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含生草

第四十八章 郁金留香

含生草 劭君 6866 2018-05-06 09:23:00

  到了风之帆,林子苏乘坐电梯直达总裁办所在的50层,上次来这里是八个月前,一切都还是老样子。

  叮的一声,电梯到达50层,前台一如既往是个美女,不过已不是八个月前拦自己的芹芹美女,这大概是后来新进的吧,芹芹去哪儿了?林子苏心中打了一个问号。

  标准的职业装束,标准的待客微笑……林子苏报了名字,美女问了事由和预约时间,做了登记后,便引了她到贵宾室等待,并奉了精致的茶饮。林子苏在她弯腰的刹那,看到她工牌上的名字,“肖薇薇”,便唤了一声:“薇薇!”

  肖薇薇温柔地应了一声,随即微笑,“林小姐,还有什么需要吗?”林子苏摇摇头,夸了一句“你很漂亮”。

  肖薇薇脸一红,道了“谢谢”。林子苏便问:“你知道,芹芹去哪了吗?”

  肖薇薇面露难色不敢答,林子苏便知又是该死的总裁办规矩,只得安慰她:“没事。谢谢你,你先忙吧!”肖薇薇随即转身离开。

  16:30,林子苏看了一下腕表。几乎是同时,有人来请林子苏,林子苏不得不佩服,总裁办果然守时有效率,可见这周瑁远也是个自律极强的时间控。 

  林子苏被一个漂亮女秘书请进总裁办公室时,屋里正有一个穿着颇有些性感的女职员在向周瑁远汇报事情,那女秘书便将她请到了会客的沙发区域,林子苏坐下后才瞧清楚那性感女职员,哦,不对,是秘书,正是赵恬妞。

  赵恬妞也瞥见了林子苏,颇感意外,警惕地叫了一声“林子苏”,周瑁远闻声,也望向林子苏,只见他嘴角微扬,示意她稍等,林子苏颔首表示会意。

  他穿了灰色的衬衣,坐在白色的真皮大班椅里,正认真听赵恬妞的汇报,工作中的他很肃穆严厉,那种专属于他的慑人气场,在整个办公室里弥漫,让人紧张,让人窒息。

  办公桌也是白色的,宽硕无比,几乎可以容纳十几个人。宽硕让办公更具仪式感,也彰显了总裁的权威。办公桌上有三部座机,左侧是三台超级电脑,他需要这么多电脑吗?这阵势,可真够吓人的?…… 

  赵恬妞大概注意到林子苏在观察他们,便更凑近了周瑁远,几乎是脸贴着脸,像是在对什么数据。

  平常下属向他汇报工作都是这样吗?……林子苏皱了眉,收回眺望的视线,坐到沙发上,这是一组白色真皮沙发组合,和他的大班椅应该是配套的,都很排场,沙发前是白色茶几,地上是灰色地毯,会客区布置得既简约又排场。

  沙发会客区后面十几步远是一睹白色的墙,墙上挂着一组西方立体主义画派的限量版画,让人看不懂的凌乱构图,给人一种错乱感,再加上冷色调勾绘,更容易让人心情阴郁……林子苏一直以来都不喜欢这个流派的画作,因此没瞄两眼,就又回到了沙发会客区。不知道周瑁远为什么会喜欢这样冷调的艺术品,原本也是,他就不是个明快开朗的人! 

  沙发会客区左侧,与林子苏视线正对的,是一道书墙,白色墙架,书墙上整齐地摆放了琳琅满目的书籍,大多数是英文版的,只有极个别的是中文书籍,似乎大多与商业、管理、经济、金融、投资相关……嗯,这么多书,都是他看的吗?还是只是做装饰用的?

  沙发和书墙之间,有一个一人高的报刊架,上面挂了七八份报纸,还有一些商业相关的期刊,英文的,中文的,不是国家级或省级,就是权威核心……连阅读,都是这么高冷,林子苏突然发现和他的距离好远……不,不是距离,是差距,从学识,到阅历,都是不可丈量的差距。

  林子苏开始好奇,他看报纸看书会是什么样子?要知道,专注阅读的男人,也是很性感,很有魅力的……

  上次进入这里,只顾着和他大吵,并没观察这里的布局和风格。随即,林子苏用目光开始扫描整体环境和调性,总裁办公室极其排场,白色是主调,灰色是辅调,欧式简约风,低调安静优雅,又不失奢华和贵气,整个办公室纤尘不染。不过,却感觉冰冷冷的,像他的风格和脾气。林子苏在心里自言自语着。

  唯一有生气的,就是这白色茶几上的白色花瓶,花瓶里插着几束娇艳欲滴的红玫瑰。呃,感觉好扎眼!是哦,这是红色的玫瑰,和整个办公室调性非常不搭,很俗气……林子苏盯着红玫瑰花束,皱起眉头…… 

  “皱这么紧,在想什么呢?”周瑁远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身边,林子苏吓了一跳,条件反射似地弹跳了起来,走到他对面,隔着茶几鞠了一躬,一本正经道:“总裁好,今天我是按照规章流程进到您的办公室的,我来向您汇报事情!”

  周瑁远差点笑歪,但很快就又正襟危坐,冷峻道:“你以为,你为什么能这么轻松就进到我的办公室?要知道,不是谁都能预约我的时间的,你这样的小职员,没我的特许,你连前台的关都通不过。”这是为了压制她的“气焰”,果然林子苏撅了嘴,不说话了。

  周瑁远嘴角划了一道优雅的弧线,这才放松了坐姿,眯了眼看着她,笑道;“所以,先别说你的事,我想知道,你刚在想什么?”言罢,优雅地倚着白色的沙发靠背,一只胳膊撑在沙发扶手上,修长的手指支着下颌,眼睛还是那样漆黑深邃,端详着林子苏。

  林子苏看着他的眼睛,脑子又陷入了对那夜的回忆,直到周瑁远的声音传来,“你总是这样!总是让我猜不透,你到底在想什么!”他耸了耸肩,又焦灼又困惑,“呃,告诉我,你刚刚在想什么?”

  林子苏红了脸,赶紧收回视线,这才瞥了一个眼神,撅了嘴,指向茶几上的玫瑰花,“这玫瑰花——” 

  周瑁远挑了一下眉,性感的嘴唇抿成一条线,嗯了一个上声调,表示继续,林子苏没好气道:“和房间格调不搭,俗气!放这花的人,没品!”

  林子苏本想奚落他的,因为她认为没有他的允许,没人敢放花进来。不料,周瑁远哈哈大笑,“你这丫头,眼毒,嘴也毒!”

  林子苏惊疑,周瑁远似乎看穿了她的伎俩,笑道:“这是赵恬妞放的,她每天都会放几束进来。不过,我可没过问过。” 

  林子苏这才幡然醒悟,是哦,她一直都是这样没品,即使现在脱胎了,还是没换骨。什么?还“每天”?她唯恐周瑁远不知道她的心思吗?……

  想到这里,林子苏更没好气了,“那就对了,本来也不是搭配房间!红玫瑰,代表爱情。您有多不解风情,非要人家用这样的方式向你表白?”话里行间,都是酸溜溜的。

  周瑁远眼睛不自觉地眯成一条线,徐徐走到她面前,捏起她的下巴,看着她微微张合的倔强嘴唇,真想吻上去,但他没有,而是继续盯着她,嘲弄了一句,“我倒希望是你送的!”

  林子苏把脸撇向一边,留了一个白眼给他,心想我才没这么俗气的品呢,嘴里不自觉地哼了一声。

  周瑁远脸上浮起一层愠色,显然他不喜欢这种不恭无礼的白眼神态,便一把板正了她的脸,收了笑意,眼神仿佛要订进她漂亮的瞳孔里,“你说放什么,我立刻让人换!”声音低沉而魅惑,气息就在她的唇边游走。 

  林子苏不为所动,知道他要恼了,也不惧,斜了他一眼,挑衅道:“真的?”

  “君无戏言!”四个字好似从他牙缝里崩出来的,可见他恨得牙痒痒,目光也变得更加锋利,紧盯着她。

  林子苏不为所迫,目光大胆迎向他的锋利,“那就郁金香,白色,或黄色,都很搭配房间的格调。嗯,黑色,也不错,和你很搭!”牙尖嘴利,眼神尽是挑衅。 

  周瑁远挑了一下眉心,大概除了她,没人敢这么放肆地挑战他。这样想着,也不由自主捏紧她的下巴,林子苏的嘴不得已嘟了起来,他眼神的锋利在她脸上游弋,“挑衅我,可不是件好事!”

  说着猛地将她的脸完全抬起,嘴唇挨得更近了,林子苏的心咯噔了一下,心想要坏事,快撤,林子苏……

  但来不及了,周瑁远早已经紧紧地摁住了她的腰。只见他扬了嘴角,邪魅一笑,迅雷不及掩耳,吻住了她的唇。

  划过嘴唇时,趁机用力咬了她的下嘴唇,林子苏疼得啊地叫了一声,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就那么刚刚好,他也松开了背上的手。

  几乎是同时,他用手指压住她的嘴,示意她别出声,见她安静下来,这才松开手指,还不忘温柔地划过她的下嘴唇,然后优雅一笑,“OK,成交!”

  林子苏一脸震惊,他居然在办公室调戏女职员,心里所想全写在了脸上,周瑁远魅惑一笑,仿佛又读懂了她的心语,耳语道:“没人敢闯我的办公室!”随即,转身去往他硕大的办公桌,走了两步,突然转过身,长身玉立,看着她,笑道:“当然,除了你!”

  林子苏只觉得下唇一阵麻一阵疼,脸上漫天飞霞,这回换成她一脸愠色,怒目圆睁。而周瑁远早已站在他那硕大的办公桌前,一边盯着她看,一边含了快意的笑容,一边在电话上按了呼叫。 

  很快,赵恬妞敲门进来,周瑁远又恢复了严厉,站立在茶几旁,一只手插到西裤兜里,向她交代:“把它换了!”赵恬妞惊愕了一下,见周瑁远表情严肃,立马变得恭顺起来。

  “换成郁金香,白色,嗯,搭配黄色。10分钟内,我要看到。”周瑁远每说一句,她都嗯一声并点头,仿佛要把每个字都记到心里,唯恐记错或记岔了,搞得林子苏也莫名紧张起来。

  他怎么能这么收放自如,好似刚才什么都没发生,林子苏心里困惑着。

  周瑁远不放心,“我让你做什么?”赵恬妞一字不落复述了他的要求,“很好!”周瑁远这才放心,示意她赶紧去办,赵恬妞赶紧把花瓶里的玫瑰花束取走,行动利落而沉着,路过林子苏时,匆匆撇了她一眼,林子苏顿时又是飞霞乱舞。

  门被带上了,周瑁远这才又走到她面前,一只手依然插在裤兜里,那双万有引力的眼睛又盯住了她,“现在放心了,以后别的花,不会再乱入我的房间了!”

  林子苏被他盯的心里的小兔子乱跳,虽然很欢喜他的决定,但并不想让他觉得自己就范了,便作出无所谓的表情,嘟囔了一句“反正不会再来”。

  周瑁远耸了耸肩,嘴角上扬,迷人的笑容又来了,“嗯哼,你会回来的,很快。”随即,坐回白色沙发上,“好了,我们来谈谈你的‘公事’吧!”坐姿优雅,声音却变得威严起来。 

  一说到“公事”,林子苏也不再放肆,态度也不自觉地端正起来,从背包里取出文件袋,放到茶几上,“今天来,是把这个交给您!”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然后又规规矩矩地站好。

  周瑁远疑惑地盯着她看,一边打开文件袋,随即看到那三张照片,但神情却很平静,一点也不惊奇,“就这些?”林子苏点点头。

  周瑁远再次起身去办公桌,也取了一个文件袋,然后走过来递给林子苏,又坐回沙发,道:“你也看看这个!”

  林子苏困惑地看了看他,打开文件袋,里面居然有同样的三张照片,林子苏比对了一下自己手上的三张照片,除了时间不一样,其他都一样。

  文件袋里,还有私家侦探的一叠调查报告。林子苏大概浏览了一下,大意是说李天霸、俞琳徽当晚只是恰巧路过那个废弃工厂,而且二人在作案车辆到达前就离开了,报告上还附了二人在案发前各自回小区入车库的视频截图,结论就是二人和案件完全没有关联。

  林子苏脑袋一下就蒙了,心里有一万个“怎么可能”,和那个目击证人的说法,完全不同,她几乎是脱口而出:“这不可能,这份报告是假的。”

  周瑁远收了笑意,盯着她,诘问:“它是假的,那谁是真的,你吗?” 

  林子苏一时语塞,周瑁远这才起身走过去,双手握了她的肩,柔声道:“好了,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黑白分明的人和事,在这件事情上,我也尽了最大的努力,帮你找到真相。你是当局者迷,所以才不愿意相信别人。你试着想一下,你妹妹的案子,可能真的就是个意外,她一个单身女孩,那么晚一个人在街上,难免会引起坏人的注意,这样的事情网络上爆出来不少的,所以你试着跳出现在的思维,当一个局外人,再看这件事情,可能真的就是一件单纯的意外呢,你说是不是?”

  林子苏虽然觉得他的分析很有道理,但不知道为什么,林子苏还是不愿相信这就是真相的结果。她正要争论时,便听到有人敲门,林子苏不自觉地掩藏并握紧了文件,周瑁远也放开林子苏,重新坐回沙发上后,脸上也没有了任何感情色彩,说了一句“进来”。

  然后,赵恬妞抱着一束黄白相间的郁金香花束走了进来,瞥眼看见二人一站一坐,一人厉目巡梭威严端坐,一人紧握文件垂头丧气,想着林子苏应该是在挨训。

  原本因换花的不豫,很快就转成了嘴角的奚落笑意,赵恬妞径直走到茶几前,准备将花插到花瓶时,周瑁远有些愠怒,皱了眉,横了她一眼,“先出去!”语气严峻。

  赵恬妞又是惊愕了一下,见周瑁远脸色阴沉,不敢再停留,放下花束,就转身离开。 

  周瑁远看着她走出去,带上了门。这才又起身,走到林子苏身边,和颜悦色道:“好了,事情已经发生了,与其追究过去发生的,不如好好活在现在和未来,照顾好你妹妹,让她早日走出伤害。毕竟日子还要往前走,你这样一直走不出来,我怎么放心让你回云连工作呢!好了啊,宝贝,听话!”

  边说边去拉她的手腕,正好碰到她的腕表,周瑁远这才注意到她带着黑色腕表,看着很精巧,但一看就是那种小商品店的廉价货色,周瑁远蹙了一下眉头。

  林子苏没注意他的表情,而是挣脱了他,向后面退了一步,用倔强的目光看向他,妹妹遭受了这么大的屈辱和不公,他竟然能这么不痛不痒地轻描淡写,心中不禁升起一阵寒意,堵着一口心气,眼睛已经含了泪光,道:“好!我会证明,你是错的!”然后又深鞠一躬,“抱歉,打扰您了!”转身,开门离去,留下一脸无奈的周瑁远。

  林子苏走后,周瑁远看见茶几上还躺着的郁金香,这才浮起一丝笑意,坐回沙发上,将郁金香一束一束地插进白色的花瓶里,插好后,靠在沙发上端详了一回,禁不住笑了一声,摇摇头,这才起身重新回去办公。 

  这厢,林子苏等待电梯时,赵恬妞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给她撂了句“你的方老师来了”,然后含着一脸幸灾乐祸的笑意,一阵风而去。

  林子苏没顾上去怀疑她话的真伪,因为一听到“方老师”三个字,整个人都变得局促不安起来,心中莫名的又欢喜又伤感又紧张,五味杂陈,交织着各种矛盾的情愫,此时此刻她只想赶紧逃离。

  方老师,最好不见。电梯一到,林子苏就快速进去,关了电梯门,这才舒了一口气。 

  当电梯下到49层时,林子苏还在彷徨,想着心事,这时进来两个人,一男一女,二人甚是亲昵。

  林子苏定睛一看,那女人正是周琞扬,而那男人正是林子苏大学时期苦恋四年而无果的方珺清老师。

  当二人眼神电光火石般交汇的刹那,林子苏仿佛被电击,泥呆呆地楞在当场。方珺清见到林子苏的一刹那,也被惊住了,但良好的修养,让他很快恢复镇定。周琞扬此时也已站在了二人的中间。

  直到看见周琞扬的笑脸,林子苏才回转过神来,并向她问好:“聖总好!”

  对于方老师,林子苏倒是未语人先羞,见二人举止亲昵,关系非同一般,就没敢贸然开口。

  周琞扬咦了一声,“你怎么到集团来了?”

  “给总裁汇报工作,聖总。”林子苏心里呼唤自己,镇定些,不要让心神暴走。

  周琞扬哦了一声,便关切道:“听说你妹妹的事了,她现在怎么样?”林子苏道:“已经好多了。谢谢聖总关心!” 

  “那就好,有什么需要,告诉我。”周琞扬拍了拍她的肩膀,正好打在她有伤口的左肩,林子苏禁不住哎哟了一声。

  方珺清闻声,也将目光投向她,只见她眉头蹙成一团,周琞扬也吓住了,“你怎么了?”这也正是方珺清想问的,林子苏不经意也碰到他的眼神,心为之一紧,好像受伤的不是肩,而是心一样,林子苏轻轻扶了肩,摇摇头,“没事,一点小伤。”

  “带你去医院看看吧!”林子苏赶紧摇摇头,艰难地挤出一个笑容,“聖总,没事的,正好我也要去医院照顾妹妹。”

  周琞扬见状便也不再坚持,随后转头对方珺清灿然一笑,向他介绍,“我们公司非常优秀的员工,林子苏。”

  然后又向林子苏介绍道:“这是方珺清,你叫他方老师吧!” 

  我当然知道他叫方珺清,当然会称呼他“方老师”,也称呼了四年……林子苏忍着痛,强自镇定情绪,向他问好:“方老师好!”

  方珺清并没有说话,而是向她微笑示意。她比学校时清瘦了许多,人高挑了不少,人很憔悴,她发生了什么?经历了什么?…虽面色憔悴,但她特有的诗书风华,让她依然气质超然……不惊的目光中,有多少唏嘘和希冀,淌进静谧时光,流向安静的她……

  林子苏见他还是那身白色的纯棉立领衬衣、黑色修身长裤的标配,就像白色的郁金香,还是那样的清爽怡人,举手投足依旧是令人缱绻的书香气,那是阳光的甘甜味道。

  向他问好时,恰巧碰到他投过来的纯净目光,还有那微笑,这对她而言,好似如沐三春,明媚而安宁,世界因他静谧了,她能感受到静谧空气里弥漫的温柔。 

  林子苏的心在躁动在疼痛,他终究过去了,今生都不会和他再有牵连,我的青春都是他的回忆。如今,我的身边是周瑁远,他的身边是周琞扬。

  她,羡慕周琞扬,可以独享他,他的才情,他的温柔,他的书香,他的安静,他的阳光,以及他的整个世界……

  林子苏低下视线,闭了眼睛,希望可以平复不安和酸涩。可即使闭了眼睛,他的气息,依然可以那么清晰地感知到……

  林子苏忍不住还是睁开眼睛,用眼角的余光,扫描他的一举一动,这是和他离得最近的一次,也是最久的一次。真希望这电梯不要停止,就这样一直走下去。

  三人一直没再说话,途中也有进进出出上下电梯的人,直到电梯到一楼,电梯门开,林子苏出于职业习惯,给二人挡了电梯门,让二人和电梯里的人先下了电梯。 

  方珺清慢了周琞扬一步,临出电梯时,望了她一眼。林子苏因为一直回避和他视线的交汇,错过了他的临别一眼。

  等到林子苏走出电梯,方珺清和周琞扬已经走到了自动玻璃大门出,就在林子苏怅惘之时,不经意间看见方珺清的回望,是的,他回眸望了自己一眼……随后,背影消失在大楼外。

  林子苏再次泥呆呆楞在当场,仿佛那一眼是穿越了一个世纪,姗姗来迟,才抵达心岸。那一眼,胜过千言万语,意味深长,可又代表了什么呢?林子苏努力地想解读这一眼,却是剪不断,理还乱……

  再多的期待,终究抵不过现实的失落,他有风华绝代的职场女神——周琞扬在侧,我这蒲柳之姿,怎么配得上他的高雅志趣?想到这里,林子苏心里苦笑了一下,心里反而踏实了,也抵消了一直以来对他“背叛”的负罪感。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