名,沉默着,又禁不住噗嗤一笑,李封好奇问道:“你笑什么?”

  高晨明道:“人人都称你‘知心大哥’,能言善道,能解别人的心事和难题,怎么现在却变成了哑巴?”李封看着她红晕的脸,忧伤深邃的眼睛,深藏着一汪不为人知的悠悠心事,可她又偏偏那样特立独行,一身坚强与韧力让人不敢亵渎,可又偏是让人忍不住为她牵神动念,魂梦萦绕。李封不禁有些自惭形秽,觉得自己配不上她高贵的忧伤,枉自一身渊博,却不能为她解忧一二,说道:“因为爱,会让人变得笨拙。”

  高晨明尽管知他心意,却也都是远远观望和揣摩,从未想过会有亲近的一天,听到他这一句话,竟欢喜地也看向李封,像是要确定他的答案,只听李封又道:“我喜欢开解人,喜欢为人解忧,知人人心,却不知自己的心,不知自己的心什么时候开始靠近你,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了你?即使这样亲近,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高晨明眼泪潸然而下,李封忙掏出手巾给她,高晨明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接过手,却并不擦去眼泪,好不容易稳定住情绪,才道:“你知人人的心,却不知你心,也不知我心,我其实也喜欢你!”言罢,眼泪倾然而下。

  李封也是今日今时才知道高晨明的心意,从前见她独来独往,不敢冒然接近,却不想她竟然深埋情钟,不让旁人知晓,更不让所爱的人知晓,若不是今日,还不知要耽误至何时。听她一番表白,竟也是感动不已,此时无言胜有言。

  李封充满歉意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应该早点告诉你。你心里的苦,我都懂。我知道,你很早就没了父亲,是你的妈妈把你一手带大,所以你学会了坚强和独立,即使受苦和委屈,也是独自忍受和消化。你在人前的坚强,我都懂你背后的辛苦和伤心。以后,放心,有我,我会在你身边,照顾你。”

  高晨明听他道自己的身世,竟如数家珍,不禁为之动容,泪如雨下。李封见到她的眼泪心疼不已,又不知如何是好,只柔声道:“别哭了,擦擦眼泪,好吗?”

  高晨明见状,竟扑到他的怀里,纵情恸哭,李封一时手足无措,又不敢再劝,唯恐又说到她的伤心事,惹得她更伤心,定了定神,这才轻抚她的背,直到高晨明哭声式微,这才拿开她,然后拿了她手中的手巾,给她擦眼泪,高晨明破涕为笑道:“什么年代了,你还有手巾!”

  李封惭然一笑,道:“习惯了!”“那这习惯要改了!”高晨明一把夺了他的手巾,背过身擦眼泪,这方手巾就再也没给过李封。

  二人在这个夜晚情意大白,至此高晨明孤僻的性格有所转变,在李封的鼓励下,开始与人交往相谈,渐渐地变得开朗。对林子苏的成人之美,高晨明和李封都感激在心,二人都是实实在在的人,所以日后对林子苏也多有维护。

  而林子苏与董强、李泓娟却在玄奇洞崖之行时,三人因性情相投,在洞崖下的野生桃林里,折枝为香义结金兰,行就了新“桃园结义”佳话。三人排行,董强为大,被称“大哥”。林子苏次之,被称“二姐”。李泓娟最小,被称为“三妹”。因为林子苏的领导之威,后来大家都跟着称她“二姐”。李泓娟听山人说起,鬼谷基地坐落的蓬云山上,有一个君悦山庄,是个有趣的地方,便心生好奇想前去一览,但因夜幕即将降临,道路又生疏恐生危险,便被林子苏拦下,只说日后再去。

  林子苏不知,那个“君悦山庄”是方老师母亲的产业,方老师已从法国回来,常青大学已经放假,此时他正在山庄休寒假,此处暂且不表。第二日清晨四点多,林子苏和他的团队坐上了鬼谷基地的返程大巴。一小时后,众人回到云连城市公司,随后蔡晋着急大家培训室集合。接下来,“十八罗汉”将进入蔡晋安排的理论学习、实操训练阶段,为期十天。其中,前五天为理论学习,吼五天则是案场实操演练。对于这个大多数为销售小白的团队而言,他们能经得起以严苛出名的蔡式教学考验吗?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