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含生草

第四十七章 目击证人

含生草 劭君 5850 2018-05-06 09:22:26

  那日之后,林子苏为了维系自己的那点自尊,拒绝了周瑁远请私人侦探的帮助,依旧在医院奔波,和邵小帅交替着陪伴林子茜。

  林子茜自打从警察局回来,心理状况也每况愈下,性子也越来越沉默,不爱说话,开始有意识地回避一些人和情景,渐渐地除了认得林子苏,其他人都成了她模糊的记忆,比如林美静、邵小帅。

  一到夜晚,她决然不肯走出病房一步,也不配合心理医生的治疗,这让林子苏十分绝望,她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让妹妹恢复正常,常常半夜躲在门外哭泣。

  这天,林子苏去开水间打水,一群病友家属在聊天,一个家属说:“我跟你们说啊,真事,我们村邻居表姑家的儿子,在学校被打成了植物人,现在还住医院里,后来邻居家在上京工作的儿子,听说了这事,挺热心帮他们,便把这事曝到网上去,好像是发的什么微博吧,结果,你们猜怎么着?”

  几个妇人围着便问“怎么了?”

  那家属道:“这事在网上一曝啊,一下子就炸锅了,后来那个学生不仅被关进少年犯劳教所...”

  众人一阵快意叫好,一家属叹了口气,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如果不是这家人走投无路,他们也不会把自己家的事曝到网上去,没有了隐私。”

  另一个家属说:“不管怎么说,反正最后这事得到公平解决了,至于人家的隐私,时间一长,很快就会被新的新闻热点盖过去了,谁还记得人儿家住哪儿,谁是谁呢?”

  “那倒是。”众人一阵附和。

  随后众人散去,留下林子苏在那里思索,开水溢出来了都不知道,直到邵小帅慌慌张张来告诉她“茜茜不见了”,林子苏才回过神来,赶紧收了瓶回病房,和邵小帅一起去找林子茜。 

  林子苏和邵小帅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病房大楼的天台,当奔到楼顶天台时,二人都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

  此时,常青市已经是华灯初上,病房大楼的天台就像一个巨型的舞台,万家灯火就是这舞台的灯光,音乐在空荡静谧的空气中飘扬……

  一个优雅的舞者,正随风翩然舞动,就像圣洁轻盈的天使,像深山幽谷中绽放的兰花,像黑森林里飞出的白天鹅,像春天百花上飞舞的蝴蝶,像清晨薄雾徐徐升起的旭日朝阳……她让整个世界都光明起来,却又是那样的孤独……

  林子苏泪水滑落,惊喜和心痛交织,忍不住蹲到地上,任凭眼泪如潮水般淹没整个世界。一旁的邵小帅,更是泪光闪烁,捂着脸嘴,控制不发生声音,生怕打搅了她。 

  直到林子茜走到二人身边,二人这才收了伤感情绪。林子苏红了眼,林子茜主动和姐姐拥抱在一起,林子苏明明是欢喜,却是绞痛非常,任眼泪蜂拥而下……

  许久,林子茜才离开拥抱,红了眼,仿佛一夜之间她长大了,懂事了,宽慰风中又哭又笑的林子苏,“姐,谢谢你陪我,我不该让你伤心,让你难过,是我太自私了……以后我会好好跳舞,我知道姐姐也喜欢跳舞,我跳舞,姐姐就会开心,我想看到姐姐笑。我已经,很久,没看到姐姐笑了……”

  林子苏哇的一声,一把抱住了她,泣不成声,“茜茜,别说了,都是姐姐的错,是姐姐没照顾好你!”林子茜眼中含泪,情绪却异常镇定,“姐姐,我会让自己好起来,不会让你再伤心难过!”林子苏哭成了泪人,也说不出话,只是拼命点头。

  随后,林子茜放开林子苏,然后痴痴地望着邵小帅,邵小帅早已经呜咽不成声,满脸泪水,林子茜走过去,二人都没有说话,紧紧相拥在一起,林子茜终于没忍住,哭道:“小帅,对不起!”邵小帅只是拼命摇头,喉咙哽咽,难以言语,只是一个劲说“不是”“不是”。

  …………

  自那之后,林子茜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好像突然长大了,成熟了,心志更加坚定,也开始接受心理治疗,林子苏和邵小帅终于可以放下一颗悬着的心。 

  林子苏查明真相的决心并没有停止,自从那日在开水间听见几个家属的议论,林子苏就有了通过网络寻找目击证人的想法,在和林子茜一番推心置腹沟通后,林子茜表示接受林子苏的主意,林子苏见妹妹如此通情达理,心中越发愧疚,查明真相的意志更加坚定。

  林美静得知之后,道出了心中的担忧:“一定要这样做吗?你要知道,一旦公布到网上,你,还有你的家人,你们的隐私很有可能就会被曝光。茜茜刚刚遭受身体和心灵的重创,经不起第二次了……”

  林子苏道:“放心,我找的那家公司十分可信,而且所有的文字图片信息,我都会亲自把关,并且让他们24小时舆论监控,只要有不实信息或隐私出现,我都会及时处理好,绝不让出纰漏。而且,在云连市城市公司已经运行过几次,都很有效果,没有问题。”林美静知她下定决心,就没那么容易改变,便也不再提出异议,表示会全力支持她。 

  几天后,先是一个微博大V实名爆料——端午假期发生在常青市西郊废弃工厂的一起恶性强奸案,并发起全城寻找现场目击证人的行动帖。这个帖子,迅速引起各大媒体网站的跟踪关注,甚至得到很多明星大V的评论和转发,仅当天的微博评论和转载就达到百万,迅速占领热搜榜。

  与此同时,林子苏新注册的邮箱一时挤爆了各种邮件,有表示要捐助提供帮助的,有提供线索的,还有一些商业营销的……

  林子苏最初对每一封信,都会认真阅读,不放过任何线索的可能机会。但几天过去后,都没有得到关于俞李二人涉案的线索,这让林子苏有些泄气。

  因为林子苏所发布的爆料贴,隐藏了受害人真实姓名,而且对案发现场的照片都做了技术处理,同时也没有确定指向针对某个犯罪嫌疑人的指控,而是让广大网友提供尽可能多的案发现场证据,尤其是可疑的人或事。

  几天下来,事情在网上虽然闹得很大,舆论沸腾也很大,但林子苏却并没什么实质性的收获,每天也照旧在医院和租房处之间来回往返。不过有一件事,是让林子苏很宽心和开心的,那就是妹妹在一天一天好起来,照这样的恢复速度,一个星期左右,她就可以出院了。只是,她赶不上学校的期末考试了林子苏打算出院后,将她暂时送到林美静那里,帮她照顾妹妹。

  由于父亲有高血压,母亲又长期失眠,这事如果他们知道了,恐怕承受不住,身体会被拖累,因此这事发生以来,林子苏一直瞒着云连的父母,每每问好也都是报喜不报忧,这是她上班以来养成的习惯,加上父母知道林美静的为人,所以一直都很放心,也就各自相安无事。

  这天,林子苏刚到妹妹的病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正是许久未见的学长欧阳洋,心下欢喜不已,一进门便叫了一声“学长”。

  欧阳洋回头见林子苏来了,甚是高兴,林子苏环顾左右,没见林美静,便道:“学姐没和你一起来吗?”欧阳洋啊了一声,表示疑惑,有些不知所以然。林子苏也没在意,便把早餐给了林子茜,安顿她吃早饭。

  趁着林子茜吃早饭之际,欧阳洋把林子苏拉到了病房外,然后拿出了一个沉甸甸的信封,道:“子苏,你和你妹妹出这么大的事,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尽这点心意了,你别着急拒绝,这是我借给你的,你先收下,有钱了,再还我。”

  林子苏这半年来从事销售,收入丰厚,本也不差钱,完全能够负担妹妹的医疗费用。因此,林子苏毫不犹豫地立即将钱推还给欧阳洋,感激道:“学长,我这大半年收入还不错,妹妹的医药费,我都绰绰有余,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这钱,我不能收。学长这份心,比什么都重要,谢谢你!”

  欧阳洋有些尴尬,只好收了起来,脸上却是担心有余,道:“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家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身边也没有个男人,都得自己扛着,就没想过找个男朋友吗?”

  林子苏一时想到周瑁远,心中甚是感慨,也没说话,欧阳洋便道:“子苏,你既然知道我这份心比什么都重要,你要是不介意,就让我来照顾你和子茜吧!”

  林子苏一脸惊愕,啊了一声,随即想到林美静,语无伦次道:“你,不是,和,学姐……你们……?”

  欧阳洋没听懂,一脸困惑,“学姐?什么学姐?”

  “美静学姐啊,你们不是在谈朋友吗?”

  欧阳洋赶紧撇清,“没有的事啊,我和美静,你还不知道啊,那是铁打的哥们啊!”

  林子苏迷惘了,林美静性格耿直,向来不喜欢藏着掖着的,怎么感情上却这么婆婆妈妈,到现在还没搞定这块“木头”。

  “我一直喜欢的都是你啊!和美静有什么关系?”欧阳洋的直白,让林子苏有些尴尬。

  林子苏正要说话,林美静却从后面冲了出来,把林子苏拉到一旁,道:“子苏你先进去”,林美静说这话时,眼睛却是看着欧阳洋的。

  林子苏赶紧识趣地钻进了病房,但终究好奇,便趴在门缝,想看看林美静怎么个举动。

  “欧阳洋,我今天,就把话撂这儿了,我喜欢你,喜欢你四年多了,你别搁我这儿,揣着明白装糊涂。你想想,你身边除了我林美静,还有哪个女生跟你这木头称兄道弟的?你今天就给我一个交代吧,你到底是要林子苏,还是要我林美静?”

  欧阳洋当场呆若木鸡,“啊”了一声,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一脸的惊疑之色。不知是被林美静的气势吓到了,还是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

  林美静气得要翻白眼,“别给我装糊涂,回答我的问题!”欧阳洋狼狈不堪,左右为难,支吾道:“我喜欢,的,是,林——”

  林美静当即打断他的话,道:“好,我知道了,你喜欢林美静。”

  “我——,你——”欧阳洋一脸惊诧,指指她,指指自己,不知所措,舌头直打结。

  林子苏在门里听到,差点笑岔气,只听林美静又道:“告诉你啊,除非我死了,否则你甭想惦记其他女人!还有啊,林子苏,她已经名花有主了,她的主儿,就是你老板——周瑁远,所以你最好别打她的主意,否则让你们老板知道,你会死得很难堪的。”欧阳洋啊了一声,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林美静虽然并不看好林子苏和周瑁远交往,可此时此刻拿来咋呼这根“木头”,还是挺有些效果的。

  果然欧阳洋不敢再多言,林美静这才软下语气,“林子苏啊,是个能干的丫头,迟早非池中之物,你hold不了她的。你呀,这辈子,就只能是我的菜了。”

  “走吧!还愣着干嘛?”林美静一边吼,一边拉了他的手离开。

  欧阳洋被林美静一顿吼吼,信息量太大太多,脑子一时反应不过来,乱成一锅粥,也理不清楚,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被林美静牵着鼻子走了,留下林子苏在门里独自波涛骇浪,悠游走神。

  当晚,欧阳洋就给林子苏打了个电话,林子苏也没瞒着林美静,当着她的面接了电话,欧阳洋知道林美静在旁边,没敢造次,只求证了她和周瑁远交往的事,他的说辞和林美静也一样一样的,让她如何如何小心点周瑁远,还说他很担心林子苏等等。

  林美静听他说担心林子苏,心里头来气,毫不客气地回敬了一句“你怎么不担心但我呢?”

  欧阳洋没接话,林子苏趁机撮合道:“学长,学姐喜欢你很久了,我是知道的,我觉得你俩挺般配的,你好好考虑考虑,别辜负了学姐啊!”

  欧阳洋在那头颇有些难为情,只嗯了一声,“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呀?”林美静没忍住,又吼了一句。

  林子苏干脆把电话给了林美静,把她推回自己房间去接,给他俩制造机会,带上门,就坐回客厅继续看电视。

  几分钟后,林美静怒气未消地走出来,坐到林子苏旁边,把电话给了她,便拿起瓜子就狂磕起来,也不说话。林子苏见林美静生气,笑问道:“怎么这么快,不多说一会?”

  “平常挺能说的,怎么一跟我说话,就变成嗯哼二将了,要是不喜欢就直说呗,可是问他喜不喜欢我,他又不说话……他就是根木头!!!”林美静把瓜子皮恶狠狠地扔进垃圾桶里。

  林子苏看着她的样子,忍俊不禁道:“学姐,你别生气,我倒觉得,你俩有戏!”

  林美静的哀怨眼神立时变成了明亮之光,脸色也立即阴转晴,来了兴致,“怎么讲?”

  “你看,你俩说我跟周瑁远的事情,说辞都一样一样的,这不就是‘不是一家人不说一家话’嘛!?”林子苏打趣,林美静切了一声,打了一下林子苏。

  林子苏随即正色道:“你不觉得,学长有些怕你吗?而且他在让着你。说明他心里有你。只不过,现在他还转过弯来,没意识到这是爱情,他一直把它误以为是友情。所以,学姐,耐心点,给他点时间,你俩一定会有结果的。”

  林美静闻言,又一细思,确实有那么点意思,然后白痴一样笑倒在沙发上,林子苏禁不住也笑了起来……和学姐在一起,就是这样快乐。再伤心难过的事,她都能很快阴转晴。有她,真好!

  接下来的日子,林子苏一心都在寻找妹妹案子的目击证人,所以一直都在关注邮箱的新动态。就在妹妹案子判决的第二天,林子苏收到了一个匿名邮件。

  对方自称自己是当晚的目击证人,并告知当晚停在工厂的车辆,除了那辆作案的面包车,还有一辆车也停在附近,而且这辆车直到面包车离开后,才离开工厂,对方还称有现场照片为证。

  林子苏不假思索就让对方把照片发过来,这是自网络发帖求助以来,最接近自己想要真相的一次,林子苏不愿放过这样的机会,哪怕有漏洞! 

  很快,林子苏就收到了三张照片,一张是废弃工厂土路上停放的一辆黑色越野车的照片,一张是一男一女同坐越野车的放大照片,一张则是一女子坐副驾上一脸得意的特写照片。

  这一男一女,赫然就是李天霸和俞琳徽,而那辆车正是那日在警局看到的李天霸的车。尽管这个钩织的真相早已在林子苏脑海中显现过无数次,但当拿到可以证实真相的证物时,林子苏仍被气得浑身发抖。

  林子苏还注意到照片上有清晰的拍摄日期和时间,分别是:

  2013/6/11 22:11:15

  2013/6/11 23:14:41

  2013/6/11 23:15:05

  6月11日正是妹妹受害的日子,妹妹打来求救电话时是22:23,打电话时她刚被带进工厂不久。也就是说,妹妹打电话前,俞李就已经在案发现场了,就是坐等看好戏。妹妹被凌辱长达一个小时,这期间这两个畜生,就一直在工厂外的车里,聆听着她凄厉的惨叫声,无动于衷……

  想到那个场景,林子苏禁不住又浑身发抖,痛和恨就像两把剑,深深刺入心脏……什么猜疑,什么“弱势者效应”……周瑁远一力为二人开脱,百般信任的二人,却根本就是丧心病狂的幕后凶手,是他们一手导演了这出惨剧,目的就只是为了报复你林子苏! 

  林子苏此刻比什么时候都要清醒,她清楚地记得周瑁远说过,只要有明确的证据,不管是谁,他都不会姑息。

  这次把照片放到他面前,看他还怎么说?有了这主意,林子苏也学乖了,决定不在私下见他,而是打算去总部见他,而且是他的办公室,以公事相办,我不含私情,他也别徇私。

  于是,林子苏拨通东森总部电话转接总裁办,预约总裁时间,林子苏自报了真实姓名,只说是周瑁远让她前来汇报工作,对方说要核实一下,才能回复。林子苏担心预约会被拒,如果被拒,她可能会真的再闯一次总裁办,为了妹妹,没有不可能……

  几分钟后,总裁办前台打来回复电话,出乎意料地告知林子苏,下午四点半,总裁有半个小时时间,可以约见她,并告知她一定要准时过来,迟到的话,预约就会被取消。

  14:43,林子苏看了一下腕表,现在就该出去了,先去打印照片,还需要一个文件袋……办这些事也需要三四十分钟,去东森公交车程四十分钟,这个点出去,刚刚好……

  林子苏想象着他看到这些照片,将会震怒,将会大动干戈,便是说不出的快意。带着这快意,林子苏出门了……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